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像杨轶和墨菲这样,爸爸、妈妈都能参加孩子的亲子活动的不多,很多家长还需要上班,顶多是派其中一个出席。而范围如果拓宽到社会上,有些人工作上忙得晕头转向的,甚至只能让年迈的父母去参加孩子在学校的活动!

    于颖就是这样,她今天原本是已经跟副领班调好班,因为老师安排于小薇参加学校举办的诗歌朗诵比赛,但副领班忽然感冒,来不了,她只能回来顶上,没有办法到现场给女儿加油鼓劲。

    虽然临时让母亲代替她前往,可于颖还是感到很内疚,一整天都在盼着快点下班,这样她可以回家跟女儿道歉。

    当然,于颖没有将个人的情绪带到工作上,还是一脸热情的笑容,在大堂里指挥着手下的服务员们,一如既往,饭店保持着井然有序的服务状态。

    “颖姐,上个月你不是说那个杨轶吗?”终于,到了下班的时候,于颖在更衣室换鞋子,有个服务员小妹凑过来,说道。

    “嗯,怎么了?”于颖不解地问道。

    “没有啦,我男朋友见我上次提起他,还去查了,准备今晚带我去看他的电影,据说很好看!”服务生小妹笑道。

    “你是在单身很多年的颖姐面前秀恩爱吗?”于颖笑着揉了揉对方的刘海,嗔道。

    “没有啦,我们还听说那个杨轶今天还有书上市,只是我们不喜欢看书,不过不知道颖姐你喜不喜欢,所以跟你说一下!”服务员小妹笑嘻嘻地跑开了。

    于颖摇了摇头,拎出自己的包,麻利地走了出去。

    她确实最近在研读杨轶写的童话故事,学习杨轶的写法,不过这不代表她舍得大手大脚地花钱买书。

    现在于小薇还没把《曦曦的睡前故事》第一部看完,所以于颖也不急着买第二部。

    ……

    回到家,又是万家灯火通明,于颖去洗澡前,先关切地问于小薇今天诗歌朗诵比赛的表现如何。

    “只是拿了二等奖。”于小薇转身去房间里拿过来一张薄薄的奖状,和一个作为奖励的笔记本,小声地说道。她低着头,似乎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妈妈的期望。

    “二等奖已经很厉害了啊!妈妈读书的时候,都还没有拿过奖!”于颖又是欣慰,又是心疼地安慰道,“再接再厉,继续努力!”

    于小薇乖巧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于颖的母亲递过来一封厚厚的信,有些奇怪地看了看于颖,说道:“颖儿啊,今天邮局有人送了一封信过来,谁给你寄的?”

    虽然署名的是一个出版社,但于颖的母亲却是觉得有些希望!

    在她那个年代的人看来,信笺可是用来传递情感的!明明在一个城市,为啥要寄信?于颖没有给母亲说自己尝试着向出版社投稿的事情,所以她母亲果断误会了,觉得是有男人在给于颖寄情书……

    于小薇也好奇地看着妈妈手上拿的东西。

    于颖不知道母亲的误会,她看到信封上的寄件人署名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抓着信的右手在轻轻地颤抖。

    当然,于颖现在也不知道,这封信代表着什么,是通过?亦或者是拒信?

    于颖担心后者的可能性会更大,因为她投稿才过了多久?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不是说这些出版社的效率都很低吗?拒绝才会这么快有回音吧?

    “妈妈,这是什么?”于小薇忍不住问道。

    “是一封信。”于颖这才回过神来,一边含糊地说着,一边拆了开来。

    总要勇敢面对,于颖还抱着一点希望。

    “于颖女士,恭喜您……”看到前面几个字,于颖脑袋嗡得一下,变得一片空白。

    这是……这是成功了吗?

    于颖浑身都在颤抖,甚至也觉得口干舌燥,思维好像停滞了一般。

    “颖儿,颖儿,你怎么了?”母亲看出了不对劲,慌忙问道,“是不是那个混蛋发来的?”

    于颖幽幽地回过了神,看着母亲焦急的面孔,也看着女儿担心的眼神,心里暖洋洋的,她再度聚焦,看了一眼刚才的信件。

    没有错,信件的大意就是告诉她的大纲和作品通过了审批,而且……扶持基金批给她的,不是一万,不是两万,不是三万、四万,而是整整五万元!

