♂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曦曦,待会儿,如果单洪奎伯伯,或者小郭叔叔、解雨臣伯伯赢了回来,那就说明,你爸爸赢到了最后,咱们赢得了完整的比赛。”在大本营的人等着决战的人回来,杨轶也无聊地跟女儿说着悄悄话。

    曦曦有些不解:“可是,粑粑,你已经输了呀!”

    “部分的输赢,不代表最后的输赢。笑到最后的人,才是最终的赢家。”

    杨轶说完后,看到了女儿困惑的眼神,便知道这些大道理小姑娘理解不了。

    但他还是有办法的!只见杨轶跳起来,从旁边的桌子上拿来了素描用的纸笔,他在上面画了一个椭圆形的跑道,以及一组正在赛跑的人。杨轶寥寥数笔,却能将图画画得栩栩如生,连跑步的人的影子,以及他们衣服上的号码都勾勒了出来。

    “假如这个比赛,跟你以前的那样,只有这么一段距离,假如你跑输了,那就是真的输了,但我们还有接力比赛,这里,这里,还会有别的小朋友一起跟你比赛。”杨轶笑着在纸上再画出几个图案,“爸爸做个假设,第一段跑的是馨儿,第二段跑的是陈诗云,第三段跑的是琪琪,最后一段跑的是你!”

    曦曦很认真地坐在爸爸的身边倾听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望着爸爸的画,不过这时候,小姑娘有些不解地说道:“可是,可是还有路薇莎和南昭宇啊!”

    “没关系,爸爸只是举一个例子,你也可以说还有第五段、第六段,反正你们跟别的小朋友比赛,要跑完全部才能赢!对吧?”杨轶笑道。

    小姑娘点了点头,不过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听懂了。

    “假如在第一段,馨儿这里,她跑得不快,到达陈诗云这里的时候比别人慢很多,你会觉得你们输了吗?”杨轶柔声问道。

    曦曦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还要跑。”

    “对啊!后面还有五个人呢!还没跑完,怎么能说输了?”杨轶笑道,“说不定,陈诗云跑得比较快,或者你跑得比较快……”

    “我跑得超级快的!”曦曦以为爸爸在夸奖她,高兴地挺起胸膛,说道,“粑粑,我比王希隽跑得还快!”

    “没错,到你这里,你就忽然能够超过其他人了,然后到最后,你们六个加起来跑得最快,第一个到达终点,这时候不就是你们赢到了最后吗?”杨轶笑道。

    曦曦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从爸爸身边的椅子上跳下来,拉着爸爸的胳膊蹦蹦跳跳,像个小麻雀一样开心:“粑粑,对呀,我们赢了呢!”

    小朋友可真的容易哄,杨轶只是举个例子,曦曦都聊得眉飞色舞,好像真的是在比赛,而她和小伙伴们赢得了最终的胜利一样。

    杨轶等她兴奋劲儿过去了一些,才继续说道:“所以这事说明什么呢?如果你前面落后了,不要伤心,不要放弃,要继续努力,因为你还有可能在后面超过对手,把比赛赢回来。笑到最后的人才是最终的赢家,你说是吧?”

    曦曦似懂非懂地望着爸爸点了点头。

    杨轶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其实说这些,杨轶也没指望曦曦现在就能理解,但至少她能有记忆,总有懂的一天!懂得坚持,这可是一个优秀的品质!

    ……

    终于,去往决赛圈的选手们回来了,袁岩和解雨臣两个大佬,一人拿着一个手提箱,里面是任务的奖励,他们一块摆在了桌子上,不过,他们和其他几个都是带着笑意,并不回复究竟谁输谁赢。

    “你们猜,究竟是获得钥匙先机的逃犯队,还是穷追不舍的特警队最终获得了胜利?”严涛这欠揍的家伙,居然还卖起了关子。

    日后,极挑做了一个非官方的调查,节目里最不受欢迎的人,居然很多观众都填了“天天碎碎念的导演”,这都不是没有道理的。

    还好,现在成员们还没都变成老油条,杨欢和后来也被押送来牢笼的鞠杰积极地配合着严涛的演出。

    “肯定是我们赢了,你看小郭身上的痕迹,都跟被人当成靶子了一样!”杨欢笑着,指着身上有好几道染色痕迹的郭子意说道。

    “特警队有内鬼啊!”鞠杰说道,“我觉得如果没有解决内鬼问题,赢的可能是逃犯队。”

    这家伙,还说得一脸得意。

    “要是逃犯队赢了,你高兴什么?你当卧底,也就是说你真正的身份是特警。”单洪奎笑道,“只有特警队赢了,你才算赢!”

    “啊?”鞠杰还一脸迷糊的样子。

    “你还没猜出究竟谁是内鬼吧?”袁岩笑道。

    鞠杰惭愧地摇了摇头,这次倒不是演的,他还真的没猜出来。

    “别卖关子了,赶紧宣布答案,究竟是特警队赢了,还是单洪奎大哥最后上演了绝地大翻盘?”杨轶笑道,“说完还得去吃饭呢!一早起来录节目,大家都饿了!”

