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今天杨轶还是跟以前一样,没让曦曦久等,早早地就来了!没一会儿,穆老师便带着他出现在了教室里面:“杨曦同学,你的爸爸来接你啦!”

    “曦曦再见!”

    曦曦人缘很好,她刚刚起来,教室里便此起彼伏地响起了跟她再见的叫声。当然,有不少小朋友的声音里充满了羡慕,他们也想自己的爸爸妈妈能早点来接他们。

    往日,曦曦都会热情地回应。

    但今天她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忘记了做回应,尤其是看到了爸爸关切的眼神,小姑娘背着小书包,慢慢走过来,小身子倚靠到了蹲下来的爸爸的怀里。

    杨轶感觉到女儿抱住了自己的脖子,小脑袋都垂靠了过来,跟她以前难过时候的表现很像……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跟老师和同学们说再见吧!”杨轶将曦曦抱起来,轻轻地拍了拍女儿那柔软的头发,柔声说道。

    曦曦还是很乖的,在爸爸提醒之后,她也跟平时一样,跟小伙伴们摆手,还说明天见。然而,杨轶还是能看得出她心情的闷闷不乐。

    ……

    从教室出来,走在楼梯里,杨轶才问道:“怎么了?为什么忽然难过了起来?”

    在爸爸温暖的怀抱里,曦曦终于啪嗒啪嗒地掉下了眼泪,似乎还怕别人发现,小姑娘低着头、靠在爸爸肩膀上,小声地啜泣。

    这其实才是杨轶预料到的情况,虽然他也不愿意看到曦曦哭……

    “不哭,不哭。”杨轶轻轻地拍了拍曦曦的后背,柔声安抚道,“是不是因为路薇莎的事情?”

    曦曦瘪着小嘴,一边掉着眼泪,一边点着头,顺势将脑袋缩到了爸爸宽阔的胸膛里。

    “你今天不是表现得很好吗?穆老师还说你帮她安慰了路薇莎,表现得很棒,妈妈听说了都为你感到骄傲!为什么现在又难过起来?”杨轶问道。

    曦曦啜泣了好一会儿,才委屈巴巴地说道:“可是,可是我也不想要路薇莎,路薇莎离开。”

    “路薇莎要回去她的家乡,因为她的爸爸妈妈都要回去了,不能留下她一个人在中华,对吧?”杨轶解释道。

    这话没有能起到什么效果,曦曦依旧很难过。

    杨轶抱着曦曦,出了幼儿园,回到车上,小姑娘在爸爸的怀里哭了一会儿,积压了一天的难过情绪发泄掉了许多,当然,想要做到释怀还是很难。

    “来,告诉爸爸,今天你帮老师怎么安慰的路薇莎?”杨轶想挑一些开心的事情说,“爸爸、妈妈都为你的懂事感到骄傲!”

    曦曦听到爸爸说这话,仿佛更委屈了,只见小姑娘一边坐在车上抓着自己的衣摆,一边瘪着小嘴泪汪汪地说道:“路薇莎先……先哭的,我,我想要她,不要哭,路薇莎很可怜的……”

    虽然不知道可怜从何而来,但杨轶还是感觉到了曦曦那颗纯真善良的心。

    “所以你是为了安慰路薇莎,才没有哭吗?”杨轶问道,他不急着启动车回家,而是先哄一哄女儿。

    “嗯……”小姑娘嘟着因为哭泣而红润起来的小嘴巴,认真地点了点头。

    或许她之前不觉得,现在跟爸爸说起来,曦曦好像自己承受了多少委屈一样。

    杨轶看着女儿懂事的模样,心都要化了,他心疼地抱过来曦曦,亲了亲她泪痕遍布、跟小花猫一样的小脸蛋,半响才说道:“没关系,你做得很好了,在爸爸这里,你心里有什么难过的,可以尽管发泄出来。”

    曦曦当然还有难过的心事呢!

    只见小姑娘吸了吸鼻子,抓着爸爸给她擦脸蛋的手,委屈巴巴地说道:“我,我还把我的小猪给……给琪琪,和给昭宇了,因为,因为馨儿说他们这样,也可以给,也可以去找路薇莎玩。”

    “什么?”杨轶听得一头雾水。

    小姑娘没有跟刚才那样哭得很厉害,只是还啜泣不止,所以抽抽噎噎地说了好一会儿,杨轶才听明白了大意。

    “你的意思是,陈诗云说,要用自己的零花钱去看望路薇莎。”杨轶被这些孩子的脑回路弄得哭笑不得,“然后馨儿提议,你就很大方地要将自己两个存钱罐分给琪琪和昭宇,对吧?”

    小姑娘满脸的不舍,小身子难过地在爸爸的怀里扭了扭,说道:“我,我不想给我的小猪,可是,可是琪琪和昭宇就不能去路薇莎的家玩了。”

    杨轶这回是真的被女儿感动到了,虽然这些小家伙们的逻辑很荒唐,可是,荒唐中却是折射出了他们纯真的一面。

    尤其是曦曦,她的存钱罐里的零花钱,或许还不够买一张机票——因为曦曦大额的零花钱都被墨菲骗走,帮她开个账户存了起来,存钱罐里都是散钱。

    但为了自己的好朋友,她居然舍得将这些自己辛辛苦苦存了一年多的存钱罐送出来……

    杨轶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

    小姑娘是傻乎乎的也罢,太过天真也好,杨轶宁愿她将这份真诚、善良、热心保持得更久!这是值得杨轶去守护的珍贵!

    “这说明,你很爱大家啊!”杨轶柔声说道,“因为你们感情很好,所以才愿意为彼此付出,你说是吧?”

    “可是,可是路薇莎要回家,粑粑,我以后是不是见不到路薇莎了?”小姑娘还是纠结这个问题,“我不喜欢这样……”

    “肯定不是见不到,只是以后可能就不能经常见面了。”杨轶指了指自己的心,轻声说道,“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你们还是好朋友,隔了很久,再次见面也会很开心啊!”

    “真的吗?”小姑娘其实心里已经做出了让步。

    “真的!这就好像你们暑假、寒假放了几个月的假,大家没有见面,但到开学之后,你们还是很开心。一样的道理,只不过可能要隔得更久,可能多几个月,才能再次见面,但没关系,你们除了见面,也可以给对方打电话,也可以通过网络视频聊天,跟路薇莎说你的近况。”杨轶笑道。

    “就跟我和外公一样?”曦曦领悟得很快。

    “对!”杨轶笑着,拍了拍曦曦的小脑袋。

    “可是,粑粑,你会带我去路薇莎的家玩吗?”小姑娘在爸爸哄了半天后,终于没有哭了,不过还是有些紧张地问道。

    这个问题,她还没有和爸爸说过呢!

    “当然会啊!”杨轶笑道,“爸爸跟你保证,明年夏天,等爸爸妈妈有空了,就带你去找路薇莎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