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血腥的八月十八日
    八月十八日平静的夜晚,刚从国外回来的叶利钦正在自己的别墅的沙发中享受着入夜后的片刻安宁,刚过六十岁的他此时无疑是仅次于戈尔巴乔夫的最有前途的改革者,无论是西方还是国内,所有人都看中了他的作为。就连叶利钦自己也承认,从人民领袖到俄罗斯总统,他正在一步一步的摧毁斯拉夫人民花费了六十九年建立起来的红色帝国。

    就像8月15号的《消息报》刊登出新联盟条约的详细条款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目前为止苏共这座残破的大厦正在按照他的计划一步一步的分崩离析。一想到这个邪恶的帝国将会在自己,或者在戈尔巴乔夫的手中终结,叶利钦的嘴角浮现出胜利者的微笑。

    “邪恶帝国的畜生们,感谢我叶利钦为你们带来的民主和自由的希望吧。”叶利钦得意的举起酒杯,自言自语的说道。有点无聊的他站起身正想打开电视看一下当天晚上的新闻,桌边电话铃声紧急的响起打断了他按下遥控器按钮的动作。

    一开始叶利钦并不想接起电话,但是电话铃声就像紧急的报警器一样尖叫不断,叶利钦内心泛起一阵不安。他不得不放下遥控器,穿上拖鞋走到桌边,没好气的接起电话,粗声粗气的说了一声喂。

    电话另一端的是伞兵部队指挥官列别德将军,一条亚纳耶夫政治清洗中的漏网之鱼。同时他也是叶利钦的忠实追随者,此时列别德将军焦急的向叶利钦通风报信,“叶利钦总统,很抱歉这么晚打电话给你,但有一件一定要向你报告。”

    “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汇报吗?现在都已经十一点了。”叶利钦的声音明显透露出不耐烦的情绪。

    “不是的,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电话另一端握紧了话筒,用最严肃的语气说道,“根据可靠的情报,亚纳耶夫领导的一众高层准备实施叛变,请叶利钦总统尽快赶往白宫,我尽我所能拖住他们。”

    “你在开玩笑吧,列别德将军。实施叛变,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限制戈尔巴乔夫的行动,然后宣布戒严,而不是跑过来对付我。”叶利钦对列别德的话不以为然,现在国内的形式对叶利钦是一片大好,采取政变完全是背道而驰的行为。

    “今天白天有一架专机前往克里米亚半岛的福罗斯别墅,然后两个小时之前我就接到了政变的消息,现在国防部长亚佐夫正在积极地调动莫斯科近卫师的一切武装力量,包括塔曼师准备进驻莫斯科维稳。叶利钦总统阁下,你现在可以试着拨打福罗斯别墅的戈尔巴乔夫总书记电话,如果打不通的话,那么我的猜测十有八九是正确的。”

    现在列别德将军的话听起来就不那么天方夜谭了,叶利钦迅速抓起另一部电话,试图拨通总统黑海度假别墅的电话,然而无论他拨打几遍,听到的都是忙音。于是他又打电话给政治局的同僚们,而得到的答复都是从今天中午开始,叶利钦总书记的电话就已经打不通了。当他们质问负责保卫总统的克格勃第九局局长普列汉诺夫时得到的却是模棱两可的回答。

    现在叶利钦开始慌了,这时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他才想起来,最关键的塔曼摩托摩步师他居然没有完全掌握在手中,愿意效忠自己的也就列别德带领的伞兵部队。此时叶利钦手心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他抓起还没放下的电话,对列别德说道,“你现在能调动手中的伞兵部队吗?”

    “可以。”列别德的回答简短有力,他的语气已经平静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叶利钦的下一步指示。

    听到这句保障,叶利钦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下,他发布下一个命令,“将你手中能调动的伞兵部队全部调往白宫负责保卫,我现在准备前往白宫号召莫斯科人民站起来反抗苏维埃的暴政,保卫莫斯科,保卫俄罗斯!我就不敢相信这些高层敢将炮口对准人民!”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叶利钦总统保重。”列别德声音凝重的跟叶利钦告别。

    “你也是,列别德将军。有你在真是俄罗斯人民的荣幸。”叶利钦欣慰的笑了笑,悬挂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你先去忙吧,我现在准备赶往白宫,到时候见。”

    “再见……叶利钦总统。”

    电话另一端的列别德将军放下听筒,他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亚纳耶夫,以及围在自己四周围全副武装的格鲁乌士兵,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做了,现在你可以放过我的妻子和儿子了吧?”

    “当然可以,很感谢列别德将军的配合。”亚纳耶夫朝列别德微微鞠躬,用不卑不亢的语气回复他,“哦对了,你知道为什么你的领导格拉乔夫中将被撤职,而你却保留了下来了吗?”

    “不,我不想知道。”列别德惊慌的摇摇头,此时他知道的越少对他越有利。知晓太多秘密的人,总是活不了多长时间。

    不过亚纳耶夫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其实我就是在等这一天,现在,作为一颗棋子,你的任务完成了。”

    “感谢上帝。”列别德将军扶着胸口暗中松了一口气。

    正当他准备站起身的时候,亚纳耶夫就朝着身边的士兵点点头。带着黑色面罩的士兵举起手中装载了消音器的手枪,对准列别德的宽大的额头就是一发子弹。没有火光四溅,枪口射出的子弹以极低的分贝钻进了列别德的脑袋。

    这位伞兵准将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倒在自家的木板上,弹孔里渗出的血污将黄色的木板变成一滩难看的暗红。亚纳耶夫蹲下身将列别德的眼皮合上,缓缓说道,“你的任务完成了,利用价值自然也就没有了,所以感谢上帝这种事你还是亲自对他老人家讲吧。”

    亚纳耶夫吩咐手下将列别德的屋子里的燃气灶全部打开,关紧了门窗之后,所有人迅速退出屋子。当屋内燃气浓度到达一定量的时候,遇到屋内亮着的灯迅速发生爆炸反应。

    只听见一声巨响,刚好走到屋外的亚纳耶夫回过头,只见巨大的橘黄色火球冉冉升空,窗户里喷射出来的火苗慢慢的将这幢木质建筑燃烧成一片灰烬。

    “走吧,没什么好留恋的,接下来还会有很多人轮回政治的牺牲品。”亚纳耶夫点燃一根烟,对身边的格鲁乌士兵说道。这些人现在都是亚纳耶夫的政变支持者,可以说只要亚纳耶夫成功了,他们原本黯淡的前途立马变得无可估量。

    所有人都钻进停靠在路边的吉普车,亚纳耶夫吩咐司机开车前往莫斯科城郊的公路,在哪里,他为叶利钦精心准备了一场烟火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