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童话故事的改编有了进展!

    而且这次不是什么想要骗版权的皮包公司,根据卢本杰电话里的介绍,这家叫皮皮虾的动画制作公司给出的诚意很足,不仅开价很大方,而且也愿意在周边版权上让步。

    为此,杨轶决定腾出一天时间,来出版社和皮皮虾前来拜访的老板、制作人等团队见上一面。

    话又说回来,皮皮虾是国内的动画制作公司,最初听说的时候,杨轶还下意识地想要否决这次交易。

    不过,后来一查,发现这个世界的中华动漫产业并不弱,或许是因为版权保护完整的缘故,国产动漫发展得很好,画漫画的人才、工作室层出无穷。像杨轶之前让卢本杰招聘画师组建绘本部门,都不用一个星期,四十多个画师已经全部到位!

    动漫产业的核心其实不是画师而是技术,杨轶以前看的都是和曦曦一起看的儿童动画,他看了真正的动画电影、连载的动漫剧后,才知道中华动漫产业做得一点也不比杨轶前世的霓虹国差!

    当然,动漫产业跟电影产业一样,有大动画公司,也有小动画公司,有优秀的动漫作品,也有一大堆烂片充斥着市场!

    经过调查皮皮虾的规模只能属于中等水准,可是他们的作品却不错,每年保持一到两部新作,票房、口碑都居高不下,每年国内最佳动画片长片奖,他们都是有力的竞争者!

    所以卢本杰才会极力地扭转杨轶对国产动漫的偏见,杨轶也才愿意过来一趟出版社。

    ……

    于颖一星期只有一天的假期,而且因为从事的是餐饮行业,不能在周末休假,所以她一般是选择在周一。

    不过,今天于颖放假,没有在家里好好休息,而是在送于小薇到学校后,拎着包,坐公交车来到亭山区。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于颖刚走进撒哈拉出版社所在的办公楼,一个前台接待便注意到了她,一边打量着于颖,一边微笑着问道。

    “您好,我今天是来投稿的,你们出版社不是办了一个儿童读物作者扶持基金吗?”于颖带着同样的微笑说道。其实,前台接待也算是服务行业,于颖跟对方算是同行。

    别看于颖现在镇定自若,其实内心还是有些紧张,她从自己的包中,拿出一叠稿纸,抓着稿纸的手有些紧,只是这些细节前台接待是看不出来。

    是的,于颖来投稿了!

    她那次跟同事们的讨论之后,也算是对杨轶以及撒哈拉出版社有了初步的了解,大概能判断出这个夹在书里的广告并不是那种类似于短信诈骗的脑残骗局。

    虽然心里还是没有底,可是于颖渴望能拿到扶持金,这样,她就有钱给母亲和女儿换一个好一点的房子,也能改善一下生活。

    甚至……她也渴望跟某篇报道里说的杨轶那样,从一个穷妈妈变成知名作家。倘若有一天能够成为全职作家,于颖也可以有多一点时间陪伴女儿长大。

    所以,这两个多星期里,于颖下班回来之后,就思考自己的故事,按照广告上的要求,撰写出大纲,以及开篇的前三章。

    上班很累了,回来还要趴在书桌前,就着昏暗的灯光写作,于颖这两个星期几乎是沾床既睡,身体和思想的疲倦交织,让她有些吃不消。

    也是带着很大的期望,于颖才这么紧张……

    “您要投稿儿童读物作者扶持基金?”前台接待诧异地问道,“这个当然没问题,不过您完全可以通过邮政快递、撒哈拉速运的快递,甚至直接发电子邮件到我们的收稿邮箱即可,没有必要您亲自跑来江城一趟啊!”

