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包子趴在郁郁青青的草地上,啃着两块还带着肉的鸡腿骨。不过,优秀的中华田园犬血脉让它永远都不会放下警惕,虽然它脑袋埋在双腿间,嘴巴一抖一抖地啃着骨头,但耳朵还是警醒地支棱着,也不知道是在听屋里屋外的动静,还是在听大主人他们的聊天。

    “兰老板,前几天,我听拳击馆一个客户说,江城这边,准备在老城区那一块做大动作,说有钱的话,趁早在邬湖那边买房子,升值比较快。你是做房地产生意的,不知道有没有听说过这回事。”陈国强笑着问道,“这不是孩子们要去邬湖那边的汇嘉小学读书吗?我想着,如果真有这么一回事,我们也打算在那边买一套房子,不管投资还是住,都比较方便。”

    杨轶和兰州凯两家富得流油,不需要为一些蝇头小利顾虑太多,但另外三家不一样,他们家里或许有百来万的存款,两个人收入加起来也相对普通人家来说稍显富裕,但那也只是中层阶级。

    所以,陈国强提及这事,杨果和南易云都难以免俗地看了过来。

    尤其是南易云,他以前还比较清高,有文人墨客的高傲,视金钱如草芥,但自从那次中风之后,南易云才意识到钱的重要——没有钱,他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妻子和儿子怎么办?

    “我觉得江城要开发邬湖区的可能性很大,你们想,现在滨海区的潜力已经差不多被开发出来,亭山区和东城区因为亭山山脉的缘故,没有多少地皮可以利用,倒是老城区发展潜力大,原本的框架在,那些老房子一拆,路一修,就焕然一新。如果我是市长,我也想往这里想主意。”南易云侃侃而谈。

    当然,他们还是想听听兰州凯的意见。

    “政府的事情,没公布出来之前,谁也说不清楚。”兰州凯笑眯眯地说道,他在评论政府政策走向上还是比较谨慎,没有把话给说透了。

    不过,兰州凯也没让几个交好的爸爸们失望,只见他意味深长地说道:“但有闲钱的话,在邬湖东边,靠近亭山区那一块买房,比你把钱放在银行里吃利息,当然是更划算!当然,这也是长线投资,谁知道那边什么时候开始发展,什么时候才发展起来?”

    兰州凯不会明白得告诉他们,江城除了打算在邬湖区做旧房改造,还有拓建地铁线路的计划。

    不过,兰州凯的言外之意也已经被陈国强他们领会了,他们连忙点头,在心里记了下来。

    无论在那个世界,在普罗大众的眼里,投资房产还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聊完这些,他们又将话题引回到了杨轶这个主人身上。

    “前几天,杨轶你不是跟墨菲发了新歌吗?英语歌,我在课堂上还推荐学生去听。”杨果这个英语专业的副教授笑道,“不过说实在的,你这两首歌写得是真的好,我说的是歌词啊!我觉得都快赶得上别人母语使用者的创作水准了!”

    “是那个Let_ it_ go吗?我听同事说,二楼健身房,有很多女顾客,就听你的这首歌跑步,单曲循环。”陈国强说道。

    “这首歌是墨菲唱的。”杨轶云淡风轻地笑了笑。

    “他们两口子英语都很好。”兰州凯啃着一个烤好的鸡翅,随意地说道,“所以曦曦的英语也很好,对了,杨果,你是英语老师,你说我们家馨儿英语有点差,要不要假期让她去上一下培训班?”

    先前的讨论中,他们还聊了暑假的安排,杨珞琪很可怜地被爸爸妈妈排了不少兴趣班的课,什么舞蹈、钢琴,甚至还有数学的培训班。

    每个家庭对孩子的教育理念不一样,杨轶管好自己女儿就行了,不想过多地干涉其他家长的选择。

    但兰州凯这边他得劝一下,他可不想兰馨小小年纪,就要为培训班消得人憔悴,虽然憔悴有一定的减肥效果。

    “兰老哥,你要想要馨儿的英语学得好,这个暑假有时间你就带她去国外玩,像我和墨菲准备带曦曦去米国她外公家玩上一两个月,回来肯定口语说得很溜!你让她在玩中学习,还可以多陪陪孩子,这一举两得,不是比培训班还要好吗?”杨轶笑道。

    “杨轶说得没错,这个英语学习,多听多练学得快。”杨果倒是给予了支持。

    这时候,别墅里的捉迷藏游戏又展开了新的一轮,这回是陈诗云找人,不过,在陈诗云数数字的时候,兰馨悄悄地从门口钻了出来,屁颠屁颠地跑到爸爸团这边。

    “馨儿,你怎么出来了?你们不玩了吗?”杨轶比兰州凯这个亲爹还要早发现凑过来的兰馨,笑着问道。

    “我饿了!”兰馨眼巴巴地看着杨轶手里一串烤丸子,咽着口水说道。似乎杨轶的问题就跟一阵风儿在她的脑袋里穿过,根本留不下任何印象。

    “来,这里有烤好的,想吃什么自己拿。”杨轶端过来一大盘做好的烧烤,笑着给兰馨自己挑。

    看着满满一盘烧烤,兰馨的口水哗哗直流。

    她好不容易将视线从上面挪了开来,渴望地望着杨轶,说道:“杨叔叔,我可以拿两个吗?”

    还有点小贪心!

    杨轶笑道:“当然,你要是能吃完,这里都是你的!”

    “嘻嘻!”兰馨欢喜得都忘记了说谢谢,她左手拿了一串烤羊肉,右手拿了一串长长的烤鸡翅,站在原地,就迫不及待地啃了起来。

    小吃货一边吃着,一边还眼巴巴地望着盘子里的。

    “来,坐下来吃!”兰州凯终于过来服务这个小祖宗了,他给兰馨搬了一张小凳子坐。

    兰州凯看女儿吃得香,他也去拿了一串杨轶刚刚烤好的肉丸吃,结果,转身却看到女儿直勾勾地看着他,他忍不住笑了:“喂,你爹吃一串不行啊?”

    别墅里的捉迷藏活动还在进行着,但陈诗云把其他小伙伴找了出来,却怎么也找不到兰馨!

    “馨儿呢?”曦曦她们等了好一会儿,忍不住也帮忙找,但四个小家伙将别墅翻了个遍,也没找着人。

    曦曦走到二楼的大阳台,她从栏杆那儿,踮着脚,探出了半只小脑袋,声音脆脆地叫道:“粑粑,你有看到馨儿吗?”

    杨轶刚想回答。

    但曦曦已经透过玻璃,瞅见了在大人中间吃吃喝喝的兰馨,小姑娘有些激动地扭头,往屋里喊了起来:“我看到了!馨儿在楼下!她在她粑粑那里,我找到她了!”

    “怎么可以藏到外面!”陈诗云气呼呼的叫声,也在楼里响起来。

    急欲声讨兰馨的千军万马正朝屋外杀来,而尽管那儿动静再大,兰馨依然专心致志地在吃着她的美食,瞧她脸蛋都被酱料涂了几道,她也浑然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