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闻学峰说的不完全准确,杨轶去一趟出版社,不仅是要跟唐奈见一面,更是要来取一本样书,拿回去跟曦曦一起看。

    不得不说,唐奈的故事虽然很简单,可是他画的画很有意思,整本书用了两种绘画风格。

    一种是水彩画,而且是模仿孩子画画的风格的水彩画,线条轻巧、柔美,色彩也是极其丰富,而且偏向暖色调!

    而另一种是版画,像是两百年前的版画风格,色调单一,可是线条凝练、精致,绘制的物体也是极其写实。

    按照唐奈来说,他用水彩画来绘制故事里主人公的童年生活,而用版画的风格,来绘制大自然的动物、植物,甚至一些主人公的幻想,两个画当然是分开的,后者更是作为文字的背景存在。

    不愧是美术专业的学生,能够想到用两种风格的画来表现主人公的两种不同的精神世界,也确实是有他的独到之处!

    当然,最主要是画得好看。杨轶回家后,将书递给曦曦,小姑娘看着上面的图案,便爱不释手,一晚上都在盼着早点能够跟着爸爸一起阅读这个绘本。

    晚上八点半,杨轶到隔壁的房间逗了一会儿小曈曈才过来,洗完澡的曦曦已经迫不及待地爬到了床上。

    “粑粑,你快来,你坐这里。”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小姑娘跪爬在被子上,一摇一摆地扭着身子,眉欢眼笑地说道。

    披头散发当然是因为要解开发绳洗头,后来墨菲帮曦曦吹干了头发,而曦曦自己又忘记带上发箍,所以长发蓬蓬散散的,跟小乞丐一样,倒也是有趣。

    现在曦曦跪在被子上玩,身子却是直着的,粉红色的睡衣上面那一双水汪汪的猫眼睛很是抢镜。

    但这都没有曦曦可爱!

    杨轶坐到床边,将书拿过来放在腿上,接着掀开被子,曦曦便跟小田鼠一样钻了进去。

    “粑粑,今天我要看很多很多页!”曦曦从被子里钻出来,坐好后,还意犹未尽地咯咯笑着,跟爸爸说道。

    杨轶笑了笑,在曦曦和自己的身前,将书翻了开来。

    看到第一页,曦曦指着那个小女孩面前的动物,好奇地问道:“粑粑,这个是猴子吗?”

    “这个是黑猩猩。正确说是黑猩猩的毛绒公仔,跟我们之前在澳洲那个动物园里买得差不多。”杨轶解释道。

    “可是,它跟猴子一样。”曦曦觉得有些疑惑。

    “那是因为这里色调上偏暖,所以原本这是黑色的毛发,但现在看起来有点褐色。”

    陪曦曦看书,当然不只是看图案。杨轶还要带着曦曦一起念上面的文字。

    “爸爸送给小珍一个黑猩猩公仔,小珍叫它皮皮。”杨轶手指轻轻地划过,一个字一个字指着跟曦曦一起念。

    “爸爸送……”在念书的时候,曦曦倒是字正腔圆地发对了爸爸的音。

    念完之后,她又迫不及待地转过身,拉着爸爸的衣服说道:“嘻嘻,粑粑,我也喜欢这个名字,皮皮!”

    这个绘本做得还是不错的,文字简练,一页就一句话。

    当然,有趣的还是上面的图画。

    一会儿,曦曦看到了版画风格的松鼠,一下子便认了出来,她高兴地叫道:“松鼠,粑粑,这个是小松鼠!”

    “这个呢?”杨轶指着同一页里,另一个版画问道。

    “这个是小鸟,但我不知道是什么鸟!”曦曦有些为难地说道。

    “叫它小鸟就行了,你看,这个应该是鸟妈妈,它在给鸟宝宝喂食。”杨轶指着画里面的一些细节给曦曦看。

    “真的耶!”曦曦惊喜地说道,“有鸟宝宝,这里有一个,两个小鸟的宝宝,粑粑,你看是不是两个?”