    杨轶觉得有点悬念,因为袁岩他们离开的时候,没有多余的枪给单洪奎,尽管他们还有很多子弹,而且单洪奎一开始为了瞒骗袁岩,让袁岩对单洪奎的特警身份深信不疑,让杨轶送他进了监狱,也是将身上最后一个弹夹藏在了身上。

    “单洪奎大哥?单大哥是内鬼?”鞠杰还后知后觉。

    单洪奎和袁岩对视,他们拉着耿厦,决定同时转身,果然,不出所料,单洪奎身上还是干净的,袁岩和耿厦背后都有两道染色的痕迹。

    “演还是老单会演啊!”最后被翻盘了的袁岩感慨着说道,“我们淘汰了小郭和老解之后,老单说,既然都来了,为什么不打开金库,看看金块长啥样。结果,我们在打开金库的时候,他偷偷捡了小郭的枪,给了我们两枪!”

    “这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单洪奎笑道,“袁老师,没想到吧?以前都是你当黄雀,今天换你当了螳螂!”

    “不得不服,一开始我以为我们这边胜算会很大,我跟你的智商,加上小欢和耿厦的身手,但没想到,你居然是杨轶那边的……真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袁岩感慨道。

    这样一来,智商的优越,其实是往杨轶这边倾斜,毕竟杨轶这边有杨轶、单洪奎、郭子意三个脑子好使的人!

    “但我们还是赢得惊险,赢得壮烈,我这个队长,本来还想最后风风光光地领走金块,没想到中间阴沟里翻船,大意了啊!”杨轶想到这,都觉得有些郁闷,早知道就不让着杨欢了,想给她赚多点出镜率,结果被这家伙阴了。

    “没关系,下次我们还会赢回来的!”杨欢用着之前曦曦的话,挥舞着胳膊,斗志昂然地叫道。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这期节目落下了帷幕。

    大家开始拆麦克风的线,给导演组的时候,任悯笑着说道:“你们不看看那些金块吗?那可是真的任务奖励。”

    “有金子?”杨轶都好奇了起来。

    几个人围了过去,不过,袁岩皱着眉头说道:“不会是金子吧?之前掂量着,重量不对。”

    杨轶拿起一个金块,掂量着,也觉得手感和重量不是金块,连金属都算不上。不过也是,剧组哪里有钱整两个手提箱的金块?

    不过,杨轶鼻子动了动,他拿着金块凑到鼻子下面,闻了闻,便笑了:“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巧克力!”

    只见杨轶轻轻用力,金块连着外面的金色包装纸被他掰成了两半,露出了里面黑白相间的巧克力。

    “巧克力!”郭子意惊喜地说道,“这好东西!”

    “但你不能吃!我答应了丁湘姐来监督你,这东西热量太高!”杨欢警惕地望着郭子意说道。

    丁湘没有过来姑苏,她趁着郭子意在拍节目,回去江城几天,帮郭子意办理学校的请假手续。对郭子意来说,不去上一个月的课,对他的成绩没啥影响,只是出勤问题还是需要跟学校沟通一下。

    郭子意悻悻地说道:“不吃,我只是瞅瞅。”

    这么两个手提箱的巧克力,肯定大家都吃不完,而且这些明星们大多都需要做身材控制,不能随便大吃大喝,所以,他们商量一番,除了留一块给杨轶,留一块给袁岩,其他的都跟辛苦了一天的工作人员分了。

    “曦曦,你看爸爸给你带了什么!”杨轶笑着,带着一个金块回去给小姑娘。

    金灿灿的“金块”,还是很吸引女孩子的,曦曦都不管是什么,先是欢呼雀跃地跳过来,抱住了。

    “好吃吗?”杨轶还带了一小块掰碎的巧克力给曦曦吃,他笑着问道。

    墨菲也不吃巧克力,主要是担心吃胖,当然,开玩笑地说担心让小喝到巧克力奶似乎也很有道理。

    曦曦的那块巧克力,她还要咬开来吃,小姑娘吃得嘴角都抹上了黑色的巧克力痕迹,听到爸爸的问话,她眼睛带着笑意,嘴巴鼓囊囊地说道:“好吃!”

    “这个到时候你带去幼儿园,可以跟同学一起分享。”杨轶摇了摇手中的金块,曦曦现在已经知道这一大块都是巧克力了。

    “可是我还想吃。”曦曦犹豫了。

    “你吃不了这么多,而且,有好东西,不应该跟朋友们一起分享吗?”杨轶笑道,“以后如果还想吃,爸爸还可以给你买嘛!”

    对于小朋友来说,分享是要建立在自己满足的基础上,这样他们才能心甘情愿地去分享。曦曦从学会分享以来,就很少是违背着自己意愿将自己的东西奉献出去,杨轶都会优先满足她的需求,所以小姑娘即便是被要求分享,情绪依然很好,没有闹脾气。

    所以,听完爸爸的话,曦曦乖巧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