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高高的游轮上往下看,虽然也能看到一些珊瑚礁的景色,但毕竟这还是有一些困难,船航行时候破开的波浪,阻碍了很大一部分的视野。

    但到了绿岛,下了船,走在长长的l型防波堤上(注1),视野一下子变得开阔起来。

    “粑粑,你拉着我好不好?”曦曦虽然拉着爸爸的手,可是踩在似乎漂浮在海面的防波堤上,听着下面海水冲刷着防波堤的桩、柱,小姑娘很没有安全感,弱弱地说道,“不要松手。”

    杨轶正在拉着墨菲上堤,听到曦曦这么说,扭头看到小姑娘紧张的模样,便将她给抱了起来。

    在爸爸的怀里,曦曦安全感暴涨,也终于可以看一看这个漂亮的大海了!

    “粑粑,哪里有大大的鱼啊?”曦曦困惑地转了转头,问道。

    “大鱼要下午再坐那个大船看,我们上午现在这个岛附近玩。”杨轶笑道,“你想不想看小鱼?没有鲸鱼那么大,但也很漂亮,而且你还可以看到珊瑚哦!”

    “好呀!”曦曦恢复了活力,抱着爸爸的脖子,嘻嘻地笑了。

    要看到珊瑚礁,显然在防波堤上也得不到最佳的体验。杨轶订制的游玩行程里,就有一个玻璃底船项目,在防波堤上,他们换乘了大巴车规模的玻璃底船。

    顾名思义,这船的底部撤换掉了部分钢板,改成了透明的玻璃,而且有点像潜水艇,底部入水很深。

    游客们用小板凳坐在中间狭窄的通道上,这个座位肯定不舒服,而且前后还有些拥挤,可是没关系,重点是他们能从左右的玻璃窗望出去,仿佛整个人也置身于海底一样。

    曦曦就在爸爸的身边,小姑娘一进来,就被这个神奇的“海底世界”给吸引了,她顾不上坐下来,扒着玻璃,惊奇地看着。

    原来海底是这样啊!

    一块又一块石头,然后还有很多小鱼!

    这里的景色并不是最漂亮的,等玻璃底船往距离绿岛稍微远一点的海域开去,最终在一个珊瑚礁上面停下来的时候,一副美丽的画卷才在曦曦的面前铺展了开来!

    “哇!”曦曦望着玻璃外面,眼睛都睁到最大,惊奇的呼声不绝于耳。

    那灌木丛一样的珊瑚倒不算最特别的,它顶多像是水族缸里的假山,令曦曦看花了眼的,是那一只只五彩斑斓的小鱼!

    有遍体黄色的,也有红色泛黄的,有白色掺杂着红色的,也有黑白相间如同斑马一样的,最好看的还是那些身上有着多种颜色,但又不凌乱的小鱼!

    它们都不是很大,巴掌大小,或者手指大小,在珊瑚礁的缝隙间欢快地游着,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身边经过的庞然大物……当然,或许它们也已经习惯了被人围观。

    “好漂亮啊!粑粑,它比馨儿的金鱼还要漂亮!”曦曦虽然在积极地跟爸爸说着自己的发现,但实际上头也不转,视线已经被这些漂亮的小鱼给牢牢地粘住了!

    墨菲看得也很入迷,不过,她没有光顾着自己玩,还抱着四个多月大的小曈曈,让他也能凑近了看小鱼。

    小家伙圆溜溜的眼睛跟着眼前游动的鱼转动,一会儿,小脑袋又被另一只小鱼吸引得转了过去,看了好一会儿,他才懵懵地转过头来,看向妈妈,好像他也要告诉妈妈自己的发现一样。

    “是不是很好看啊?”墨菲笑眯眯地顶着他的小脑袋,亲昵地蹭了蹭,说道。

    杨轶听着动静,便拿着相机转过来,拍墨菲母子俩,正好,小家伙被妈妈逗得咧开小嘴,咯咯地笑起来,那对小酒窝,在镜头下可爱极了!

