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华莱士(2)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8.html
    (第一更)

    所有的问题汇聚在一起摆到了亚纳耶夫的桌面上,除了那几个最敏感的问题没有答案,需要亚纳耶夫亲自来定夺之外,其他的甚至写好了标准化的答案,就等着采访的时候照本宣科的念读。不过对于一个身经百战的政治家来讲,这些问题还难不倒亚纳耶夫的临场发挥。

    同样在当天早晨,搜集到一手材料并进行罗列的迈克·华莱士兴致勃勃的登上了飞往莫斯科的专机,这是他第一次采访对立阵营的最高领导人,在同事们羡慕或者嫉妒的目光中,迈克·华莱士将在新闻界再一次创造他事业的巅峰。

    一路上华莱士都在细心的准备和搜集着材料,自从他1958年参加劳动开始至八一九事件之前事无巨细都记录在本子上,尤其让华莱士意外的,是亚纳耶夫在八一九事件之后完全性情大变,像变了一个人从之前温和的政治手段变得强硬而且极端。华莱士一直认为除去斯大林这位邪恶的天才,之后的苏共领导人无一例外都是得意的小丑,他们完全不懂如何掌握最高的权力,已经在国际政治斗争中掌握一颗清醒的头脑。

    最终华莱士合上材料,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然后像是想起什么的提起笔在亚纳耶夫的照片上画上了一个大的问号,并且在旁边引用了一句法捷耶夫评价斯大林和赫鲁晓夫的话。

    亚纳耶夫到底是像斯大林一样邪恶的天才,还是像赫鲁晓夫一样不学无术的小丑?

    在到达莫斯科国际机场之后,亚纳耶夫受到克格勃第九局特工的特别接待,在检查了他全身的设备,并没有携带危险物品之后才同意对方登上飞往克里米亚福罗斯的总统专机。不过在搜查过程中,华莱士对克格勃特工检查时候的粗鲁行为,对方表示这只是例行的公事而已。但还是被华莱士暗暗记在心中。

    或许华莱士是唯一一位享受总统专机待遇的西方记者,等他到达福罗斯别墅之后,早已等候已久的亚纳耶夫给了他一个盛情的拥抱。

    采访的地点安排在总统卧室,亚纳耶夫希望能让西方看到一个友善形象的最高领导人。

    面对眼神有些警戒的华莱士记者,亚纳耶夫笑着说道,“欢迎来到福罗斯总统度假别墅,我的西方朋友。您也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位踏入这幢别墅的西方记者,希望接下来的采访我们可以像老朋友聊天一样轻松愉快。别太紧张了我的记者朋友,轻松点,别把自己搞得像法国导演巴贝特·斯特罗德采访乌干达总统阿明一样战战兢兢,我就是一个随和的人。”

    华莱士有些意外,亚纳耶夫的温和有礼让他有些怀疑美国报纸贬斥和苏联知识分子中恶语相向的凶残独裁者是否同一个人。

    面对亚纳耶夫的热情,华莱士大方握着对方的手,咧开嘴角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你好,亚纳耶夫总统,我很荣幸您能接受我的邀请进行访问。说实话,既然提到了乌干达总统阿明,那么亚纳耶夫总统是否像西方世界描述的那样,是一个残忍的,迫害异己分子的暴君呢?还是说我所见到的友善都只是你一厢情愿扮演出来的,就像乌干达的总统一样?”

    华莱士的第一个问题就咄咄逼人,摄影师甚至犹豫的看了亚纳耶夫一眼,只要总统点点头,他可以随时切断摄影并让警卫强行结束采访。

    但亚纳耶夫只是温和的回复道,“可是我们手头上的情报显示,乌干达总统阿明的发迹得到过英国情报机关的大力帮助,美国和以色列情报机关也参与了此事。英国的意图是扶植阿明中止对外国人财产国有化的进程,中止奥贝得总统亲马克思主义的倾向。而且在这一份文件中,英国外交大臣还直言不讳地说阿明是一个和我们有关系的人,我们完全能指望上他。当然,你可以认为我说的是假的,华莱士记者如果有空的话回去可以查一下资料,就会发现阿明上台后,立即取消了前政府对英国私有公司的国有化决定。而为了感谢阿明,英国政府立即给阿明提供了九百万万英镑的财政援助,并且赠送了五十辆辆装甲步兵车,并派了军事顾问帮助训练乌干达军队。”

    华莱士突然意识到亚纳耶夫话中有话,似乎是已经布置好了陷阱等待他进入,所谓的提及乌干达完全是让自己踏入亚纳耶夫的思维陷阱,顺着他的思路在走。

    果然亚纳耶夫不紧不慢的继续说下去,“英国,一个以人权和自由标榜的国家。曾经在1689年颁布文献《权利法案》以法律形式对王权进行明确制约。而且英国诗人蒲柏还曾经说过,凡是不给别人自由的人,自己也无法得到。那么英国阻扰乌干达人民获得自由民主的权利,算不算的上是独裁的帮凶?”

    华莱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原来这位苏联领导人可不是一个像尼古拉二世一样简单粗暴的“沙皇”,每一句话都透露着在算计西方,并将西方政府做过的一些阴暗地交易一股脑全部倒了出来。

    而此时亚纳耶夫完全抛开了几天前苏尔科夫为他提供的范文答案,进入了随意发挥的情节。他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让华莱士提出下一个问题。

    华莱士吸了一口气,开始了提出针对性苏联独裁的问题,“那么八一九事件中那些在红场和平聚会的无辜群众呢?你们的士兵将枪口对准了这些热爱自由,希望国家民主富强的人民。这不应该算是独裁者的做法吗?在之后被西方称为斯大林式的大清洗中,你几乎将莫斯科的官员清洗掉了一半,还有许多高层莫名其妙的结束自己的生命。就连《古拉格群岛》的作者,誉为最有良心的知识分子索尔仁尼琴也针对你写了一篇讽刺独裁者的文章,在西方人眼中,您似乎可以用劣迹斑斑的来形容了,所以我想了解亚纳耶夫总统当你听到这些评价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感触。会默认自己是一个独裁者吗?”

    相比起之前提出的问题,整个问题可是让在场所有人屏住呼吸,有些摄影师甚至害怕自己是否听到一些不该听见的秘密。但只有亚纳耶夫依旧从容淡定的望着同样信心满满华莱士,眼神似乎早已看穿了一切。

    “真遗憾,华莱士先生,您提出问题的水准连那群美分都不如。”亚纳耶夫心中默默想着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