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720章 刷子、旗杆和兰老板的正事(3/4)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85647.html
    周六上午,多雨的江城难得迎来了一个晴朗的周末!

    天气好得出奇,白净的云朵好像撕开的棉花糖,薄薄的几片,懒洋洋地漂浮在浅蓝色的天幕下。和煦的阳光将大地照得明亮,仿佛万物都渡上了一层亮泽的光彩,院子里的草地、树叶翠绿欲滴,一个月前才种下的花圃五彩缤纷,就连别墅的窗户,都如同琉璃一般折射着七彩的光芒!

    这么好的天气,自然能给人很好的心情。

    “咯咯,粑粑,我也要刷鞋子!”曦曦悦耳的笑声,从敞开的大门里传了出来。

    别墅今天所有的门窗都敞开着,平时开暖气,都关紧门窗,虽然有空气交换,但毕竟久了之后气息比较浑浊,而且前段时间的连绵春雨,也是滋生了一些潮湿的霉气,正好今天大搞卫生,杨轶和墨菲将门窗都打开,透一透气。

    越过忠心耿耿守在门口的包子,只见一个小女孩的身影欢快地跑过。

    曦曦今天的打扮很有意思,脚上套着她那个粉红色、有卡通图案的小水靴,手上还松松垮垮地戴着淡黄/色的橡胶手套。

    这橡胶手套是大人用的,而且是杨轶按照自己的尺寸买的,对于曦曦来说,实在是大了一些,手套口都已经快要盖住她的手肘了!

    但曦曦一点也不在意,她抬着两个小臂,以防滑落下来,即便这样,小姑娘还跟风儿一样,欢快地跑到了爸爸的身边。

    “你不帮妈妈收拾床单、被套来洗吗?爸爸这里可不用你帮忙。”杨轶笑着说道。

    他正刷着鞋子,一开始只是想刷洗干净小曈曈那两双穿不下的小鞋子,后来索性拿家里的其他能水洗的鞋子也洗一遍,趁着天气好,可以晾干。

    “麻麻说,麻麻说她要用洗衣机了,不用我帮忙。然后给了我这个!”曦曦还喜滋滋地摇了摇小手,将她带着的橡胶手套展示给爸爸看。

    杨轶看女儿这么热忱地想要帮忙,便没有拒绝,他拿了一张小凳子给曦曦坐,然后父女俩一块蹲在厕所里刷鞋子。

    “你抓着鞋跟,刷一下鞋底,水一冲,脏东西就没有了!”杨轶给女儿做一个示范。

    曦曦明亮的大眼睛看着爸爸的操作,自己有模有样地学了起来。

    只见小姑娘一只手拿起妈妈的一双拖鞋,另一只手有些别扭的抓着刷子长长的握把,吃力地刷起来。

    “你这样,抓这里,这样刷是不是好控制了?”杨轶发现曦曦跟自己不一样,小姑娘的手没有那么长,使用刷子也不灵活,便教她抓着握把中部。

    曦曦再刷起妈妈的拖鞋,不过这一次,她发现确实没有那么费劲了!小姑娘忍不住惊喜地转过头,跟爸爸说道:“真的呢!”

    杨轶牵过水管,在女儿刷过的鞋子上冲一下,同时笑道:“是吧?爸爸给你讲个好玩的故事,好不好?”

    “好呀!”曦曦高兴地应道。

    要听爸爸讲故事,曦曦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只手抓着拖鞋,一只手抓着刷子,却是好奇地望着爸爸。

    杨轶关掉水龙头,说道:“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人,拿着一根长长的旗杆,要到城外去,路过城门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旗杆太长了,过不了城门,怎么办?”

    杨轶讲故事,为了描述得更生动,他还拿来了刷子和一个塑料桶来作比喻,长长的刷子是旗杆,塑料桶的口子是城门。

    所以,看着爸爸在那里比划,刷子卡在塑料桶的口子那,曦曦虽然不太能明白城门是怎么样的,但结合门和塑料桶,她还是有了大概的印象。

    只见小姑娘嘻嘻一笑,她抓着自己的刷子,竖着插进了桶里,说道:“可以这样子放进去啦!”

    “没错!”杨轶打了个响指,赞赏地说道,“曦曦你太聪明了!”

