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柏林军火展
    (昨晚熬夜工作后刚睡醒的第一更)

    1991年,柏林军火展。

    悬挂着二十四发火箭巢的暴力美学杰作——雌鹿武装直升机模型与美国的搭载了四挺7.62mmm134机枪的uh1直升机,两个军备竞赛的战争产物正用冰冷的枪口对准了彼此。组装了复合装甲的t72坦克在梅卡瓦主战坦克和m60坦克面前显得格外出众,仿佛随时要在他们面前碾压一切。还有一边停靠着粗犷风格的米格21战斗机,悬挂r33空对空导弹外贸版本引来了其他国家的军火贸易代表的围观,啧啧赞叹。

    在这里没有所谓的联合国武器限制法律约束,没有和平组织的举牌抗议,所有买卖皆为自由许可。因为展览会的背后首脑,就是集体操控着全球军火交易的联合国五位常任理事国,那些常常自诩正义的国家,才是种族大屠杀和区域争端的幕后推手。

    而这些国际军火展就是军火商们梦寐以求的天堂和私人俱乐部,冷战尚未结束交易往往是政府之间的合作,所有军火销售代表主席们,那些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武器贩卖爪牙几乎都是终身制的主席地位。

    他们军火交易的时候往往只需要铭记一条铁律,那就是不要把武器卖给你所代表的国家的敌人。

    如果有人留意一下的话就会发现武器展览厅内有个头发乱糟糟的家伙,他既不像军火商人也不像采购代表,就仿佛是一个瞎逛的闲人,对这些杀人机器抱着浓厚的兴趣左顾右盼。

    当然知道他另外一重身份的人可能不会这么认为,维克多·布特。军火商世界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俄罗斯人突然变成了国际军火商,展现出强大的武器贩卖天赋,凭借苏联一家最新成立的武器外贸公司销售代表的身份,几乎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达成了一笔金额高达9.8亿美元的交易,创下了历史新高,而更可怕的是维克多·布特的生意对象几乎是来者不拒,只要对方出得起钱,哪怕是哥伦比亚的毒枭或者伊斯兰宗教极端势力,他依旧愿意跟对方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愉快的谈论生意,最终握手达成共识。

    维克多的信条是,只要对方不是苏维埃的敌人,谁在意他们的手染红了哪些人的鲜血?

    而这位气势咄咄逼人的“利益平衡搅局者”显得尤其低调,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谁,一些同行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死亡商人。

    维克多·布特此时出现在柏林军火展,并不是寻找捕猎的目标,而是跟随着苏联代表团前来开拓视野。这些光明磊落的军火交易亚纳耶夫根本不让维克多插手,都是由切梅佐夫亲自出马,与政府代表团之间斡旋。亚纳耶夫曾对维克多说过他的交易天赋应该用在黑色和灰色收入的地带,而不是浪费在这些早已知道结果,流于形式的虚假客套。

    突然有个把头梳的油光发亮的男人拦在维克多的面前,他举着手中宣传小册子,对维克多热情洋溢的介绍起他们公司产品。

    “先生,先生我是国际导弹防务公司的代表,有没有兴趣看看我们的萨姆7地对空导弹,中国仿制的过时型号,用在现代军事战斗机上或许已经不行了,但是对付商业客机还是戳戳有余的。”

    见维克多似乎对仿制的萨姆7导弹没什么兴趣,他又改口说道,“售价就只有850美元,没错,导弹只卖850美元,这已经等同于白送给你了。”

    维克多极力摆脱这家伙的纠缠,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不好意思,我没有兴趣购买过时产品,请让开一下。”然后他又将手指只向左侧不远处的印度代表团,说道,“或许你应该试试推荐给那些带着白色头套的印度代表团们,或许他们会乐意接受这种过时的武器。所以看在上帝的份上别在打扰我,我贩卖给印度陆军的可是sa19古斯通卡防空导弹,不是你这种落后了十几二十年的防空武器可以媲美的。”

    “这家伙简直是莫名其妙。”与维克多讲的快口干舌燥的销售代表白了维克多的背影一眼。不再理会那个神经兮兮的家伙。

    维克多仔细留意了一下,整个军火展的代表团分成了两个部分,一是以美国各公司的军火商们为主的圈子,二是以切梅佐夫为首的苏制武器代表团,就跟这次展览的主题一样,左边摆放着北约的战争机器,右边摆放着社会主义阵营的暴力产品。

    当然总会有一些摇摆不定的墙头草,而维克多所做的就是尽量争取这些墙头草,达成一笔生意。例如还在左顾右盼的莫桑比克共和国代表。维克多心里温习了一下葡萄牙语的发音,然后就迎了上去。

    “嘿,我的朋友,你好吗?”维克多热情洋溢的态度让对方有些莫名其妙,他伸出手和维克多礼貌性的握了握手,有些疑惑的问道,“请问我认识你吗?”

