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时间眨眼而过,一下子到了周末,日期上也是跨入到了五月份。而这个周末,送别路薇莎的日子也终于到来,不过还是有一个好消息,就是曦曦寄的那封漂洋过海的信,经过了将近半个月漫长的旅程,终于赶在了最后时刻送到了路薇莎的手上!

    “至少我们没有错过曦曦的信!”杨轶一家赶到路薇莎的家,准备送他们去机场,大卫指着路薇莎捧着的信件,笑着跟杨轶讲了这一个很巧的事情。

    他们也是昨晚才收到的,路薇莎为此高兴了一晚上,也冲淡了许多离别前的愁绪。

    车上,杨轶和大卫坐在前排,墨菲抱着小曈曈坐在中间一排,而曦曦和路薇莎两个小姑娘坐在最后一排,她们叽叽喳喳地说着曦曦的这封信。

    照片什么的都是浮云,路薇莎最感兴趣的还是曦曦写的亲笔信。

    好像猜谜游戏一样,路薇莎用瑞典语一句一句地翻译着上面的图案,然后曦曦来告诉她对不对。

    只见路薇莎眉开眼笑地说道:“这个,这个是我和爸爸爬山。”

    “嗯嗯!是的,动物园要爬山,很累的!我和爸爸去羊城看动物园不用爬山。”曦曦也是乐淘淘地回应。

    “这个是袋鼠吗?我不知道什么意思。我爸爸说,这个是你爸爸和袋鼠打架。”路薇莎指着一个人性图案,还有一个叉号,跟一个歪歪扭扭的动物图案,问道。

    “是不给打架。”大卫笑着,在前排转过头,说道。

    “嘻嘻,不是啦!”曦曦摆了摆手,跟路薇莎笑道,“这是……这是……”

    曦曦发现自己不知道长颈鹿的瑞典语怎么说,便转过头问爸爸,好一会儿,她才费劲地解释清楚自己要买长颈鹿毛绒公仔,但自己爸爸不给的意思。

    “它的脖子很长,很长的!”曦曦还比划着介绍。

    瞧两个小姑娘在车后面聊得热火朝天,墨菲有些惋惜地跟大卫用英语说道:“和路薇莎交朋友的这一年,曦曦都学会了说瑞典语,她们的感情也很深刻,只是可惜,你要回去瑞典工作,这两个孩子以后就很难能够这么快乐地坐在一起说话了。”

    “我觉得也应该感谢曦曦,不只是曦曦学会了说瑞典语,路薇莎也学会了说中文,这是很惊人的进步,中文可是最难学的!”大卫笑道,“路薇莎能在中华玩得这么开心,交到这么多好朋友,很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曦曦。”

    “保持联系吧!能有一个好朋友不容易。”杨轶笑着,也用英语说道,这样墨菲也能听得懂,不至于将她孤立起来,“现在互联网通讯很方便,有空了,也可以让她们通过网络视频相见,顺便,也锻炼一下她们学会的外语。”

    “这个确实需要!”大卫点了点头。

    ……

    到了江城机场,这里,大卫他们要坐飞机到京城去转国际航班,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杨轶一家也就送他们到这里。

    在候机室,曦曦拉了拉爸爸的手,等爸爸蹲下来,她在爸爸的耳边,跟他小声嘀咕一下。

    “怎么?你要现在就送?”杨轶笑着问道。

    曦曦点了点头。

    那行,杨轶将背着的背包脱下来,放在椅子上,里面主要是装小曈曈的一些备用物品,像干净的纸尿裤、奶嘴、小被子、婴儿背带等等。

    不过,今天背包的隔层,还放了一个礼物盒,杨轶一边拿出来,一边转头跟大卫笑着解释:“知道你们要回去瑞典的消息,我就跟曦曦开始给你们准备一个送别的礼物,手工艺品,都是自己做的,不过曦曦也有帮忙,而且花了很多的心思。”

    本来是想路薇莎上飞机之前,再给曦曦送给路薇莎的,但没想到,曦曦有些等不及了,刚到机场,就想迫不及待地拿出来给小伙伴。

    不过,有独无偶!

    大卫惊讶地看着杨轶掏出那个礼物盒递给曦曦,他抬起头,忍不住哈哈一笑,说道:“你怎么跟我想到了一块?”

