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五章 石油管道铺设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86.html
    第一更

    在结束了印度代表团的军售访问之后,苏联就开始了所谓的“远东开项目”,这可能是亚纳耶夫在总书记在任的位置上要完成的最后一件大事。〈??[相比起国际政治斗争,远东所储存的的天然气,石油和煤炭总量为苏联未来所带来的利润才是最重要的环节。这是亚纳耶夫在任两年时间内所需要完成的最后一项计划,只要为这个庞大的帝国打下了经济基础,那么之后他们便会依照着惯性在历史的道路上前进,即便是换一个领导人,只要在不改变基本国策的情况下,苏联将会一直保持高昂的势头一路前进。

    虽然在亚纳耶夫的任期内未必能够看到钢铁洪流重临欧洲的姿态,但是他却能够遇见一个从老旧躯壳中蜕变的红色帝国在崛起,这对于西方来讲,无疑是一个噩梦。所以亚纳耶夫的远东开项目从一开始就受到了其他国家的关注。尤其是希望能将苏联困锁在东欧的欧洲国家们,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在苏联崛起之路上使绊子。

    苏联想要进行远东开的计划先引起了桥本龙太郎相的注意,自从苏联与日本进行军事项目合作之后,打开了之前的外交困局。而且苏联在南千岛群岛问题上的退让对于日本来讲就是最大的政治利益。北方问题特别委员会理事松下中洋接见苏联代表团时就曾强调过两国之间的合作关系,也是因为那次破冰之旅,奠定了苏联和日本之间的友好展。

    有了这层关系之后,桥本龙太郎相自然注意到了亚纳耶夫所提出的远东开项目,然后自然而然的也从这个项目中嗅到了商机。

    桥本龙太郎认为这是一个机会,让苏联重新振作的机会,远东开项目意味着苏联在对远东地区落后的基建进行改造,而且日本企业也可以趁这个时机钻空子,从远东地区运输石油到日本。毕竟日本本来就有跟苏联进行石油交易的时候,只是之前一直因为国际局势的关系,日本还从沙特进口原油。当原油价格上涨的时候,运输成本的上涨也导致了日本不得不寻找新的石油国。

    而亚纳耶夫则在考虑另外一步棋,关于日本,中方之间的石油运输计划。

    早在1997年年初,中国政府和日本政府方面都分别派遣过代表团到莫斯科进行石油项目计划的讨论,他们深刻的认识到与苏联这个产油大国合作的重要性。作为已经开始战火纷飞的中东地区,不稳定的石油来源将会称为展中国家的一道限制。而这对于日本这种资源匮乏的国家,更是一种制约。

    此时苏联的远东开项目与日本的困境正好走到了一起,对于日本而言,苏联丰富的石油和各种矿产正好可以满足日本生产展的需要,而且开采也更加的便宜。何况亚纳耶夫相信桥本龙太郎本来就有想从远东地区搭建管道到日本的想法。

    远东石油管道之争在原本的历史上是2oo5年到来之时终于尘埃落定。当时的俄罗斯政府摒弃了中日两国争夺的安大线和安纳线,决定由俄国营石油运输公司修建一条从泰舍特至纳霍德卡的石油运输管道,即通常称的泰纳线。

    当然亚纳耶夫这次会率先拟修建的泰纳线,以西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州和雅库特自治共和国等地区的油源为依托,面向亚太地区供油。苏联是这条石油管道修建的最大赢家。

    中国方面的提议的安大线只能向中国供油,而泰纳线同时为日本、韩国和中国等亚洲各国供油,还可以越过太平洋,远输美国西海岸。这既有利于苏联从中获得更丰厚的石油利润,也有利于苏联在大国外交中利用能源牌使自己的国际利益最大化。

    一句话,现在的石油管道部署完全是苏联掌握了主动权。亚纳耶夫需要考虑的就是苏联政治利益的最大化,在这一点上,亚纳耶夫还需要对雷日科夫同志商量一下。

    “战略利益最大化?”雷日科夫咳嗽了一声,自从在部长会议主席的位置上坐久了之后,他就察觉到自己的位置也就在这一步了。上面还有帕夫洛夫压着自己,而自己已经爬不上去了。

    “亚纳耶夫总书记,你现在需要考虑的其实并不是你跟日本之间的关系,而是你跟中方之间的关系。虽然说现在的苏联和中国因为日本的关系而在一起合作,但这种友谊从目前来看,是脆弱的,源于双方之间的互相提防和不信任。”

    “什么意思?”亚纳耶夫问道。

    “如果苏联真的要坑中国一把,意味着很有可能因为石油问题而将中方推向美国那边。亚纳耶夫要考虑清楚一件事,现在的国际形势中谁能拉拢中方组建联盟,谁就有主宰世界的优势。美国因为自身的关系政策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雷日科夫说道,“我们需要用一条输油管道来将中国和苏联捆绑在同一条线上,即便是遭到美国的打击,也是唇亡齿寒的关系,而不是看着对方落井下石。”

    “所以呢?”亚纳耶夫苦笑着说道,没想到独扛一面大旗的苏联最终要沦落到与曾经的敌人组建政治集团的地步。

    雷日科夫说道,“安大线不能取消,但是我们因为安大线有将近三分之一的管道铺设在其他国家境内,所以我们需要折中一下这套方案。总而言之,既要照顾到中国方面的情绪,又要保证我们的利益最大化。”

    “这还真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亚纳耶夫挠了挠头,如果按照雷日科夫的说法,那么接下来的谈判将会是一场艰苦的拉锯战,甚至还有可能形成僵持不下的局面。

    雷日科夫说道,“相信我,亚纳耶夫总书记,这是最谨慎的做法。不过我们不用太操心,苏联石油公司会妥善解决好这个问题的。”(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