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欢迎回家(1)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61.html
    (第一更)

    或许这一天是美国新闻界最令人震惊的一天,一篇题目为《西方骗局——还原一个真实苏联领导人》的新闻登上了西方各大报纸的头条,而这篇文章署名,则是迈克·华莱士,大名鼎鼎的美国新闻界主持人。没有人会怀疑这篇报道的分量和真实性,因为当初华莱士受邀参加苏联采访的时候,几乎新闻界认识的朋友都来为他这次伟大的壮举而饯行。

    在华莱士的报道中,亚纳耶夫不再是西方人人恐惧的独裁人物,他友善亲和的形象跃然于纸上,华莱士甚至在报纸上这样描述亚纳耶夫,“上帝赐以大天使长剑,是因为他知道用爱与和平无法解决所有的纠纷。”并将亚纳耶夫对美国阴暗历史原封不动的全部揭露出来,分析的入木三分。

    观众在屏幕中看到的是一位机锋百出的国家领导人,尤其是他直言不讳的讲出美国社会种种弊端,受到了美国群众的拥戴,甚至有人认为亚纳耶夫不应该待在莫斯科,他应该待在白宫内,将只会发动战争来巩固自己地位的布什轰下台。

    还有一个人心情也没好到哪里去,被亚纳耶夫讽刺为俄罗斯沙皇主义者的索尔仁尼琴终于被美国的同行们逮到了把柄。或许是文人相轻的通病,看不惯对方风头太盛,专栏作家安东尼将索尔仁尼琴描述成一个宗教极端狂热分子,借助“社会良心”这一职业,抨击自由,抨击人权,其实他的良心早已被丢在了下水道之中。

    而他关于苏联沙皇的新书也因为这次风波的关系,出版一再推迟。

    有人忧愁自然有人欢喜,凭借着这篇出色的报道,华莱士再次夺取了普利策奖的桂冠,评委称赞这篇报道以一个全新的角度去描述一位有血有肉的苏联领导人,并向世人展现他截然不同的一面。

    或许亚纳耶夫自己也不知道,这次采访的无心之举让他无意之间成为了美国最受关注的国家领导人,有群众开玩笑说假如亚纳耶夫愿意放弃苏联总统的职务来美国竞选总统,他所获得的票数一定比发动战争的刽子手布什要高得多。

    美国民间掀起一阵亚纳耶夫式崇拜的浪潮跟美国低迷的经济发展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当然美国官方对华莱士的报道却是一片寂静,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毕竟此时布什还气在头上,谁会不长眼的去报道这种长他人志气的事情。

    看到报道的亚纳耶夫还特地从莫斯科打电话给华莱士祝贺,此时华莱士正在电视进行《60分钟》节目的访谈,听到助理在外场说有莫斯科打过来的电话的时候,他果断的让助理将电话搬到摄影棚,在数百万观众面前,来一次老朋友式的谈话。

    “嘿,迈克,我的朋友,最近还好吗?”说着一口俄式英语的亚纳耶夫向华莱士问好,此时握着电话的他还毫不知情,以为只是跟华莱士在私人场合讲话。

    华莱士向周围的观众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其他人都屏住了呼吸,安静听着华莱士的自由发挥。他握着话筒回答道,“当然很好了,我的朋友,你猜猜我现在在哪里跟你讲话?”

    “诶?不会在你的摄影棚吧。”亚纳耶夫好奇的问道。

    一直憋着的华莱士此时笑出了声,他说道,“蛤蛤,没错,此时我就在摄影棚。我们的通话可是被全国几百万的观众注视着呢,不跟他们打个招呼吗?”

    “哈喽,大家好。想必你们也知道我的身份了。当然,我就是你们口中口诛笔伐的苏联暴君,当然我一点也不认为我哪里残暴了。可能你们美国政府对斯拉夫民族的认知有所偏差吧,虽然我们能徒手干翻一头北极熊,仰头就是一瓶伏特加,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不爱好和平啊。”亚纳耶夫幽默的自嘲让所有观众哈哈大笑,让人以为电话对面的只是一个谈吐幽默的老朋友,而不是一个国家的领导人。

    在幕后的导演望着这一幕,不禁流露出胜利的微笑,今晚《60分钟》节目的收视率一定是所有同行节目中最高的,有这样一位重量级别的嘉宾坐镇,说不定能突破历史的新高。

    “在场所有人有什么对苏联领导人要说的吗?这可能是你们唯一一次与近距离的接触一个国家的总统了?”华莱士举着话筒,问周围的观众。

    当然很多人想跃跃欲试,几乎在场的人都举起了手,华莱士挑选了一位戴着眼镜的瘦弱小伙子,然后对他说道,“你想对亚纳耶夫总统说什么吗?”

    “除了我的私人**问题,其他我能回答的就尽量回答。”亚纳耶夫爽快的说道,“嗨,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呢?”

    “凯恩,叫我凯恩就行了,总统阁下。”小伙子握着话筒,有些紧张的问道,“苏联总统,我想知道你们会实行我们一样的民主制度吗?还是说一直是领导人权利至高无上的?真的像我们政府宣传的那样是一个独裁的国家吗?”

    亚纳耶夫笑着说道,“嘿,朋友。我想你对苏联的政体是有些误会了,不要老是相信政府所说的,他们说的的确是事实,但未必是政府想告诉你的真相。我们有苏维埃主席团,跟你们美国一样采用的是精英统治制度,至于你所说的领导人权利,在重大事件面前也是要通过集体讨论才能表决通过的,并不是说我一个人可以说的算。这对有其他意见的人来讲,不公平。而且从我这一届开始,最高主席并不是终身制的制度了,我们会出台明确的规定苏维埃最高主席能担任几任,每一任在位多少年。开启一个领导人在任的新时代。”

    “我们认为民主制度是好的,它意味着我们能提到更多的底层话语,以及约束我们的行为,苏联历史上犯过一些错误,我们也进行过反思。同样我认为苏联的民主制度必须建立在完整完善的法制制度方面,无论是最高领导人还是普通的民众,犯法必须受到审判。不会因为他有特权就被赦免,也不会因为他是弱势群体,审判结果就会被舆论把持。”

    “美国民主取得令人瞩目的成果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法律的基础。诚然,我们也要根据自己实际情况来决定制度,任何脱离了实际去空谈的民主只不过是海市蜃楼,就像韩国啊,像南越啊,他们同样美式民主制度啊,可是不妨碍最高领导人是一位独裁者。还有其他问题吗?”

    “我想知道那些散落在阿富汗的士兵要怎么办?你们政府真的要把他们全部救回来吗?”小伙子又提出一个问题。

    “哈哈,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六年前你们推出一部抹黑苏联形象的电影《第一滴血2》,就是那部当时主演兰博为了调查越南战场上失踪的士兵而被上司出卖的电影。他当时说了一句很著名的话,我到现在依旧记得,‘我爱祖国,可是祖国爱我吗?’虽然我不知道现实中美国对越南失踪士兵有没有过搜索,但是电影中的情节,我希望苏联永远不要上演。这次来找我的朋友华莱士,也是希望可以拜托西方人道主义救援组织一起帮忙,在阿富汗找回那些失落的士兵。”

    亚纳耶夫讲到这里,观众已经变得安静起来,默不作声的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我想对这些沙漠里日复一日盼望军队回来迎接的孩子说,战争结束了,跟我回家吧,祖国和你们的母亲都没忘记,他们一直在等着你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