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70章 羞愧的考官们 (4/4,为絕愛感情是老虎的万赏加更)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跟爸爸告别后,曦曦被指引老师牵着手,来到一个教室。指引老师松开手,此刻小姑娘瘦瘦的身子,在大大的教室的映衬下,显得有些弱小无助。

    曦曦也有些怯生生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只有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眨着长长的睫毛,紧张中流露着一些好奇。

    她看到教室里贴着的一些图画,也看到后面黑板报上生动有趣的粉笔画,当然,还有两男两女四个坐在中间看着她微笑的老师。

    那些画很有意思,能分担一部分曦曦心中紧张的情绪。

    “你好啊!杨曦小朋友。”居中的一位年纪比较大的女老师,和蔼可亲地笑着,跟曦曦打招呼。

    曦曦还是很紧张,不过,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曦曦听到别人跟她说你好的时候,也下意识地抬起小脑袋,看向对方。

    只见小姑娘犹豫了一下,也小声地说道:“你好……”

    曦曦的声音很小,跟蚊子一样,怯生生的,有种令人怜惜的娇柔。

    “来,先坐下来,我们来聊聊天,好不好?”女老师站起来,温和地牵起曦曦的手,带她到她们对面的桌子前坐下来,还帮她拉了拉椅子,“杨曦小朋友,平时你的爸爸、妈妈,或者朋友们都怎么叫你?”

    “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姓蔡,你可以叫我蔡老师。”蔡老师笑道。

    蔡老师是主考官,她主要负责跟孩子聊天,另外三个老师负责保持微笑,然后观察和记录。只让一个女老师跟孩子聊天,这可以减少孩子心中的恐惧。

    不得不说,蔡老师确实是经验丰富,简单的几个亲昵的动作,便拉近了她在曦曦心中的距离。而且还有一个原因,这个老师居然也姓蔡,习惯了自己幼儿园的蔡老师的曦曦顿时觉得亲切许多!

    只见曦曦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他们,他们叫我曦曦。”

    “很棒!那蔡老师就也叫你曦曦咯!好不好?”蔡老师笑道。

    曦曦点了点头。

    “曦曦,现在蔡老师考一考你,你知道你爸爸和妈妈的名字吗?”蔡老师没有回去自己的位置上,而是在曦曦的身边拉了一张椅子,靠近曦曦坐下来,侧过脸,笑眯眯地问道。

    这个问题很简单!

    曦曦稍微有些自信地挺了挺胸膛,声音也稍微提高了一些:“我知道,我粑粑叫,叫杨轶,我麻麻,我麻麻叫墨菲。”

    “非常棒!”蔡老师冲曦曦竖起了大拇指,夸奖一下她。

    被夸了!曦曦有点不好意思,腼腆地笑了笑。

    这可是她走进来之后,第一次展开笑颜,忧愁的“黛玉”小姑娘露出了笑容,这羞涩的笑靥,看得人心都化了。

    好像没有那么难啊!

    紧张情绪得到缓解,曦曦渐渐地进入了状态。

    “好的,曦曦,你上过幼儿园吗?”蔡老师接着跟曦曦聊起来。

    “上过,我昨天还去上幼儿园了,但是今天没有去上幼儿园,因为今天是周末。周末是不用去上幼儿园的!”曦曦说了一通。

    这回,她不仅口齿清晰起来,而且还自己补充了很多内容,似乎担心蔡老师不知道一样。

    蔡老师对曦曦表现的变化,心里有些惊讶。她之前还以为曦曦是那种特别内向的女孩子,要慢慢地哄,才能跟她沟通起来,但没想到,没几个问题,曦曦回答说的话都比她的问题还多了!

    “那能不能告诉蔡老师,你在幼儿园,跟幼儿园的老师学了一些什么呀?”蔡老师问道。

    好像这个面试问的问题都不难?

    “可以呀,学了好多呢!”曦曦谈兴起来了,她掰着小手指,跟蔡老师数了起来,“我有学会跳舞,我跳得舞很好看,申老师都给我小红花了!”

    曦曦没看到,几个做观测的老师正在纸上涂涂画画着。比如表达能力这一块,他们涂了“逻辑清晰”、“口齿伶俐”等几个框,而后面还有性格、思维能力等等栏目。

    “嗯,除了跳舞呢?”

    “还有折纸,我会折一个青蛙,嘻嘻!”曦曦放松了下来,还主动地跟蔡老师笑起来,而且这回她不等蔡老师问,自己主动说,“我还学了英语,蔡老师教的英语。”

    小姑娘想起来这个有趣的巧合,有些迫不及待地抓着旁边考官蔡老师的手,摇着说道:“蔡老师,我们的老师也叫蔡老师呢!”

    蔡老师没有在意曦曦的逾越,反而,她看着小姑娘甜甜的笑脸,打心里就很疼爱这个小姑娘。

    “你还学了英语啊?真厉害,学会多少英语了?”蔡老师笑着问道,“能不能表演一下给蔡老师看?”

    学会了多少英语?这个问题曦曦答不上来。

    “怎么样表演?”曦曦疑惑地问道。

    “就是让老师看看,你学会了多少英语呀?”蔡老师温和地解释,“比如你应该懂得苹果用英语怎么说吧?”

    “我知道,苹果是Apple!”曦曦高兴地回答,能够回答上蔡老师的问题,她心中满满的自豪感。

    “那蔡老师问你一个难的,小狗怎么说?”蔡老师笑眯眯地问道。

    原本蔡老师觉得曦曦如果能回答上dog,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但曦曦给她一个更好的答案“puppy”!

    蔡老师其实就是教英语的,曦曦给的这个答案,激发了她对曦曦英语水平的好奇,她尝试着多问一些单词,甚至开始尝试一下日常对话。

    结果……

    五分钟后,考场里,蔡老师和另外三个老师一脸懵逼。

    卧槽!

    这小孩哪里冒出来的?

    这英语的口语水平……比他们还要好啊!

    瞧别人流利地说着英语和蔡老师对话,两个男老师羞愧地对视一眼。他们俩一个语文老师,一个数学老师,英语早就忘光了,现在居然听不懂人家幼儿园小朋友说的话……

    “曦曦,你的英语都是在幼儿园跟你那个蔡老师学的吗?”要不是在住持考试,蔡老师真地很想问一下曦曦在哪个幼儿园读的,这么逆天。

    “还有我粑粑了!我粑粑和麻麻也会说英语呢!”曦曦挺了挺小胸膛,有些自豪地说道。

    原来受到家庭氛围影响,蔡老师勉强找到了一点慰藉。

    “好吧,下一个问题。”蔡老师觉得应该问点别的了,“曦曦,能不能说一个,你觉得最开心的事情?具体描述一下。”

    做观测的三位老师,他们不约而同地在“英语水平”那个一到一百分的水平线上,给曦曦打了一个满分的勾勾。接着,他们逃开那个伤心的选项,看向了下面“语言组织”能力那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