    “粑粑,我也要拍,拍小金鱼!”曦曦想起了去年差不多这时候自己做的事情,兴致勃勃地扭过头,跟爸爸要相机。

    小记者正式上线,她抱着单反相机,虽然没有那么灵活,可是也是聪明地使用小屏幕,拍摄了不少金鱼和珊瑚礁的画面。

    瞧着曦曦玩得不亦乐乎的样子,墨菲和杨轶也是相视一笑,扭身靠着肩膀坐在一起。

    ……

    想要看鲸鱼,还得往深海开去,杨轶他们在绿岛玩到十一点多,便回游轮上吃自助餐,午餐过后,他们的豪华大游轮重新出发,驶向更加浩瀚的海洋。

    不过,现在这个季节不是观察鲸鱼的好时候。

    在澳洲每年的五月到十一月是鲸鱼迁徙的季节,而七月和九月出海观察更是容易看到鲸鱼,甚至巨大的座头鲸。

    杨轶他们现在来,时间上确实不凑巧,或许有些许希望能看得到小须鲸,但今天运气并不在杨轶这边,游轮开了两个多小时,海面除了有海鸟掠过,并没有能够看到鲸鱼的踪迹。

    “我很抱歉,朋友们,但我必须得往回开了!”大胡子的船长过来,摇了摇头,在众人一片惋惜的声音中,摊开手说道。

    “粑粑,他说什么呀?”曦曦听得迷迷糊糊的,其实她也能听懂大部分,只是还没有能够领会对方的深层次意思。

    “船长来跟我们说,我们没有能够遇到鲸鱼,但现在要回去了,不能等天黑。”杨轶跟曦曦说道。

    “粑粑,为什么我们不能够遇到鲸鱼?”曦曦精致的小脸蛋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这让人看得很是心疼,不过这回她没闹,而是做在爸爸的怀里,小声问道。

    “可能是因为鲸鱼它觉得,还想要在曦曦你面前留下一点神秘感,等到以后有机会,再和你见面吧?”杨轶笑着说道。

    “真的吗?”曦曦有些惊讶。

    “真的,鲸鱼很聪明的,它跟鱼不一样,它可是跟人类一样是哺乳动物……”

    “什么事哺乳动物?”

    回去枯燥的航程,在爸爸风趣的科普中度过得很快。

    不过,当杨轶也以为就要这么平淡地结束他们在澳洲的旅程时候,甲板上的游客们突然发出了欢呼。

    发生了什么?

    有个热情的黑人少年,兴冲冲地跑到船舱,叫道:“嘿!伙计们,快来看,有海豚,很多海豚!”

    杨轶连忙抱起曦曦,搀扶着坐久了有些脚软的墨菲,一起走到甲板上,走到大家围聚的船舷。

    只见在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海洋,有一群黑影在忽上忽下。

    “粑粑,dolphin在哪?”曦曦还没看到,小姑娘抱着爸爸的脖子,有些焦急地东张西望。

    “你看,那里,那里就是海豚!”

    杨轶话音未落,似乎感应到了曦曦大人的到来,远处的海豚群忽然开始一个接着一个跃出海面,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再扎进海里。

    “哇!”曦曦这回看到了,小姑娘睁着大大的眼睛,激动地用力抱紧爸爸的脖子,身子还往上蹭了蹭,似乎要往更高的地方去,看到更多的海豚一样。

    海豚群不畏惧人类的船只,它们还有意地游近杨轶他们的游轮,然后再度跃出水面跳舞。

    距离得这么近,海豚那光滑得如同涂了油脂的身体,短短、憨憨的喙部,还有它们跃起时候那溅起来、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水花,都清晰可见。

    杨轶一只手抱着曦曦,一只手抓着相机忙着抓拍照片,他觉得镜头里的海豚那矫健的身影帅极了!

    曦曦虽然贪婪地看着,忘记说话,但小姑娘也是眼角、眉梢都挂上了喜意,开心的笑容,根本看不到刚才的遗憾。

    “曦曦,看到了海豚,其实从科学的角度,我们也算是看到了大鱼!”望着海豚离去的身影,杨轶笑着跟曦曦说道。

    “嘻嘻,因为海豚也很大呢!”曦曦看到海豚也是心满意足了,只见她咯咯笑地跟爸爸说道。

    “不只是这个原因,还因为海豚也属于鲸的类别,它们跟鲸鱼其实是有一点相似的……”好吧,这回的科普比起刚才海豚的舞蹈,就有些枯燥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