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怎么自己就成了第一个上刑场的了?

    杨轶和其他几个老爸都齐刷刷地看向了兰州凯,只见他憋屈地站起来,问道:“老师,麻烦请问一下,我在门口的那个表上面,不是排在后头吗?怎么就变成第一个考试的?”

    “门口的候考室安排表不做为考试的顺序参考,为了保证这个考试的公平,我们会在考试前对各个候考室进行随机排序,您刚好排在了第一位。”候考室的老师还是蛮客气地解释起来。

    所谓的公平,其实都只是一个表象,杨轶知道,最终录取名单没公布之前,都存在暗箱操作的空间。不过,汇嘉小学算好了,毕竟它基本上还算是公平的,只有很少、很少一部分特权家庭可以钻这个漏洞。

    没办法,兰州凯心里不爽,也不便朝对方发作,他悻悻地走回杨轶的身边,准备等十分钟后,由候考室的老师带去考场。

    相比起兰州凯,兰馨倒是比较淡定。

    她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要去面试了,还是一脸兴奋地跟曦曦她们聊天。

    “我在电视上看见过,都是很高的叔叔,他们可以把球扔得很远很远!”曦曦比划着小手,拉得长长的,但似乎都无法描述她说的投篮的距离。

    “我爸爸喜欢看足球,那是用脚踢的,不能用手,用手就犯规了!”陈诗云兴致勃勃地说道,“我家里有足球,你们要不要玩?”

    不过,这个呼吁得不到小伙伴们的热情回应,南昭宇对运动兴致缺缺。

    杨珞琪更是耷着眉头,忧愁地说道:“打球很累的,我爸爸去打篮球,流好多的汗。”

    “我不喜欢累,那个不好玩!”兰馨闻言,果断地摇了摇头。

    杨轶他们哭笑不得地安慰兰州凯。

    陈国强嘿嘿笑道:“没关系,不是说好的,走个形式吗?早点考完还能早点走!”

    “这个话别说出来。”杨果埋怨道,“让孩子听了不好!”

    杨轶拍了拍兰州凯的肩膀,笑道:“你们考完,估计是不能回来候考室的,可以先回车上等我们。”

    兰州凯只是一开始有点慌张,但毕竟他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很快淡定了下来,摆了摆手,说道:“回车上多无聊?待会我看情况,你们要是还没回来,我先跟早点回来的,带大部队去饭店,点一些东西吃!”

    十分钟后,兰州凯带着兰馨,跟着指引老师去考场。

    “馨儿大气啊!你瞧她一点也不害怕。”杨果跟杨轶他们感叹道。

    “那是,你不看她是谁的女儿。”陈国强摇了摇头。

    然而,这只是表现,杨轶他们根本不知道,兰馨的淡定,其实是建立在她还没有意识到要去考试的基础上!

    他们更不知道,后来家长和孩子要分开的时候,这才反应过来的兰馨哭得稀里哗啦的,兰州凯哄了半天才让她情绪稳定下来,结果坐在几个和颜悦色的面试老师面前,她又害怕地大哭。

    当然,这样的情况,在汇嘉小学入学考试中,再常见不过了,甚至这一部分都不存在扣分项、加分项,经验丰富的面试老师还是很耐心地哄好了兰馨,最终完成了坎坷的面试——这也是为啥大人的性格测试时间不短,而小朋友们的面试时间也一样长的原因,他们早就预留了安抚的时间。

    不过,虽然这里不会加分、扣分,但如果是比较勇敢的小朋友,像陈诗云这个大大咧咧的小家伙,会给老师留下不错的印象。面试的打分后面,老师需要给孩子的表现做个综合的评语,而这个好印象,肯定会影响到这一部分。

