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华莱士(3)
    (第二更)

    或许是嫌气氛还不够火上浇油,华莱士又加了一句话,“而且我在机场的时候还曾遭到克格勃特工的无耻对待,对我进行粗暴的搜身,请问你们就是这样对待那些捍卫自由平等的卫士的吗?还是说我手中的钢笔会危害到你的人身安全。”

    亚纳耶夫笑着压了压手,示意华莱士稍微冷静一下,等这位唇枪舌剑的记者稍稍平复了情绪他才慢慢说道,“好好好,先别急,我的记者朋友。我们先一个一个问题来解决。”

    亚纳耶夫竖起第一根手指,说道,“首先关于八一九事件中的无辜群众,你说我们的士兵将枪口对准了这些热爱自由的人民。但是这些人在烧打砸抢人民群众财产的时候,你是不是又视而不见呢?而且如果他们真的是热爱自由的民众,那么我肩膀上的枪伤又是拜谁所赐呢?难道打着自由的旗号就可以无视法律了吗,或许法国革命家罗兰夫人说对了一件事,‘自由啊,多少人借汝之命行罪恶之事’。当年你们1863年纽约征兵暴动的时候,那些警察镇压别人可从来没有手软过。为什么到了苏联就变成了双重标准,你们镇压就是法制的胜利。我们管束就变成了独裁的象征呢?”

    华莱士一下子无语,他没想到亚纳耶夫对美国历史政治事件和治安时事比自己还要了解。但亚纳耶夫并没有点到即止,而是喝了一口茶之后扬眉吐气继续乘胜追击,“我很想知道关于斯大林式清洗的正确说法是什么,如果华莱士记者愿意的话我们可以提供罗列所有的罪证,包括每一位政治犯人贪污受贿人民财产的具体数目,有些人已经足以构成了死刑,我们对待腐败份子就是用雷霆手段让他屈服。”

    华莱士咬咬牙,继续质问道,“但是我手中的材料指示那些自杀的官员都是偏向民主改革的开明派,这是否意味着开明派和保守派之间的审判,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根本没有这一说法,开明派和保守派都同样要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亚纳耶夫指出华莱士可笑说法中的错误,“然而我清楚记得美国总统选举中有明确的政治献金说法,我很惊讶为什么民主国家几乎可以光天化日之下用法制的手段进行敛财?这不是变相鼓励滋生腐败吗?莫非那些向往民主自由改革的官员们其实就是想像你们国家官员一样做一个腐败的官僚?”

    华莱士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被滔滔而谈的亚纳耶夫打断了话,“我可不可以做出一个这样的推理,其实这些民主改革派就是向往一个没有国家法律约束的寡头政治,这样他可以摇身一变,用贪腐的钱财控制住整个国家。变成所谓的民主国家?如果你们的民主是以小部分人控制绝大多数人的利益,那么我第一个不答应。”

    “接下来再谈一谈被誉为苏俄良心的索尔仁尼琴,据说你们想把他扶植成一个对抗苏联独裁的宣传武器。但令人遗憾的是,索尔仁尼琴不喜欢共产主义之外,同样不喜欢你们自由主义,他称美国人的音乐是糟糕透顶的噪音,哦对了,他还说你们美国是庸俗的物质消费主义。”

    亚纳耶夫满意的看着华莱士有些尴尬的神情,真没想到自己可以提前九年和西方最毒舌记者进行唇枪舌战,游刃有余的继续说道,“知道他最喜欢的是什么吗?像沙俄一样,恢复东正教在国家意识形态中的主导地位,这种前朝遗老遗少人我一般称呼他为‘俄皇’,意思是俄罗斯沙皇主义支持者,天生直不起脊梁的人。”

    “这么说来亚纳耶夫总统承认你们压制苏联宗教自由咯?以及民族自由平等?就像你对待加盟国的那样。”察觉到亚纳耶夫话中有一丝漏洞的华莱士连忙进行了语言反击。苏联宗教政策饱受诟病的一向因素就是非常容易被西方利用,变成渗透政权的武器。