    于颖连忙告诉对方自己也是江城人,她拿着自己手写的稿子,有些窘迫地说道:“而且我觉得,亲自过来比较有诚意,有些问题,我还想跟基金会这边的编辑咨询一下。”

    前台接待没有为难于颖,她笑道:“好的,那您稍等,我帮您问一下有哪个编辑可以接待一下您,基金是我们老板设立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交给我们来操作,所以我们出版社的编辑,也是基金会的编辑。”

    一会儿,有一个秃顶、但态度挺和蔼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跟于颖握了握手,说道:“你好,我是撒哈拉出版社的编辑闻学峰。”

    闻学峰听于颖说除了投稿以外,还有一些问题想要咨询,便让前台接待帮他定一个小会议室,他和于颖坐下来详谈。

    “你的问题,其实前段时间有很多作者打电话过来咨询过。”闻学峰听完于颖的问题后,笑着说道,“首先还是要澄清一下,这个基金是我们老板私人设立的一个扶持基金,目的当然是为了让更多优秀的儿童读物能够涌现。”

    “所以我们不会带着谋夺新人作者的创意,或者版权的这种私心去运行这个扶持基金,在审稿的时候,也是以你提供的大纲、前三章内容作为考察对象,如果确实是很优秀的作品,我们会给予资金扶持,此后还会有相应的一些免费的写作培训,甚至还可以帮你们将作品做成绘本,帮你拓宽销路,这些相信你都已经了解过了!”

    “为什么我说你不用担心自己的创意会被盗用的问题?”闻学峰笑道,“因为不知道你有没有为自己的作品注册了版权,原则上,我们是鼓励作者们先注册好版权,再向我们投稿!即便你们不懂,或者忘记了注册版权,我们在审批通过之后,也会提醒你找律师先注册好版权,我们再签扶持的合同。”

    有版权组织的保护,于颖确实不用担心这些问题。

    “那你们审稿的标准是什么?你觉得我这份稿子能拿得到扶持金吗?”于颖紧张地问道。

    “这个能不能,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因为同一份稿子,我们会安排五个责编轮流进行审核,如果超过半数的责编觉得可以,那稿子会递到我们的副主编和主编那里。当然,这个时候,经过五个责编的审核后,这个作品只要不出什么大问题,都能拿到一万扶持金,而副主编拥有一到三万的确定权,如果你的作品想拿到四到五万的扶持金,那还需要通过我们主编以及总主编的审核!”闻学峰解释道。

    “这么严格?”于颖露出了惊讶的眼神,“这怎么感觉比高考还难啊?”

    闻学峰笑道:“这不也是对你们作者负责吗?规则明确,权责清晰,避免一些优秀的作品被埋没!”

    从小怕考试的于颖感到心理压力很大,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得缓一缓,所以于颖借口去洗手间,出来走廊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刚刚走到走廊拐角,于颖听到了两个男人的对话声。

    “皮皮虾方面的条件我基本上很满意,不过你可以问一下他们,看有没有可能,我们也参与投资?或者如果他老板同意,我可以加强入股皮皮虾!”杨轶笑着拍了拍卢本杰的肩膀,说道。

    “第二种可能比较小,皮皮虾的老板家产丰厚,不是差钱的主。”卢本杰琢磨着,说道,“但我们试试吧!我让谈判团队跟他们聊聊。”

    “嗯,如果实在不行,那也不勉强。”杨轶笑道,“对了,我前段时间发给你的新书看了吗?感觉如何?”

    “老板,就一个字,震撼!”卢本杰开着玩笑。

    “屁,这是两个字!”

    “真的,我觉得你创作的水平越来越高了!”卢本杰不留痕迹地拍马屁,“刚开始看这本书的时候,我看到监狱,还以为是跟《越狱》一样的作品,但读到后面,才觉得它更像是《白夜行》或者《解忧杂货店》,将人性刻画得入木三分!”

    “不,不只是这些!”卢本杰还有些激动地说道,“它更多讲述的是人对自由的渴望,讲述的是在一次次挫折中永不磨灭的自由精神!”

    不过,杨轶皱起眉头,按住卢本杰,让他别说下去,而是转头看向走廊拐角。

    “谁在那里偷听?”杨轶紧紧地盯着那儿,沉声问道。

    虽然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但被偷听自然是一件很让人不爽的事情!