    曦曦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杨轶接着说道:“但那个人笨笨的,就没有想到换一个角度,就可以将旗杆带出去。他坐在那里生闷气!后来来了一个老爷爷,他听说着这件事之后,就跟这个人说,你可以把旗杆砍断,然后就能带过去了!”

    曦曦看到爸爸比划着刷子中间,她的脑子很灵活,一下子形成了相应的图像,便惊讶地说道:“也可以的!”

    “嗯,这样做倒也没错,因为那个时候的旗杆都是竹子做的。但是有个问题。”杨轶说道,“旗杆砍断了之后,就不能当旗杆用了,我们这个刷子如果折断了,也不会跟以前那么好用。”

    曦曦被爸爸的这个反转弄得有点迷茫,她困惑地望着爸爸:“那怎么办呢?”

    “所以用你刚才说的办法,就很好啊!可以把旗杆完好无缺地带出城门!”杨轶笑着说道,“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处理一件事情的办法有好多种,我们应该要灵活应对,学会寻找最省力、最好用、最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就跟你觉得这样拿刷子不好用,可以换一个握持的姿势,肯定有一种适合你!对吧?”

    曦曦这回倒是听明白了,她甜甜地应了一声:“嗯!”

    还是继续刷鞋子,小姑娘觉得刚才的拖鞋洗干净了,便换了另一只脚的拖鞋。

    看到这里,杨轶不露声色地将手绕过去,把刚才曦曦放下来的拖鞋拿过来,自己重新刷了起来。

    曦曦能乐意帮爸爸妈妈干活,杨轶觉得已经很难得了,他不想用自己严苛的标准来吓退女儿的热情。

    ……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轶带着曦曦,拿着洗干净的鞋子,还有其他准备带去幼儿园的擦洗干净了的废旧物品到院子里晾晒。

    父女俩正忙着,在旁边晒太阳的包子忽然站了起来,不过它鼻子嗅了嗅,又慢慢悠悠地趴了下去,只是眼睛还是望着院子大门那边。

    一会儿,兰州凯胖乎乎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伴随着的,是兰馨欢快地叫声:“曦曦!”

    “馨儿!”小姑娘惊喜地回过头。

    两个小姑娘凑在一块,自然是有说有笑地玩了起来。有了伴的曦曦也顾不上帮爸爸干活。

    养尊处优的兰老板家里有保姆,自己十指不沾阳春水,这会儿,也是站在杨轶旁边,一边看杨轶将鞋子串在衣架上挂起来,一边跟杨轶聊天。

    晋陵市那块地皮的谈判,已经有了实质的突破,基本上双方价格谈拢,就只剩下了最后的签字。不得不说,兰州凯在地产方面的能力很强!

    兰州凯在晋陵市这几个月,不仅跟吴城县政府谈好了杨轶要的那块地皮,还顺带着谈下了周边几百亩还没有征用的建筑用地!

    这些地皮,兰州凯告诉杨轶,即便到时候游乐场用不上,他都可以用来进行商业开发,围绕着游乐场兴建商场、酒店,出租或者卖出去,都能赚很多钱!

    当然,现在还在等递交报告,等江南省厅审批,以及最后的签字。兰州凯这次回来,也是偷空要参加一下女儿的亲子活动。

    “你今天过来,该不会是找我要废旧物品的吧?”杨轶警惕地望着兰州凯,这家伙发现自己教育子女方面很有一套,经常把兰馨丢过来这儿,像幼儿园一些数学作业,都让杨轶来给兰馨辅导。

    有时候,杨轶真的很想问他:“馨儿是你的女儿,还是我的女儿?”

    当然,这也只是开玩笑。杨轶跟兰州凯两家关系这么好,杨轶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兰馨的教父。只是杨轶和兰州凯并不信教,没有整这些奇怪称呼的习惯。

    兰州凯笑嘻嘻地说道:“废旧物品不用,我们家已经让邬奶奶收拾了一批,不过你说起来,到时候周一,你可别忘了做完你们曦曦的手工艺品之后,过来帮一下馨儿,或者我们两家一块做,你知道我没有什么做手工艺品的天赋。”

    “那你刚才说想找我聊什么来着?”杨轶好奇地问道。

    “学校的问题啊!馨儿和曦曦下半年要去读小学了,咱们是不是也要为孩子考虑一下选什么小学?”兰州凯还真的有正事要找杨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