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张世礼是新娱早报的记者,没错,他是一个正经的娱乐记者,平时出席一些明星、经纪公司的新闻发布会,不用再跟他刚出道时候那样,干狗仔那种需要蹲守的辛苦活计!

    今天张世礼从粤省飞来江城,也是为了参加下午某家经纪公司的新闻发布会!

    不过,在机场,他意外看到了一个低调的身影。

    确实很低调,那人没有大风衣,也没有鸭舌帽、口罩的掩饰,一般不会吸引记者们的注意。而且他那平凡的面孔,老式的大框眼镜,往人群里一钻,就好像是一个出差归来的中年商务人士!

    哪个记者会在机场过多地关注商务人士呢?

    如果不是张世礼在粤省候机的时候,刚好在报纸上看了一下法兰西电影节的新闻,他估计也跟其他记者一眼,错过了大鱼!

    “这不是吴逸安大导演吗?”张世礼眼睛一亮,他还怕自己认错,偷偷快步绕到前面,假装和对方擦肩走过。

    这次对了正脸,张世礼基本上能确认这个人就是吴逸安大导演!

    除非这世界上还有第二个这样的面孔,否则张世礼这样的老记者不可能认错人!

    吴逸安这个国际大导演,不是还在法兰西当他的评委吗?为什么忽然跑到了江城?张世礼迅速用手机查了一下,确认吴逸安不是江城人,也跟江城没有什么瓜葛,他就猜到这大概会是一件大新闻!

    张世礼心中狂喜,也顾不上先去酒店住下,而是悄悄地跟在了吴逸安的身后。

    有点麻烦的是,相机还在行李箱里,现在顾不上拿出来,他只能偷偷拿出手机,对着吴逸安的背影拍了两张,成像质量不是很好,那也没有办法。

    一会儿,张世礼看到两个来接机的人,一男一女,没有熟悉的面孔,男的像是打杂的,一开始拿着一个写着“吴先生”的牌子,后来又帮忙拖行李,女的反而比较像主事的,她和吴逸安攀谈起来。

    张世礼只顾得上拍一张照片,对方又开始走动起来。

    出了机场,在外面车来车往的马路边,吴逸安坐上了一辆保姆车。张世礼都顾不上拍照,他急忙招手,拦下一辆空出租车。

    “跟上那辆车,车牌号是……”张世礼焦急地从车窗那眺望着逐渐远去的保姆车的车屁股说道。

    “好嘞!”出租车的司机麻利地启动,跟了上去。

    张世礼终于有空从行李箱里拿出单反,对着保姆车一阵狂拍。

    “你是记者吧?”司机在车内后视镜中瞥了一眼,说道。

    张世礼随口回应:“哦,对,师傅,您可真的是火眼金睛。”

    其实他也就礼貌地这么一说,但司机的话匣子便被打了开来,司机还有些得意地说道:“嘿嘿,一般上了车要跟踪别人的,就三种情况,警察,狗仔,不过一般都叫自己记者……从你拿出的相机来看,你是第二种。”

    “第三种是什么情况?”张世礼好奇地问道。

    “抓奸呗!但一般抓奸也不用坐飞机过来,而且,也没见你气急败坏啊!”司机暧昧地笑着。

    张世礼尴尬但又不失礼貌地呵呵一笑。

    “其实我不是狗仔,我是正经的记者,只是这次情况特殊。”张世礼试图辩解一下。

    “没事,你们记者我拉得多了,反正你们给钱也爽快,我们合作愉快!对不?要不今天我这车,就包给你一天?”司机不露痕迹地拍了拍张世礼的马屁。

    “好说,好说,待会看看情况,说不定还得坐你的车。”张世礼没把话说死。

    他没想到,这次跟踪走得有点久,从滨海区到亭山区,对面保姆车开了一个多小时,他也跟了一个多小时。

    路上,他还有空打电话回去给报社的主编汇报一下,主编听说有吴逸安的新闻,也果断地让他翘了原定的某经纪公司的新闻发布会,追踪国际大导演更重要!

    ……

    终于,到了目的地,车在一栋楼前停了下来,张世礼的出租车也停在了后面的马路对面,张世礼没有下车,而是掏出相机狂拍。

    “这个是杨轶?”张世礼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但有些不确定地嘀咕一声。

    “对,是杨轶。”出租车司机也好奇地凑在车窗边望着,看到杨轶的模样,他嘿嘿一笑,“我想起来了,亭山区就一个搞娱乐的大公司,之前新闻报道过,那谁,单洪奎、解雨臣、袁岩那些大明星都来过!这是杨轶自己开的公司!”

    张世礼顾不上理会司机,他一个劲儿地狂摁快门。

    直到杨轶和吴逸安上楼,他才回过了神,因为要盯梢,他还真地包了这个出租车一天时间。反正也闲着没事,他和司机聊了起来。

    “为什么你说整个区就一个搞娱乐的大公司?”张世礼疑惑地问道。

    “因为滨海区的娱乐公司才多啊!亭山区大多数是荒山野岭,哦,还有一个大学城,交通也没有滨海区方便,鬼才来这种地方开娱乐公司。”司机笑道,“不过杨轶是个特例,新闻里都说了,他不在乎名利,人家就喜欢低调,所以开在这里也有情可原。”

    “不过我蛮喜欢杨轶的,他的歌好听,然后他那个《士兵突击》和《极限挑战》也很好看!”司机有些自豪地说道,“江城风清水秀的,出人才呐!”

    然而,杨轶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江城人……

    为了今天友好的盯梢之旅,张世礼没有揭穿。

    就在他和司机扯东扯西的时候,又开来了一辆车,一直警醒地望着外面的张世礼看到杨轶从楼上下来接人。

    车上下来的……

    咦!

    这不是陈风尘吗?

    张世礼一边按着快门,一边一头雾水地想着:“什么情况?吴逸安和陈风尘两个大导演同时出现在杨轶的公司?”

    大新闻没跑了!

    只是,这究竟是什么大新闻?

    张世礼觉得自己有点头疼了,如果只是吴逸安和杨轶,他可以编出大新闻来,比如吴逸安和杨轶合作准备拍大电影。

    但陈风尘也来了,两个导演,一个拍电影的,一个拍电视剧的,两个人凑一块搞什么?

    这新闻,编出来观众也不信啊!

    当然,这个疑问,张世礼还是揣在了自己的脑袋里,他没有跟司机说,而是继续跟对方闲聊。

    聊着聊着,又聊回到狗仔和记者的区别上。

    张世礼还是努力地解释自己是记者,正常的记者。

    “拉倒吧!你要是正常的记者,干嘛非得跟狗仔一样偷拍?而且那都是大男人,能搞出什么绯闻?你大大方方地过去采访不就得了?”司机吐槽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

    张世礼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对啊!等他们出来,直接过去采访他们不就得了?干嘛要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