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七章 外务大臣的会晤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88.html
    第一更

    亚纳耶夫并不是不担心日本的经济状况,毕竟是铁打的苏维埃总书记,流水的日本相内阁。[?[? [ 在他的印象中,1997年组建第二次内阁的日本相的桥本龙太郎为了巩固财政状况,决定将消费税从3%上调至5%。结果导致日本经济陷入衰退,桥本也黯然下台。尽管部分原因是几个月之后爆的亚洲金融危机,但上调消费税也负有很大责任。

    桥本龙太郎下台后,可能亚纳耶夫之前所做的努力就付诸东流,一切都要从新相开始进行新一轮的谈判。而事实上,新相可能并不好忽悠了。

    亚纳耶夫无法干预日本的内政事务,所以他只能提前将这笔生意敲定下来。而桥本龙太郎则是关键点。他考虑的是桥本龙太郎内阁中另外一个人,正在莫斯科进行国事访问的外务大臣小渊惠三。

    亚纳耶夫看中小渊惠三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在桥本龙太郎的行政改革失败之后接替了桥本龙太郎的相职位,在1998年组建成小渊内阁。面对未来的日本相,亚纳耶夫认为有必要现在跟他打好关系,否则日本与苏联合作开远东的计划将有可能付诸东流。

    这种事情亚纳耶夫不方便亲自出马,所以谢瓦尔德纳泽代替亚纳耶夫,向小渊惠三灌输**汤。当然这场交流是私人的而非正式场合,就是亚纳耶夫不希望招揽上太多人的目光。

    对于谢瓦尔德纳泽的造访,小渊惠三感到有些意外。毕竟对外部部长在私下场合交流本身就是一件非常罕见地事情。

    小渊惠三问道,“这次谢瓦尔德纳泽部长前来,是因为石油管道的关系吗?”

    谢瓦尔德纳泽摇摇头,“不完全算是,石油管道铺设的问题交给代表团去解决,我想跟小渊惠三大臣讨论另外一件事。”

    小渊惠三有些猜不透谢瓦尔德纳泽的目的,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问道,“另外一件事指什么?如果是国事访问的话,我们应该在正式场合进行。”

    “如果是能在正式场合进行的话,我们就不需要大费周章的跑到您下榻的酒店来了。”谢瓦尔德纳泽一步一步的试探小渊惠三的态度,他语气显得非常谨慎,“因为这事关到远东地区大开放项目的合作伙伴问题,所以我们认为应该先探探对方的意见。”

    小渊惠三原本挂在的脸上的表情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因为谢瓦尔德纳泽提到的远东大开项目正是日本之前反复考虑过的问题。苏联在远东地区未开采的天然气,石油都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

    一旦可能开通苏联到日本的石油管道项目,那么与日本现在通过用船输入液化气相比,管道输气的方式要便宜得多。如果能实现管道输送,日本输入液化气的成本将大幅降低。天然气是日本的电燃料之一,日本现在主要采取将天然气液化后输入的方式。但是,液化输入方式需大型设备和专用船,要耗费巨额成本。因此,日本的液化气进口价格比欧洲各国通过管道进口的价格高5o%以上。如果日本能把进口价格降至欧洲的水平,按照1997年的进口量计算,日本将少支付5ooo亿日元以上。

    这对于日本来讲,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谢瓦尔德纳泽先提出了一个建议,“在未来根据实际情况考虑的话,我们可以建设从萨哈林州到日本北海道的天然气管道,这样的话还可以为日本节省一大笔的进口天然气支付费用。”

    苏联天然气工业部门的日方合作伙伴日本天然气公司高层表示,从南萨哈林铺设管道至北海道可行并且在经济方面具有充分依据。苏联经济学专家涅斯捷罗夫认为,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消费国,日方向俄气支付的价格远高于欧洲国家支付苏联的价格,因此苏联当然希望增加对日供气量,但增加油气田萨哈林项目输气能力和液化气对苏联更有利,这能增加俄方的灵活性。

    苏联独立分析家德米特里·柳基亚金称从经济角度看,这个项目是有意义的。日本能源方面的短缺不可避免,需要更多的石油和天然气进口。

    “这的确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啊。”小渊惠三叹了一口气。现在正好面临日本经济问题重重的局面,如果能借助苏联的能源项目打开局面的话,那么日本政府将能大幅度的减少负担。

    见小渊惠三开始感兴趣了,谢瓦尔德纳泽开始趁热打铁,“而且在日本和苏联之间举行的各种层次的谈判上,曾经多次提起修建天然管道的问题,但每次都会出现政治上的阻碍因素。因领土纠纷问题,日本政府不允许投资商与苏联进行耗资巨大的项目合作,例如石油管道铺设建设问题。日本距哈萨林岛很近,而萨哈林岛拥有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如果通过管道运输,要比使用液化技术便宜很多。”

    涉及到政治问题,小渊惠三有些不明白谢瓦尔德纳泽想表达什么,“我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摒弃我们之间的政治成见,搁置争议,共同开。如果日本愿意加入远东大开计划中,成为合作伙伴的话,那么我们就愿意为日本最大限度的优惠。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会私底下来找小渊惠三大臣的原因。”

    兜兜转转了一圈,谢瓦尔德纳泽总算绕到了问题的关键点。他告诉小渊惠三自己就是来需要合作伙伴的,而日本将会是苏联的选目标。

    “原来是这样。”小渊惠三点点头,虽然他已经到了六十三岁的高龄,但是在政治见识上,小渊惠三可能远远没有与自己相差接近十五岁的谢瓦尔德纳泽看问题来的深远。

    “所以你是希望我能够在桥本龙太郎相透透风吗?”小渊惠三没有表态,他一昧的在试探谢瓦尔德纳泽的态度。

    “不是向桥本龙太郎透风,而是向小渊惠三大臣提起这个项目而已。”谢瓦尔德纳泽小声的来了一句,“而且现在日本政府正在极力的调整消费税,不是吗?”

    小渊惠三的眼皮终于跳了一下,他再也不是无精打采的听着谢瓦尔德纳泽说有的没有,这是他第一次正眼大量眼前的年轻人。

    目光狡黠而机智。

    “从197o年代末,消费税是日本政治上最受关注的议题。1978年时任日本相的大平正芳次提出“消费税”的构想。不过由于自民党选举失利,所以不得不取消。1986年,中曾根康弘相改称为上税,再次提出这个构想,但是不成功。1988年,竹下登相实现消费税构想,并于翌年施行。”

    “我知道日本政府最近的财政状况不容乐观,但是你们有没有想到过现在日本经济正在处于疲软时期,如果调整消费税的话可能导致消费下滑……”

    谢瓦尔纳德泽点到即止,就算他告诉小渊惠三接下来会有一场亚洲金融危机,对方也不会相信。

    “相信我,谢瓦尔德纳泽部长。”小渊惠三冷淡的说道,“日本的问题我们自己最清楚,用不着你们来指点。”

    “那也请小渊惠三大臣记住我今天说的话,或许几个月后你们会后悔也不一定。”谢瓦尔德纳泽微笑着说道。

    等到日本无计可施的时候再回来找苏联,谈判的主动权就掌握在莫斯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