    “啊……我……对不起,对不起……”一个女声传了过来,然后穿着小西装的于颖很窘迫地从拐角走了出来。

    “你是哪个部门的?谁教你不上班跑来这里偷听?”卢本杰这个老实人,此刻都有些羞恼成怒,在老板面前出了这么大篓子,追究起来也是他管理不严啊!

    于颖有些害怕,不过并没有把自己的地位放得很卑微,她抿了抿嘴,说道:“我不是出版社的工作人员,我是今天来投稿的……的作者,想要申请儿童读物作者扶持基金。”

    “你投稿,应该去编辑部啊!为什么来这里?”卢本杰狐疑地问道。

    于颖只好告诉了卢本杰和杨轶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她吞吞吐吐地说道:“我只是出来上洗手间,没想到听到你们在说话,我也不是有意偷听,只是,我看到杨轶在,我......我想问他一些问题。”

    其实于颖压根没想过跟杨轶确认那些之前她担忧的问题,她怎么知道会有机会碰到杨轶呢?只是听到杨轶他们谈话,她鬼使神差地停了下来,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拿刚才已经问清楚、得到解答的问题作为说辞。

    杨轶的面色稍霁,而且听说对方是前来投稿的一个作者,而且看样子也应该是结过婚的年轻母亲,他便和蔼了许多:“你想要问我什么?”

    “就是,杨先生,我想知道,您设立的这个扶持基金,是真的想要帮助我们这些有一些自己的故事的作者吗?”于颖紧张之下,都不知道自己措词有些问题。

    杨轶没有在意,他笑道:“当然不是,我有私心的,以前接受采访时候就说过,我希望市场上能有更多的儿童读物,优秀的作品出现!你也是母亲吧?那你也应该能明白我的想法,我想我的女儿,以及我的儿子长大一点后,都能有适合他们的书可以读,让他们阅读的兴趣不至于无处发挥!”

    于颖听到杨轶真挚的回答,她原本就已经放下了大半的心,此刻是彻底放了下来。

    “谢谢你,杨先生!其实是这样的,我一开始还有些担心是虚假的广告,因为我是……”于颖松了一口气之后,有些激动地跟杨轶、卢本杰说起这些天自己从犹豫到鼓起勇气去尝试的心路历程。

    于颖也是压抑了两个多星期,今天才找到机会发泄出来。

    杨轶没有打断,很耐心地听完,才说道:“于女士,我们很佩服你的勇气,明白你在这个过程里,肯定是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很不容易!”

    “不过,我们这个扶持基金并不会是我的一言堂,我希望它能真正地发挥它的作用,让更多优秀的儿童读物涌现出来!所以我们编辑部这边,会有一套公平公正的审批流程,我是不能干涉审批结果……”

    说到这,卢本杰也跟杨轶点了点头。

    于颖见杨轶他们误解了,她慌忙摆手,说道:“我不是这意思,刚才闻学峰闻编辑已经告诉我这些了,我愿意按照流程来,公平一点好!”

    是啊!对于于颖来说,她只是期盼能有一个真正的机会,并非挖空脑袋想走后门!要是她是这样不讲原则的人,她恐怕也跟一些有钱的客人出去花天酒地了!

    “于女士是江城人对吧?”卢本杰插了一句,问道。

    “我和我的女儿都在江城定居。”于颖连忙说道。

    “既然在江城,这好办!”卢本杰笑道,“既然于女士对儿童文学有着如此浓烈的兴趣,你可以在周五下午来我们这里,每周六我们都会有安排编辑免费给一些新人作者上课,也提供大家一个互动交流的机会,这个不管你有没有通过最后的审批,都可以参加的!”

    “周五下午……”于颖一开始有些欣喜,但想到时间问题又有些迟疑,但最后她咬了咬牙,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您,我有空一定会过来学习!”

    “加油!祝你成功!”杨轶没有太放在心上,跟于颖握了握手,鼓励了一下这个年轻的妈妈,然后跟卢本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