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T I A(3)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70.html
    (第二更完毕)

    剩余的民兵逃到了西北方向山谷的缺口,准备从这里通往外界的道路处出去。+◆正当这些人庆幸背后的猎杀死神没有追上来的时候,活下来民兵们再一次的感受到苏联装甲部队可怕之处。

    泥泞道路两边的树林开始震动起来,栖息在枝桠上的飞鸟被惊起,仿佛丛林之中有可怕的怪物正准备朝他们冲撞过来。最前面的低矮林木被钢铁履带压断了枝干,在所有人瞠目结舌之中,一辆bmp步战车以45度斜角的疯狂方式飘越而起,狠狠的压断面前所有阻拦它的东西,掀起的泥尘蒙蔽了所有人的视线。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没有见过bmp步兵战车的抵抗组织民兵以为自己见到了魔鬼。

    这些只会将枪口对准无辜民兵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苏联红军的步坦协同作战,30毫米的2a42机关炮将面前的人撕成了碎片,同样躲在灌木丛中的士兵也朝着他们开枪,那些来不及逃走的民兵如同被收割的稻子成片的倒在黄土地上。

    戈登眼睁睁看着那些手足无措的非洲儿童倒在自己面前,他想让阿尔卡沙停止攻击,可是杀红眼的士兵头脑怎么可能冷静下来。那些人根本来不及放下手中的枪投降就被子弹剥夺了生命。随着枪声变得稀疏,还能说话的人也少了起来,直到尘雾散去之后,没有人能再站起来。

    空气中弥漫这硝烟夹杂硫磺的味道,战斗开始到结束甚至没有超过一分钟,一场完美的斩首行动以苏联准军事行动人员的零伤亡大获全胜。

    “检查一下看还有没有没死的人。”阿尔卡沙右手拿着卡拉什尼科夫步枪,左手做着指挥的手势让灌木丛的军事行动人员到外面去收尾。

    戈登走到道路上,这里密密麻麻的倒下一群人,有些是抵抗运动的士兵,有些是手无寸铁的村民,还有一些不满十八岁的儿童双目睁大的仰望着他,扩散的瞳孔无情的宣告他的死亡。

    “天啊,我们都干了些什么。”

    望着尸横遍野的场景,神情懊悔的戈登自责的说道,他丢下手中的枪,跑到一个还有一息尚存的小孩身边,小孩子的卡拉什尼科夫步枪被丢在一边,他的腹腔中了一枪正在不断的渗出鲜血,全身上下不停的抽搐着,嘴唇微微张合,想要说些什么。

    戈登双手按住他的伤口,朝周围搜寻的士兵喊道,“有没有医护官,这里还有一个活口!”

    正在和人交流的阿尔卡沙转过头,看见戈登正在帮一个儿童士兵止血,他无奈的摇摇头向他走过来,左手解开腰间枪套的扣带。戈登看到阿尔卡沙向自己走过来,正打算松一口气,谁知道对方下一个动作是直接掏出手枪,在自己面前朝儿童士兵的脑袋就是一枪。

    这一枪彻底断绝了他的生机,鲜血溅在了戈登的脸上,他甚至没想到阿尔卡沙居然会做的这么干净利落。

    “混蛋!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这是违反日内瓦公约的行为。”戈登站起身愤怒的揪着阿尔卡沙的衣领,扬起拳头想要向着对方的脸来一拳,却被阿尔卡沙一手抓住的手腕。

    “别天真了,这些人可不受战俘协议的保护,事实上我们一样也不受到日内瓦公约保护。”阿尔卡沙手指指向戈登背后的尸体,冷声说道,“你在拯救他,那你知道这人临死前想干什么吗?”

    戈登回过头,看见身后的尸体临死前已经将手指摸索到卡拉什尼科夫步枪的扳机上,恐怕阿尔卡沙再迟疑一点发现,戈登就要跟他们一样永远的躺在这片土地上了。

    阿尔卡沙在戈登迟疑的片刻,一把甩开戈登的手,反而拎起他的衣领,托着戈登往山谷另一边走去,边走还边说,“你不是想看到真相吗?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所有的真相。”

    路的尽头隐约能看见一个大坑,还没靠近就有一股浓烈的死尸腐臭的味道,戈登不由自主的捂住鼻子,等到他真正来到坑边的时候,眼前见到的景象让他弯腰呕吐了起来。

    这是一个堆积满尸体的乱葬坑,里面不但有男有女,甚至还有几个月大小的婴儿。因为天气炎热的关系很多已经呈现出高度腐烂的模样,成片的苍蝇黑压压的蔓延在尸体上面,白色的蛆虫不停的蠕动着,啃食那些腐肉。

    “这些都是他们在几个月前抓到矿场上的人。”面对令人作呕的场景,阿尔卡沙却表现的出奇的冷静,他甚至点燃香烟后才向戈登介绍死者的由来,“他们将可怜的女人折磨够了之后,把她们和没用的婴儿直接拉到这个地方开枪射杀,至于那些男的,一般都是患了重病或者过劳而死的人,直接丢在这里用土填满省事的多,反正他们拥有源源不断的奴隶,不在乎几个人的性命。”

    “而负责处决难民的刽子手就是那些儿童兵,现在你还觉得那些未成年的畜生可怜吗?非洲没有圣母,因为他们都死光了。只有那些没有经历过战争的西方世界才会有圣母这种玩意,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我们?这些人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为了一袋粮食去杀人,也不愿意去了解他们的利益高层才是这些灾难的幕后推手,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在这个混乱的国家重新建立秩序。你杀死的并不是一个孩子,而是这场内战中可怜又可恨的牺牲品而已。”

    阿尔卡沙讲到这里,戈登已经不再说话了,他慢慢的蹲在地上,思绪有些紊乱,这么多年接受的**教育好像在这一瞬间崩溃,砸向敌人的苏维埃铁拳在这一刻好像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说到圣母,前几天一个呼吁用爱与和平解决争端的和平组织成员在乘坐直升机经过反对派控制领域上空的时候被他们用rpg给射了下来,据说全部成员罹难,死后还被剥光了衣服挂在一棵树上,呵呵,真讽刺。所以你觉得用宽容与仁慈对待敌人,有用吗?”

    故事说到这里,阿尔卡沙手中的烟也快燃尽了,他将剩余灰末的烟头丢进了大坑里,拍了拍蹲在地上的戈登的肩膀,宽慰道,“还记得我跟你见面时说的第一句话吗?tia,thi私safa。思考的方式转变一下吧,这个充斥着暴力的地方不需要狗屁的选票民主,否则就是现在的内战下场。他们只愿意听从武器最多,人数最多的军阀领袖,只要有一位铁腕人物的存在,莫桑比克就不会倒下。”

    把头埋进胳膊里的戈登沉默很久的戈登抬起头,把手伸向阿尔卡沙,对方心领神会的抓住他的手,拉起戈登。

    戈登最后瞥了一眼那些尸体,有些面无表情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把剩下的抵抗运动成员一起处决了吧。”

    阿尔卡沙将腰间的手枪拔了出来,递给戈登,笑着说道,“乐意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