    只见大卫也从随身的行李袋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路薇莎,笑道:“路薇莎昨晚也是说,要将这个送给曦曦,我们还藏着,准备留到分别的时候,才拿出来,让曦曦开心一下,没想到你们也准备了礼物。”

    “不过我得说,路薇莎这个礼物不是我们做的,杨,你的手工制作能力我可比不了。”大卫笑道。

    “我们中国都说,礼轻情意重。不管是怎么样的礼物,这对于她们彼此来说都是很珍贵的纪念品!”墨菲在一边说道。

    且不管大人,曦曦抱着爸爸递给自己的礼物,跟路薇莎又凑到了一块,两个小姑娘虽然还看着对方咯咯地笑着,但似乎已经感觉到了分离在即,两人挤在一个椅子上,贴得紧紧地,倒也是有一些乐趣。

    “路薇莎,我和粑粑为你做了这个,里面是一个木头做的熊猫,你会永远记得我的,对吗?”曦曦不小心剧透了礼物,但小姑娘顾不上别的,眼巴巴地看着小伙伴,希望能得到她的亲口应承。

    “是的!我们永远会是好朋友!”路薇莎用力地点着头,她将礼物递过去跟曦曦叫唤,“这个也是我送给你的,很漂亮,我很喜欢,你也一定会喜欢的。”

    曦曦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看到了里面一只色彩鲜艳的小木马,这匹马通体红色,只有马鞍由白色、绿色、黄色、蓝色构成。也正是马鞍如同流云一般晕染开来的色彩,让这匹小红马有了特别的神韵!

    “这是我们国家最有名的达拉木马,送给小孩最好的礼物。这匹小马是我离开瑞典时候,送给路薇莎的,她很喜欢,现在她就是要将她最喜欢的玩具,送给了曦曦。”大卫在旁边跟杨轶和墨菲解释着。

    原来这个巴掌大小的小木马,是路薇莎最喜欢的玩具!而现在她将它送给了曦曦,这流露出来的孩子们最纯真情感,让墨菲都忍不住为之感动,眼眶红了起来。

    曦曦她们倒没有大人这么感动,不过,曦曦第一眼也喜欢上了这个达拉木马,她欣喜地捧在怀里,跟路薇莎激动地叫道:“哇!好漂亮!”

    “你要保护好它哦,我把它送给了你!”路薇莎其实还是有些不舍,但看到曦曦那个喜欢的模样,她也欣慰地说道。

    “嗯嗯!”曦曦用力地点头,也不知道她有没有体会到这种珍贵。

    接着,路薇莎也看到了曦曦送给她的木头熊猫,虽然没有鲜艳的色彩,但路薇莎还是喜欢上了这头憨厚可爱的熊猫。

    “它很可爱,就好像一个猫咪一样。”路薇莎也是捧着,爱不释手。

    “我粑粑刻好了木头,然后我涂的颜色,你看,它的眼睛是黑色的,大大的。咯咯……”曦曦跟邀功一样,给路薇莎介绍。

    虽然她讲错了,熊猫的眼睛一点也不大,但路薇莎还是听得津津有味。

    欢乐的时间很短暂,终究还是要分别,登机的时间到了,两个小姑娘拥抱之后,大卫拉着路薇莎,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而曦曦也是轻轻地摇着手,跟路薇莎告别。当然,小家伙已经啪嗒啪嗒地掉起了眼泪。

    只是没有那么激烈,或许是因为刚才的欢乐冲淡了此刻的难过。她只是拉着爸爸的手,紧紧地贴着爸爸的腿,没有哭得稀里哗啦。

    “你还好吗?”杨轶看到路薇莎消失在视野里,才蹲下来,在女儿身边,心疼地擦了擦小姑娘脸上的泪痕,“要不要爸爸抱抱?”

    曦曦现在不是三岁多的那个时候的样子,走路都不愿意走,要爸爸抱抱。现在小姑娘长大了,喜欢自己走路,爸爸的抱抱倒是变得少很多,除非她走得累了,不然,在地上自由自在地跑来跑去,都比被爸爸抱着有意思啊!

    但现在,小姑娘不吭声,抿着小嘴,就挤进了爸爸的怀抱,脑袋搁在了爸爸的肩膀上,表现出了强烈的依赖感。

    “现在是不是觉得很难受?”杨轶眼神跟墨菲示意一下,抱着小姑娘,慢慢悠悠地往机场外面走去。

    让杨轶感到有些意外的,是小姑娘泪水渐渐停了下来,她抹了抹眼泪,只是在爸爸身边小声地嘟囔:“粑粑,我和路薇莎会永远是好朋友。”

    “对啊!你们俩承诺过很多次,爸爸在旁边听着呢!”杨轶笑道。

    “粑粑……”过了好一会儿,快到车边的时候,曦曦又开了口。

    “嗯?”

    “我很喜欢路薇莎给我的小马!”小姑娘呢喃道。

    “路薇莎也很喜欢你给她的熊猫,你们都有了对方很珍贵的礼物。”杨轶说道。

    “嗯嗯!”虽然这些对话,有些没头没尾,但小姑娘似乎找回到了一些精神。

    那些伤心,总会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