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杨轶和兰州凯虽然比较属意汇嘉小学,不过,江城还有许多别的私立小学,而且现在距离曦曦、兰馨她们毕业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两个家庭也没有最终定下来。兰州凯因为要赶回晋陵市,两人决定换个时间接着考察。

    不过,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就到了一树一树花开的四月。

    江南的四月,春雨如烟,百花争妍,燕雀呢喃,倒也是像躲过了最后那点冬寒,才倦懒地铺开了一副诗意的画卷。

    三月底、四月初发生了不少事情。

    先说极挑,节目方面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杨轶没参与之后的几期节目,依然保持着很高的质量。

    不得不说,在版权保护之下,这个世界的娱乐产业发达,从业人员的素质和能力也是比杨轶前世那些人高出一大截,即便没有杨轶的策划,中星制作的那些策划人员也一样能做好这个节目。

    他们在杨轶给的框架上,填补了自己层出无穷的奇思妙想,将极挑的六个明星们各种花式折腾。

    别以为袁岩这些老油条摸清楚了节目的玩法之后,就可以轻松应付了,导演组、策划们同样跟他们斗智斗勇!

    比如在寻找任务线索这个过程里,单洪奎喜欢找摄影机,找摄影师,有这样布置的地方一般都有线索,后来,节目组就下了血本,花大量人力物力,在一些没有线索的地方也这样布置,真真假假,迷惑这些老油条,让他们钻空子的念头落空。

    也是这样的斗智斗勇,让这个节目的精彩程度不断攀升,收视率也一路上涨,四月初的那期,极挑的收视率就已经打破了魔都电视台综艺节目收视率的历史记录!

    不过,杨轶出场的那期节目,他在寒山寺那里写下来的那首诗,影响也是在三月底才渐渐体现了出来。

    大部分观众只是觉得杨轶写出那首诗,书法写得不错,诗念起来还挺顺口的,虽然不是他写的诗,但还是结结实实地装了一次比。

    或许是哪位中文专业的大学生观众,饶有兴趣地摘抄下了这首诗,拿到学校去给自己的教授鉴赏,这首诗才渐渐进入了诗词、古文圈子的大拿们的视野。

    被传诵千年的《枫桥夜泊》,自然不只是我等凡夫俗子看到的字面顺畅那么简单,它前两句短短十四字密密麻麻地写了六个呼之欲出的意象:落月、啼乌、满天霜、江枫、渔火、不眠人;而后两句虽然意象减少,但成功地营造出了一种空灵的意境夜半钟声体现出来夜的深邃、静谧、寂寥,将旅人的愁绪彻底升华!

    当然,古文、古诗词圈子的老教授们对这首诗的分析还有很多,也更加细致,甚至有人拿前人对“夜晚钟声”这个意象的描写,对比很多诗词,发现还是这首诗写得出神入化!

    《枫桥夜泊》的出现,引起了诗文界的狂欢,或许很多人都以为这是一首现代人写的诗,即便不是近几年,也是近百年的作品,所以他们津津乐道地评价着,有叹止的,也有挑剔的。

    但没有人质疑杨轶在电视节目中说不是他写的这首诗的说法。

    确实不可能啊!

    一个毛头小子,即便文学素养再高,也怎么可能写得出这么艺术和诗华兼具的古体诗?怎么可能写得出如此深沉又如此精练的愁绪?

    他们还脑补了张继的模样:沧桑老者、怀才不遇、大隐于市。甚至,还发起了寻找张继的活动,后来,有不少人冒名顶替,但都被这些挑剔的学者们揭穿,这个活动不了了之。

    书法界也蹭上了热度,他们觉得杨轶写的书法太糟糕确实比不上专业书法家,组织了好几拨人到姑苏寒山寺重写枫桥夜泊,还让人刻了石碑送过去。

    狡猾的大和尚来者不拒,但他依然保存着杨轶的原迹,而且悄悄请大师刻成石碑。或许,有大智慧的他已经看透了这一切吧?

    ……

    杨轶和墨菲唱的粤语歌,最后还是受到音乐人的推崇后小火了一把,杨轶唱的版本一度挤入到销量前二十,但也仅限如此。

    毕竟是粤语歌,现在大陆火起来,还是很艰难的。

    倒是有港城的电影公司,拍了一个大制作的武侠片,原著很有名,里面男女主角情感纠缠,最后女主跟仙剑里的灵儿一样很可惜地挂掉,男主才后悔莫迭……他们想用杨轶这首歌来做插曲,杨轶了解了剧情后,没有反对,倒是授权了给他们。

    三月底,墨菲推出的《童话镇》倒是获得了不少关注,刚上市便挤入了销量前十,虽然距离第一还有不小的差距,但这首歌比起粤语歌来说,表现好很多,也得到了很多粉丝的喜爱。

    四月初,杨轶给还在港城的陈奕捷发了两首新歌,这回按照之前天祥的要求,杨轶给陈奕捷的都是华语歌,陈奕捷正在准备要进军内地市场,这些歌对他来说很关键。

    有个小插曲,陈奕捷很婉转、很幽怨地提出杨轶为什么不给他一首像《听海》那样高音的歌曲,杨轶倒是有一首歌很适合陈奕捷,但他觉得还不是给陈奕捷的时候。

    ……

    《肖申克的救赎》这本书的销量一直很不错,因为杨轶名气的缘故,这本书开售第一天就挤入了畅销书榜单,也再也没有下来过。

    但读者们的口碑有些两极分化,毕竟是第一人称的作品,国内的读者,大部分人并不喜欢第一人称的表述,他们觉得读着别扭。

    而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即便是觉得读着别扭的,读懂了这本书的读者,还是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不得不说,娱乐圈还是有很多人慧眼识珠,《肖申克的救赎》发售不到一周,就有人找到撒哈拉出版社想要购买这本书的电影版权。

    不过杨轶对这本书的版权的态度很谨慎,甚至选择授权对象的标准可以用挑剔来形容,一时间还没有人能让杨轶满意。

    倒是《曦曦的睡前故事》那些童话故事的动画制作已经开始了。杨轶和皮皮虾动画制作公司谈妥,他以版权和资金入局,收购皮皮虾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从白雪公主这个故事开始,经典的那些动画即将要在这个世界的电视上和孩子们见面了!

    ……

    这个世界里,五一劳动节不再是小长假,国家更加重视传统节日,像清明节,这样重要的节日,则成为了上半年除了春节以外,第二个长假期。

    四月中旬,清明节放五天假,曦曦的幼儿园也放假了,杨轶按照之前跟曦曦的约定,一家人欢欢喜喜地坐上了飞机,去澳洲旅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