    后面主要是通知她到出版社来签约,如果不是江城人,可以联系出版社报销差旅费……

    附信里寄来的另外厚厚一叠的,是合同的样板,于颖终于明白为什么对方要寄信了!当然,她如果是有电脑,提供电子邮箱的话,寄信更是没有必要。

    其实,后面那些,于颖是后来才看的,看到她获得的扶持金额,于颖已经激动地抱住了女儿。

    “颖儿,你怎么了?别吓妈!”母亲焦急地问道。

    于颖抬起头,已经是泪流满面,她伸手揽住母亲,将母亲和自己女儿一起抱着,情难自已地哽咽道:“妈,我成功了!我真的成功了!”

    ……

    当然,钱没拿到手,于颖还不放心,她激动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打电话给昨天鸽了她的副领班,让她帮忙替班。

    她忐忑地坐上了公交车,去亭山区的撒哈拉出版社签约。

    接待她的,还是闻学峰编辑。签约前,闻学峰仔细地跟于颖讲解了合同的细节,双方的权限、责任。签完约后,于颖被闻学峰带到财务处,财务人员直接通过网银,安排基金会账户给她的银行卡汇款。

    五万元,开通了短信通知的于颖受到了到账信息,心中的那块大石头才落了下来。

    “我们的主编想要见一见你,于女士方便吗?”闻学峰看着绷紧了一天的于颖眉结松开,笑着问道。

    要见于颖的,是卢本杰,当然,在见到于颖之前,他还不知道这名字代表着谁。

    “居然是你!”卢本杰看到于颖之后,有些惊讶。

    随后,卢本杰对于颖作品的大纲、故事梗概评论了一番,他对于颖的故事给予很高的评价:“你以一个布娃娃作为写作的视角,描述它逃离小主人之后,经历的一系列冒险,以及在这过程中的成长,这个思路非常新颖,有趣!我们编辑部看来,如果能写出来、写好了,将会是一部非常值得精彩的儿童读物!”(注1)

    于颖有些受宠若惊地问道:“杨轶先生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杨轶先生?”卢本杰有些诧异,笑了笑,说道,“且不说他哪里有空来出版社参与审稿,而且当初杨先生不是已经和你说,他不会干涉基金会的评选吗?”

    “我以为只是说说。”于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当然不会,杨先生向来言而有信!”卢本杰认真地说道。

    当然,卢本杰叫于颖过来,并不是要夸她的,他指出了于颖投稿时候,开头的那三章写得并不好,文笔上有很大的缺陷。

    “这三章重写是肯定要的,但我希望,你不要急着重写,而是多听几堂我们有经验的老编辑上的写作课,以及多研究一下杨轶先生或者其他人的作品,再写也不迟!”卢本杰说得兴起,还起身从柜子上,拿出一套杨轶完整的作品集,不过他只挑出杨轶写的童话故事递给于颖,“这些书送给你,希望对你能有帮助!”

    于颖都没有想到,自己不用去买,也能拥有杨轶的作品,而且卢本杰给她的,是于颖压根舍不得买的精装版图书!于颖自己买的,只是那种简单的平装版图书。

    “谢谢你,卢主编!”于颖这回真的是被撒哈拉出版社的关心给感动了,不只是给扶持金,还让她去上课,还送她书让她学习,哪有出版社做得到这么周到?

    “别谢我,你要是能创作出精彩的作品,我们出版社也会为你感到骄傲!”卢本杰笑道。

    不过,他又正色下来,认真地说道:“于女士,最后,我还是希望你能明白,我们扶持基金的初衷,是希望中华的文坛,能够涌现出更多精彩的儿童文学作品,以及更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

    于颖愣了一下,认真地听下去。

    “虽然给你的扶持金,或许对你现在的生活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收入。但我希望你眼光要放得长远一些,努力写出、写好你的作品,我们出版社有着完整的产业链等着支持你作品的发布,绘本改编,甚至未来动画改编制作,都有可能,只要你的作品足够精彩!”卢本杰徐徐地说道,“这笔五万块扶持金相比你未来可能的收入来说,真的是太少太少了!”

    卢本杰对每一个五万扶持金的获得者,都会经过这么一番谈话,目的也很明显。杨轶考虑不周,他以为给钱就能实现自己的想法,但这世界上,毕竟还是有很多鼠目寸光的人!

    难免会有拿了钱后就销声匿迹的作者!虽然出版社还能收回他们创意作为补偿,可是这就与杨轶的目的南辕北辙了!卢本杰挨个找他们谈话,就是希望不要看到这种不愉快的现象发生!

    于颖听明白了,她不傻,她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卢主编请放心,我会努力的,不会捡了芝麻,丢了西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