    ……

    杨轶和曦曦的考试顺序排在了他们候考室的所有家庭的第六位,差不多比较中后段的位置。轮到他们的时候,杨轶蹲下来,再次帮女儿整理一下衣服。

    “粑粑,是不是到我们了呀?”曦曦两个小手交织在身前,很乖巧的样子。

    “对啊,你刚才不是在念叨馨儿和琪琪吗?我们考完试,就可以看到他们了!”杨轶笑了笑,把话题往轻松的方向引导。

    “嗯。”曦曦乖乖地应了一声,不过,小姑娘没有特别高兴,她柳叶一般细长的眉毛微微皱着,张开双臂,抱住了爸爸的脖子,似乎在寻找依靠。

    “不要紧张,曦曦,加油!”南易云拍了拍自己木讷的儿子,他笑着给曦曦鼓气。

    曦曦偎依在爸爸的怀里,有些不好意思地向南伯伯笑了笑。

    杨轶知道女儿紧张了,轻声鼓励道:“没事,你是最优秀的,爸爸一直相信你!不就是进去之后,跟老师们聊聊天嘛!你平时那么会说话,你就大胆地跟他们说就好啦!”

    “可是,可是我都不认识他们。”曦曦有点小委屈地嘟起小嘴巴,忧愁地说道。

    “你把他们当成是穆老师、申老师、蔡老师就好啊!”杨轶笑道,“是吧?而且你不用担心,这些老师人都超级好的,你说得好了,他们会夸奖你,你要是不会的,他们也不会责怪你,而且还会安慰你呢!”

    这些是郭子意传授下来的经验。

    “我,我要是说得很好,粑粑,老师会给我小红花的,对吧?”曦曦想起了自己之前问过的问题,她又不放心地重复起来。

    杨轶耐心地陪曦曦说了一会儿话,终于,指引的老师来了。

    他们到了楼道这儿,指引的老师告诉他们,杨轶要自己上楼去509考场参加笔试,而她会带曦曦去面试室。

    终于到了面对考验的时候,杨轶发现,曦曦又紧张了起来。

    小姑娘紧紧地攥着爸爸的一根手指头,瘪着小嘴巴,大眼睛含着委屈的神情,抬头望着爸爸,不太愿意分开。

    “没关系,也就半个小时你就可以看到爸爸了!半个小时对吧?”最后一句,杨轶看向指引的老师,一个三十多岁的女老师。

    “如果快的话,都不用半个小时,二十分钟就可以出来。”她亲切地跟曦曦笑了笑,说道,“小朋友,相信老师,很快你就能看到你爸爸呢!”

    “来,跟爸爸击个拳,爸爸相信你会很棒的!”杨轶抬起自己的大拳头,柔声说道。

    其实曦曦很聪明,她啥都懂,也明白自己无论如何都还是要去考试,要去面对困难。只是毕竟她还小,而且还是女孩子,这个时候,她想多粘一会儿爸爸,想晚一点,再晚一点,再离开爸爸。

    这个时候,她还是很乖巧地伸出自己的小粉拳,跟爸爸沙包大的大拳头碰了碰。

    “好乖啊!老师相信你表现得一定很棒!”女老师不吝夸奖,她哄惯了这些小朋友,知道哪些话她们爱听。

    不过,曦曦还不满足,她没有收回自己的小粉拳,而是伸出小小的尾指,声音软软地跟爸爸说道:“还要拉钩钩!”

    “嗯,拉钩钩!”杨轶笑着跟她拉了钩钩。

    “粑粑,那你要等我哦!”曦曦拉着爸爸的手指头,认真地说道。

    “嗯,一定等你!”杨轶点点头。

    曦曦终于愿意跟着指引老师去考试了,杨轶看着女儿的背影,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杨轶还是有点意外的。他在候考室看到曦曦那么紧张,以为她会跟杨珞琪一样,一路哭过去。

    但杨轶没想到,自己女儿还是很坚强,尽管很依赖自己,但拉住指引老师的手的那一刻,她很勇敢!

    不过,杨轶开始紧张了起来,他不是担心自己的考试,在509考场,杨轶淡定地涂着答题卡,做题速度很快,不像其他父母一样慢吞吞地一个题、一个题地琢磨,基本上是扫一眼就有了答案。

    但在做题的过程里,杨轶还是在牵挂着曦曦:“现在曦曦怎么样了?她在面对老师的问题的时候,是紧张?还是回答出了老师的问题?她现在出来了吗?不行,我得做快一点,不要让曦曦出来看不到爸爸,她会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