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郭子意跑到最后,已经慢得跟乌龟一样,气喘如牛,脚如灌了铅一样沉重,抬起落下都无比沉重。但他还是爆发出了惊人的毅力,坚持到了三十分钟的最后一秒。

    直到丁湘喊停,他才手脚发软,塌着脑袋,想往旁边的石椅上瘫下来。此刻,他想抱怨,都没有说话的力气,脑袋里只有一个停机的信号。

    “不能坐下,你要慢慢走,恢复过来。”丁湘连忙拉住郭子意。

    跑完步之后立刻坐下来,会阻碍下肢血液的回流,影响血液循环,这对身体有很大的危害。

    不过,为了扛住这沉重的身躯,丁湘都抱住了郭子意的胳膊。还好她也属于天生神力的那种女孩子,小小的身材里蕴含着大大的能量,郭子意一百九十多斤的体重(之前两百斤,已经减了不少),竟然被丁湘搀扶住了。

    郭子意在丁湘的搀扶中,软塌塌地走了两步,有点打岔的喘气才渐渐找到了节奏,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有气无力地说道:“哎,累死我了,跑不动了。”

    这家伙,本身也是官二代、富二代一个,虽然没有那些人的劣性,可是也不是能吃苦耐劳的主儿,抓到机会,他都跟小孩子一样,不停地埋怨。

    还好,丁湘有耐心,没把他丢下来,还跟哄小孩一样哄他:“好好,我们今天不跑了,走一会儿,我们打车回去……你今天已经表现得很优秀了,坚持到最后,再继续努力,一定能瘦下来!”

    走着走着,郭子意大脑渐渐恢复了一点意识,可是他竟然渐渐地不吭声了,而且脸颊火辣辣的,似乎红了起来,有股热流激荡在心口。

    当然,这大晚上的,丁湘也无法发现郭子意的异样,就算看得到郭子意的脸红,因为郭子意刚刚跑完步,她也不会觉得奇怪。

    只有郭子意自己留意到了,他的胳膊被丁湘抱在怀里,压着丁湘的胸脯,两团峰峦隔着层层衣料,通过他胳膊的挤压,将柔软的感觉传入了他的脑海。

    头一回和女性如此近距离的接触,郭子意难免有些口干舌燥、面红耳赤。

    但他又不敢说出来,也有些麻乱的小心思,更是舍不得说出来……

    不过,这样的情况没持续多久,丁湘自己发现了,她还以为郭子意还在累着,没有发现,慌乱之下,选择了偷偷换一个搀扶郭子意的姿势,减少了暧昧的接触。对此,丁湘自己都觉得很不好意思,好像她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样。

    郭子意在丁湘和他稍微分开之后,竟然有些怅然所失,不过,刚才的内心骚动,竟然也是让他恢复了一些精力。再走一会儿,郭子意也不好意思让丁湘这么辛苦地搀扶着自己,两人肩并肩地慢走休息。

    一路上,两人很有“默契”,竟然没有怎么说话,只是跟慢跑线路上其他情侣一样,并排着走在吴淞江边,望着江边犹如火树银花般的夜晚灯景。

    在这有些浪漫的景色下,郭子意没有发现,有一丝情愫已经悄然滋生。

    ……

    “好啦,在下课之前,老师再问你们一个好玩的问题,好不好?”穆老师在台上,笑眯眯地看着孩子们。

    “好!”曦曦和其他小朋友们都高兴而且热烈地回应着。

    “我们现在,有七只小羊在玩捉迷藏,已经找到了三只,还有多少只没有找到啊?”穆老师一边在黑板上简单地画出七只小羊,一边说出问题。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小朋友们都七嘴八舌地给着自己的答案。

    不过,这次穆老师却是让南昭宇上来跟老师一起解答,曦曦遗憾地放下了自己的小手,不过,小姑娘依然聚精会神地望着老师,她渴望得到更多的知识,和在老师的指导下,拓宽思维模式。

    南昭宇其实很聪明的,小男孩不只是会背诗,他被一个老父亲教着,很多小学的知识,都已经揠苗助长地被安排学了不少,尤其是很多孩子都还不太会绕弯的算术题,他都能飞快算出来。

    所以只见南昭宇站起来后,挺胸抬头,声音不大,但很有信心地说道:“老师,我知道,是四只小羊,七减三等于四。”

    “南昭宇好厉害!”路薇莎没有什么算术的天赋,她在曦曦的身边,羡慕地嘀咕道。

    曦曦算得比南昭宇慢一些,不过,她也很佩服南昭宇,所以跟路薇莎点了点头。

    不过穆老师这个问题并不是单纯的算术题,这还是一个脑筋急转弯题!

    只见穆老师指着黑板,拿着粉笔圈起三只小羊,再圈起一只小羊,解释了一通,终于让小朋友们明白,这七只小羊是玩捉迷藏的,这样就必定有一只是负责找的,然后它找到了三只,就只剩下了三只!

    原来是这样,曦曦觉得好玩极了,小姑娘都忍不住在椅子上扭了起来。

    下课后,正在跟自己的小伙伴们聊天玩耍的曦曦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只见小姑娘丢下了自己的小伙伴,蹬蹬蹬地跑到了老师的身边,拉着穆老师的衣摆,仰着小脑袋叫道:“穆老师,穆老师!”

    “怎么了?杨曦。”穆老师蹲下来,温柔地问道。

    “穆老师,我可以借你的黑板吗?”曦曦的大眼睛里流露着虔诚的期盼。

    “可以啊!不过,老师能问一下,你要借老师的黑板是要做什么吗?”穆老师笑眯眯地问道。

    “我要把黑板带回家,可是,可是大黑板太重了,我拿不动……我粑粑力气很大,我让我粑粑带回家……”小姑娘得到了穆老师的同意,高兴极了,很卖力地向穆老师描述着自己的想法。

    “你是要拿回家画画吗?”穆老师忍不住问道。

    “嘻嘻,不是画画啦!我在纸上画画的呢!我粑粑也是在纸上画画。”曦曦摇了摇小脑袋,乐不可支地说道,“麻麻让我给弟弟上课,所以,所以我要大黑板。”

    终于说到了重点,穆老师笑道:“原来你是要给弟弟上课,所以才想跟老师一样,在黑板上写东西来教弟弟,对吧?”

    曦曦“嗯嗯”地用力点着头。

    穆老师刚要夸奖曦曦懂事,但转念一想,好像有什么不对?

    杨轶他们家,第二个孩子不是去年年底才出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