    “应该是三个,这里还有一个,没有张开嘴的。”杨轶笑道。

    不过,版画风格的松鼠好认,旁边一页那几个水彩画风格的松鼠就长得有点奇怪,曦曦看了一会儿,愣是没有认出来。

    “它们也是松鼠啊!”杨轶笑道,“你可以从它的形象特征来辨认。松鼠有什么?”

    “很大的尾巴!”曦曦看了看左手边,然后抬起头看向爸爸。

    “不仅是很大,而且是弯曲的,你看树上这几只,是不是也是卷的?”杨轶手指在旁边画着圈,笑道,“还有它的耳朵,小小的,竖起来……”

    “我知道了,它们都是小松鼠!”曦曦抓住爸爸的手,不要爸爸再提示了,她跟抢答一样,咯咯地笑道。

    虽然没有什么笑点,可是曦曦却看得很开心,小姑娘眼睛炯炯有神的,一点都没有困倦的意思。

    “那这些小松鼠在做什么呀?”杨轶继续引导着问道。

    “它们,它们在爬树。”曦曦琢磨了好一会儿,给出了一个答案。

    “爬树也不错,不过这么多小松鼠,都在爬树,像不像你和陈诗云她们追来追去的玩耍?”杨轶问道。

    曦曦小嘴巴微微张开,懵懵地点了点小脑袋。

    “来,我们一起念:小珍看着小鸟筑巢,小松鼠在树上追来追去。”

    曦曦眼睛盯着爸爸手指头指着的字,一字一句地跟着念,声音有点模糊。

    “筑巢。知雾筑,吃嗷巢……筑巢。”杨轶耐心地纠正着曦曦的读音。

    “筑巢……”曦曦这回倒是念对了。

    “知道筑巢啥意思吗?”杨轶笑着问道。

    小姑娘乖乖地摇了摇头,没有不懂装懂。

    “筑巢就是小鸟给它和它的宝宝搭窝、建房子,这个鸟巢就是它们的房子。”杨轶讲解道。

    接着,杨轶抛出一个绘本以外的问题:“你知道小鸟是怎么样筑巢的吗?”

    曦曦又摇了摇头,不过,这回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流露着渴望知识的神采。

    杨轶拿来平时都放在床头的素描纸,拿着铅笔,给曦曦画了起来。平时也是这样,他陪曦曦阅读,每次都会向外延伸,讲述一些常识或者科学知识,而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他随手的绘画更加生动有趣!

    一边画,一边讲解,简单明了,曦曦也更容易理解。

    “粑粑,为什么小鸟它们不住大房子啊?为什么要用草和树枝筑巢?”曦曦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就这样,一来一去,丰富的互动,曦曦在爸爸的陪伴下,又一次度过了一个趣味横生的睡前阅读。

    ……

    等曦曦睡下,杨轶给小姑娘盖好被子,才到隔壁去。

    他和墨菲还没有这么早睡,一般杨轶都会陪墨菲煲一会儿电视剧。

    “我发现,你今天去出版社,拿了别人的书回来,但表现得比自己出书还高兴。”墨菲笑着说道。

    “那是因为自己出书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没有多少新鲜度。”杨轶耸了耸肩,笑道,“反而,这次我算是帮助到一个人出书,让他能够改变自己的人生,改变他和他孩子的生活,这种成就感还是蛮不错的!”

    其实还有一点杨轶没说。他觉得有成就感的,除了成功地帮助了别人之外,还有成功地改变了这个世界。

    他成立的这个基金,虽然现在还没有形成规模,却是实实在在地给这个世界的儿童文学带来了变革!除了唐奈以外,还有成千上百的新人作者,正在参与到这个变革中来!

    相信以后,他能陪曦曦一起看的,还有更多更精彩的儿童文学作品!

    之前,单纯靠他一个人,不停地搬运前世的童话经典,能造成的影响毕竟有限。现在,杨轶也算是在这个世界里,实实在在地做出了一些属于自己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