    “难道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盟友已经忘记了我们苏维埃大哥了吗?”维克多笑着说道,礼貌举止尺度把握的刚刚好,显得一点也不做作。

    “哦?你是苏联代表团的吗?”莫桑比克的代表有些受宠若惊,他没想到俄罗斯人居然会主动上前跟他打招呼。要知道美国那边可是一直嫌弃莫桑比克共和国的采购数额太少,并且所采购的武器利润太低而拒绝跟他做生意。

    “是的,我的朋友。我叫维克多,是苏联武器外贸公司的销售经理,这是我的名片。”维克多才不管亚纳耶夫的忠告,决定来一把口才的随性发挥。

    对方接下了维克多的名片,回复道,“我是莫桑比克代表团的纽西卡尔,是这样的,我们打算采购一批枪械和反坦克导弹,不过很多公司并不愿意接纳我的生意,因为我们的报价实在是太低了。”

    “卡拉什尼科夫步枪还是rpg火箭发射筒?”维克多问道,之前的非洲经历也让他明白那些国家枪械泛滥夸张程度是怎么回事,一只鸡可以换一把枪的国度,他们能出得起多少钱。

    “都需要。”纽西卡尔很爽快的说道,不过随即眼神黯淡了下去,“但我们付不起250美金一支的步枪价格,而你们又不愿意接受其他的物品交易。”

    说到这里维克多就恍然大悟,原来纽西卡尔代表团不是没有钱,而是因为其他的正规公司不愿意接受非洲的地下通用货币,“血钻”的交易。不过在维克多这边,一切手续都简单得多。哪怕哥伦比亚毒枭支付的是毒·品,他也能在美国市场上换成美元。当然上一个拿毒·品支付的家伙被保护维克多的退役信号旗成员直接剁成几块寄了回去。

    维克多的蛮不讲理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在苏联面前你只能按照我的规矩来办事。否则我们敢用温压弹将你的根据地变成废墟。

    “在他人那边,或许不是,但是在我这里,钻石一样是可以流通的货币。”维克多眨了眨眼睛,问道,“你需要多少支akm步枪,还有多少的rpg火箭发射筒?”

    见对方如此干脆利落,纽西卡尔也不再藏着掖着,“1500支akm步枪和300支rpg火箭发射器,子弹我们需要20万发,钻石交易,如何?”

    “当然没问题。”维克多爽快的答应了纽西卡尔的请求,不过最后他又加了一句,“自从你们总统萨莫拉·莫伊塞斯·马谢尔在1986年失事身亡之后,你们就有些驾驭不住莫桑比克共和阵线的压力了,不是么?哪怕外界给予再多的军事和经济援助,你们依旧和反对派形成拉锯战的局势。”

    “话是这么说,但维克多先生说的这些话,不觉得有些干涉我国的政体了吗?如果维克多先生不愿意跟我们做生意,大不了可以不搭理我,但没必要这样羞辱人。”纽西卡尔不满的皱了皱眉头,有些恼火维克多的羞辱。

    “不不不,你搞错了,纽西卡尔。”维克多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假如有一个专门负责介入区域争端,以收取利润报酬摆平客户制定目标的准军事行动组织公司,你愿不愿意尝试一下?当然,你要是觉得不愿意就当我这话没有说过,但你要是点头答应了,我可以牵线搭桥为你引荐一下负责人。”

    “居然有这样的公司?”纽西卡尔有些惊愕,他之前了解过南非的战略资源公司以他国能源为抵押,可以帮助客户摆平一切敌人,虽然有效果但却因为联合国的限制而成果有限。

    仿佛看穿了对方的心思一样,维克多靠近他,轻声说道,“至于联合国方面你完全不用在意,那个以战争为利润点的公司背后靠山,可是在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占据合法地位的最高领导人。”

    纽西卡尔咽了一口水,用难以置信的表情望着似笑非笑的维克多,深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你是说这是一场政治介入?”

    “政治介入?哦不,我的朋友,你想的太复杂了。”维克多的表情有些阴森,他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是一场生意,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