    按照亚纳耶夫之前的话来讲,就是总有刁民想害朕。

    监视器里苏尔科夫和普列汉诺夫都紧张的望着这场精彩的辩论,亚纳耶夫总统总是会做出一些出乎意料并且获得成功的事件。这次的辩论虽然其他人极力反对,认为会影响苏联的国际形象,亚佐夫和帕夫洛夫甚至扬言这是西方的阴谋,而我们的总统却毫无准备的凑了上去。只有苏尔科夫一如既往的相信总统能完成一次漂亮的反击。

    “亚纳耶夫总统,你会怎么回答呢?”苏尔科夫抱紧了胳膊,有些担心总统会在这个问题上暴露出破绽,进而导致拍摄场面失控。

    不过华莱士还是没有看到对方预料中的惊讶表情,亚纳耶夫的眼神似乎看穿了华莱士所有的底牌,他笑着摇摇头,用俄式英语说了一个单词,NATIVE。然后开始了自己的雄辩口才,“既然你说到了宗教自由,那么我可以告诉你,那是苏联独特的文化传统,继承了东罗马帝国的文化文明,而不是你们的祖先在欧洲进行十字军宗教战争和利用宗教裁判所屠杀异教徒的时候虚伪的神权凌驾世俗之上。我建议你到苏联的各种宗教场所去看看,在列宁格勒,在斯韦尔德洛夫斯克去看看,那些教堂数不胜数,我们现在从未出现过要镇压东正教教徒的事件。”

    “如果像你所说我们在压制宗教自由,那里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甚至建筑都应该被拆了。可是所有这些场所都被列为重点保护单位,那些教堂除了东正教信徒捐的钱修缮外,政府也每年拨出经费进行保护,难道我们愚蠢到花钱保护我们要压制的东西吗?当然在斯大林和赫鲁晓夫时期我们走过一些歧路,但你应该看到,这些年我们在宗教问题上的努力。如果只是盯着一个人过去的事迹而不去看他现在的成果,这是一种非常错误的认识。”

    亚纳耶夫将所有过错推到了前面两位领导人的身上,将自己宗教打压的借口推得一干二净。

    “我再来说说美国吧?你介不介意呢,华莱士记者。毕竟我说的话可能有些尖锐。”这场采访亚纳耶夫完全掌握了主动权,好像华莱士才是被采访的领导人物一样。

    “我完全不在意,事实上只要亚纳耶夫总统讲得对,我是不会打断你的讲话的。”华莱士示意对方可以随意发言。

    亚纳耶夫说道,“我们承认,在建设现代国家上美国有资格当先驱,美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勤劳善良的人民建设了一个伟大的国家,为人类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尽管如此,美国也没有权力教训别的国家,特别是用指责他人内政的方式去教训别人。还不仅仅在于这会产生逆反心理,更重要的是,上帝没有给你们这个权力,何况苏联不是美国建立的附属品。我们有权力走自己的路,走自己的制度,也许我们会犯很多错误,但是犯错误也是上帝给我们的权力。”

    “许多喜欢教训苏联制度的美国人忘记了美国的历史。做为一个现代化国家,苏联从建立到现在只有74年的历史,而美国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美国的开国元勋杰斐逊在独立宣言上写上人人生而平等这样的话,遗憾的是他自己却终生蓄奴。他对理想和现实想得很清楚。我们和你们一样并不认为他是个伪君子。美国的开国宪法根本没有人权条款,为什么呢?因为美国的开国元勋们是现实主义者,他们把国家的团结和稳定摆在第一位。林肯在南北战争前力图用保留奴隶制做筹码换取南方取消独立行动,维护国家统一,显然,林肯的原则是明确的,就是统一大于人权。美国独立一百多年后,妇女才获得选举权,190年后,也就是20世纪60年代才开始取消种族隔离,一直到现在,我们知道,美国不同种族的人是不在一起居住的,他们表面客客气气,却远没有融为一体。”

    “所以华莱士阁下标榜美国民主来抨击苏联政治,是一项正确的选择吗?”亚纳耶夫最后一句铿锵有力,让华莱士无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