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丁湘对郭子意什么态度?这是杨欢自己也捉摸不透的。

    “我觉得丁湘姐还是挺喜欢小郭的,她那么认真地帮小郭减肥,在魔都的时候,还很细心地照顾小郭的饮食。”杨欢先是这样说着,但随即又挠了挠头,说道,“但我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况,对彼此的好感都有,但好像就差了那么一点,怎么说呢?热情吧……”

    杨欢也不知道自己这个词用得对不对,她觉得很奇怪,明明郭子意挺喜欢丁湘的,但他们在魔都时间也不短了,关系却没有一点进展,丁湘这边的情况更是让人觉得一头雾水。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杨轶想起了前世比较流行的一句话。

    “对!”杨欢欣喜地点了点头,“恋人未满。”

    女生毕竟是感性的动物,像杨欢这样大大咧咧的女生也不能免俗,她听到这个词,都觉得意境很美妙。

    然而,这种“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其实是很扯淡的,美好的背后,更多的是相互耽误、相互伤害。

    杨轶和杨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直到杨欢终于憋不住,问道:“大哥,你怎么不说一句话啊?小郭和丁湘姐现在这样,我们该怎么样帮他们?”

    “帮他们?你啥都别管,你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清楚,还管别人。”杨轶摆了摆手,一言不合又板起了脸。

    “……”

    ……

    一会儿,下了课的郭子意来了,杨轶跟他聊起了汇嘉小学的事情。

    “它的那个考试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对家长来说,就是一个性格测评,题是从他们的题库里随机抽的,选项没有对错之分,因为题量大、时间少,家长们做的时候,只能考虑自己一般是什么做的,来不及去想那种做法更好!”郭子意说道。

    “举个例子给我看看。”杨轶饶有兴趣地说道,他还真没做过这样的测试。

    “比如说,有一道题是这样:你乐于拥有广泛的人际圈吗?A,是的;B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更愿意一个人静静呆着。”郭子意信手拈来,记忆力好的人就是不一样。

    “我选B。”杨轶说道。

    不过,刚刚说完,杨轶就有些后悔了,他问道:“这种情况,我是不是应该选A?因为汇嘉小学可能更加希望孩子的家长是擅长社交,外向开朗的。”

    郭子意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两种选项你都可以选,因为据我观察,汇嘉小学对家长的测试中,他们不会在意家长自己本身性格的内向、外向,而是更注重家长性格中,可能会对孩子造成影响的部分,比如诚信、热诚、积极等等。”

    “举个例子,假如他们发现,家长在测试中,多次违背自己主观意愿选择选项,试图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完美型的人格,他们会在这上面扣很多的分,因为他们觉得,如果你习惯于欺骗,那么孩子的性格或许也会受到影响,在筛选的时候会额外谨慎。”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因素。在性格测试中,如果测出家长对孩子的教育不够热情,对孩子爱管不管,那么他们也会认为在未来的六年里,学校的教育有可能得不到家长的配合,是一个存在的隐患。”

    “还有家长的性格过分偏激也不可以,假如有老师指出孩子的一些问题,家长不是耐心教导,而是用打骂来激起孩子的逆反心理,或者偏执地将错误归结到学校的身上,对学校的教学秩序造成影响。”

    杨轶一边听着,一边感慨这个世界的神奇,不过是性格测试而已,居然还有这么多弯弯道道。

    “那我们怎么样才能通过这个测试?”杨轶等郭子意说完,便皱着眉头问道,“我们有五个孩子,五对家长,最好是能够全部通过。可别到时候谁忽然被刷下来,像你兰大哥,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可丢不起这个人。”

    杨轶自己也有些忐忑不安,虽然拿兰州凯来举例子,可是自己何尝不是丢不起这个人?

    “想要万无一失,首先你们得自己审视一下,自己身上有没有偏执、偏激的一面。”郭子意一本正经地说道。

    “没有,几个家长的人品都还挺好的。”杨轶说道,他担心的是自己……

    “那就问题不大,按照自己的情况去答题,不要弄虚作假就行。”郭子意说道,“这些题题量很多,而且随机分布,有可能存在重复的部分,如果试图违心选一个你认为好的选项,有可能在后面某一部分你会露出马脚。反正你们遵循自己的内心去答题就好!”

    “只是这样就行了?”杨轶有些惊讶地问道,他认真地记着,准备回去跟兰州凯他们说。

    “我还没说完。”郭子意忽然狡黠地一笑,说道,“你们反正放心去考试,剩下的交给我小姨,我把你们五个家庭的名单告诉我小姨,我小姨是汇嘉小学的校董,如果全都通过,那也省事,要是万一真的出现无法通过的,我小姨会帮忙处理好,让你们通过。”

    “……”杨轶一阵无语。

    杨轶看着郭子意一会儿,才用手指头点了点这个家伙,吐槽道:“这不还是走后门吗?你绕了半天,说这个性格测试的东西干什么?”

    “嘿嘿!”郭子意贱兮兮地笑了起来,看来他也是跟着那群老狐狸学坏了。

    有捷径不走,杨轶倒没有那么迂腐,他只是皱着眉头,问道:“有这个关系,上次你怎么不说?”

    “你也没问啊!我还以为你们不会去汇嘉小学,要去别的贵族学校呢!”郭子意耸了耸肩,说道,“兰大哥那么有钱的人,不像是舍得把自己孩子安排到汇嘉小学的。”

    郭子意不喜欢将自己的家世摆在嘴边。

    “他改主意了。”杨轶摇了摇头,“话说回来,你怎么这么懂这些测试?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岁数应该还很小吧?难道你那时候就研究过?”

    郭子意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其实也是听来的,前年吧,有个亲戚的孩子也是要考汇嘉小学,我小姨跟他们讲了很多,当时家里过年在一起吃饭,我在一边坐着呢!”

    “为什么你的小姨已经是校董了,不能直接安排进去,而是还是要考试?”杨轶不解地问道。

    “我爸说的,不要给孩子树立一个坏榜样,尽量要走程序,跟其他小朋友一样,正常地去参加考试。如果能考过最好,考不过再私底下想办法,不能让他们从小就把走后门当成理所应当的事情。”郭子意说道。

    难怪郭子意性格没有其他官二代那样嚣张跋扈!家庭的熏陶很重要!他父亲郭正岩,现在是江城的常务副市长,但以前主持过纪检工作,果然还是一身正气啊!

    “你说的有道理!”杨轶仔细琢磨了一番,“我们也一样,应该让孩子们也全力以赴地去准备考试,尽量不走后门,自己考进去。你现在跟我说说,孩子们的考试是怎么样……”

    两人聊了很久,一直聊到中午,这个话题才结束。

    中午杨轶找个饭店,请郭子意吃饭,他还要跟郭子意谈一谈丁湘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