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九十五章 毛熊的粗暴手段,KUMA!
    索罗斯猜对了一件事,思维简单粗暴的苏联人的确不怎么会玩金融战争,即便是拿着外汇储备去拯救汇率也不过是按照前人的经验按部就班。不过他们唯一猜错的一点就是对方并不打算采取普通的手段来遏制危机的蔓延,而是从源头彻底的断绝蔓延。

    扑灭一场大火最好的方式就是用另外一场大火将它熄灭,干掉始作俑者比想方设法拯救市场要简单粗暴的多。当初香港查封涉嫌介入投机买卖的银行时就吓得好大一部分投机家纷纷收手,如果直接让这帮人消失呢?

    赚钱和保命,哪个轻重缓急他们心中自然会有定数了。

    索罗斯是背后最大的主谋,但是考虑到和美国政府之间的敏感关系,苏联方面自然有所顾忌,最终也只是让金融管理局冻结掉几个资金流动可疑的账户,不过像其他没有深厚政治背景,却又在这场金融危机中一哄而上的其他投机家们,下场就没有这么乐观了。

    “交代完了?还有其他隐瞒的问题吗?”

    清洁工手中拿着一把手枪,上面装着消音器,天鹅绒的窗帘被拉得很严实,根本看不到卧室里的情况。

    他的另一只手拿着照片,是一张全家福的照片,上面还有*岁的小女孩,笑容可掬。

    双手被捆绑的男人惊恐的摇了摇头,不敢出声。

    “不用想着你的保镖去了哪里,我们已经将那些法国人丢去喂鱼了。”

    清洁工将照片收回口袋里,用流利的英语回答道,“谢谢威尔斯先生的坦诚,那么再见。”

    在他惊恐的眼神中食指扣动扳机,然后是一声闷响。

    法国巴黎丽兹酒店,打扮成清洁工人的克格勃特工正在收拾手尾,床上躺着一具中年男人的尸体,电脑屏幕正在反射出蓝光,他们将对方的公文包全部里的东西全部翻了一遍,确定没有值得拿走的东西之后才重新放回去。

    乔治·威尔斯,国际金融投机商,旗下隐形财富连索罗斯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在这次的金融战争中扮演着平庸的苍蝇角色,他们就是跟在索罗斯身后的一群秃鹫,见到有利可图时便蜂拥而上,从巨兽的牙缝之中抢食肉渣。

    没有任何政治背影,适合拿来做杀鸡儆猴的对象。

    他们将场景伪造成入室抢劫的模样,然后打开了对方的邮件箱,上面有一系列的通信记录,负责处理事务的克格勃特工迅速浏览了一遍,然后打下一行字,然后点击发送。

    “致所有参与到金融战争之中的投机者们,威尔斯已经被处决,你们就是下一个目标。”

    这一段话就像瘟疫的种子,以最快的速度在金融投机者之间迅速的蔓延。以资讯称道的金融投机圈子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一开始某些人只是把这封邮件当做恶意的玩笑看待,不过当他们看到法国新闻的时候,就笑不出来了。

    的确死人了,乔治·威尔斯,一个并不算重要的金融投机商被入室抢劫的劫匪杀死在酒店里,表面上看起来是这么一回事,但是收到了那条信息的人却知道这一切并没有这么简单。他们的眼神惊恐望向电脑屏幕,这场看不见的拉锯战争还没有结束,原本只是资本和金融之间的较量,转身之间就变成了会死人的危险游戏。

    虽然担当主力军的金融巨鳄们还没有出事,他们的幕后是政府作为推手,但是已经有人开始打退堂鼓了,因为苏维埃政府向所有人发出了警告。

    苏联的确不擅长进行金融战争,但是他们却擅长用最直接粗暴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既然他们想挑战政府的耐心,那么就只有用死人的方式来作为报复手段。

    投机克格勃不擅长,但是杀人却是强项。

    如果说冻结账户只是其中一个损失的话,那么死人就将游戏带到了另外一重危机之中,大家只是想从危机中求财,还不至于要把命带上去的程度。香港政府整治金融银行时已经吓的一群投机家纷纷收手,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当大家都沉浸在威尔斯出事的恐惧中时,又传来了另外一个噩耗。

    同样也是另外一名不算太出名的投机商,死在了自己的住宅之中,而他的金融圈朋友们也收到了同样的一句话。

    与威尔斯死之前一模一样的邮件。

    现在死了人,至少一半以上有实力的苍蝇们开始收手了,苏联政府这一手杀鸡儆猴的确做的非常精彩。

    根据屏幕上的显示,原本的逐渐悬殊的汇率又开始慢慢的回落,账户冻结加上刺杀手段,已经开始让不少人退出这张危险的金融战争之中。

    “等等,这跟我们之前的协议不一样,你们说过会将继续加大资金的投入,在这场战争之中稳赚一笔,现在行情这么好,苏联政府就快撑不住了,只要再坚持个三五天,他们耗尽了外汇储备之后我们就能从这场金融战争中稳赚一笔!扰乱了金融秩序之后再收手走人。现在撤出我们之前的投入就全部打水漂了。”

    “难道你想看着唾手可夺的胜利就这么溜走吗?”

    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却显得有些颤抖不安,“索罗斯,难道你还没有看明白了吗?苏联人根本就没想着用经济的手段来解决问题,野蛮的俄罗斯人是想采取极端的方式结束金融战,死人就是最好的警告。这笔稳赚不赔的买卖当然心动,但是你命都没了,难道要把钱带进棺材里去花?”

    对方稳定了心神,继续解释说道,“我们跟你不一样,你的身后有白宫政府的支持,我们只是想从金融市场上稳赚一笔,并没有多少政治目的,死了就死了,美国政府也不会因为莫名其妙的死人而向苏联提出外交抗议,威尔斯死了,在你我看来,他4个亿的资产不过是杯水车薪,但又如何?巴黎警方只是将这期事件当做入室抢劫杀人来处理,我们可不想落得这样的结局。”

    “但是……”

    索罗斯还想争辩什么,对方直接开口堵住他的嘴。

    “再见,索罗斯先生,我们现在收手损失一些,总比接下来死了人要安全的多。”

    接下来是刺耳的忙音,对方几乎是慌不择路的挂断了电话。

    “你们这群……”

    索罗斯愤怒的挂断了电话,又重新坐到屏幕前,他咬牙切齿的盯着汇率波动的回落,拿起了另外一部电话。

    为了最终的胜利,他丢下了更大的一块筹码。

    “喂,我是索罗斯,再投入三分之一的资金,是的,这一次我要让卢布彻底的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