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米国,很多人瞧不起黄种人,瞧不起在他们看来孱弱的中华人,墨鹤年倒是因为他火爆的脾气、爱玩的牛仔性格,得到了这些人的尊重。

    别看道格跟墨鹤年喷着垃圾话,还嚷嚷地算计着墨鹤年的古董枪,可是他并没有小瞧墨鹤年,至少说话的时候,言语里保持着平起平坐的态度。要不是确实玩不过来,道格或许还会跟墨鹤年称兄道弟了!

    这很难得!因为道格也就认可墨鹤年一个黄种人,他见到杨轶的时候,就没正眼看过这个年轻的黄种人,还没做理智地分析之前,他便已经不把杨轶当成一回事。

    在杨轶和克雷文做第二轮比赛的准备时候,道格还调侃着墨鹤年,说他居然找个毛头小子来顶替出场,太没种了!

    后面,尼尔森和那几个老头看到杨轶接替墨鹤年出场,也在议论纷纷。

    “他让他女婿上场,不会真的有什么底牌没翻出来吧?”

    “Yang还是不错的,我喜欢这个小伙子!希望他能把我的火烧云赢回来!”

    “什么叫你的火烧云!赢不赢还不知道,都没见他打过飞碟,刚才还在问规则。”

    “Mo为什么让他去打克雷文?克雷文实力可不咋样,这种双多向飞碟,五把能打中两个就差不多了,Mo自己上的话,赢面可能还大一些!”有个老头疑惑地说道。

    尼尔森的视线落在了正皱眉头看着杨轶的墨鹤年身上,他猜测道:“估计Mo也是想照顾一下他的女婿,年轻人头一回打这个,给他一个不强的对手,省得他输得太惨……”

    尼尔森不知道,他确实是猜对了墨鹤年一部分想法。

    杨轶也不知道,老丈人别看平时凶巴巴的,心里头还是在为他着想。

    要是墨鹤年固执,他铁定舍不得将克雷文这个他赢面比较大的对手让给杨轶。但比赛输赢不重要,一把古董枪再值钱也就十来万美元,墨鹤年不想打击杨轶的积极性,也想相信杨轶一把。

    ……

    “准备!”场边有裁判在喊了。

    率先射击的杨轶没有像墨鹤年和道格一样,姿势标准地将枪水平握持好,枪托靠近腋部,这样可以随时顶着肩部开枪。杨轶没有这个习惯,他放松地端着枪,枪口还斜向下,直直地站着,眼睛注视着场地中间抛靶机的方向。

    两个飞碟被悄无声息地抛了出来,就在这一瞬间,杨轶的眼神变得凌锐起来。只见他瞬间做好了开枪的姿势,枪托顶住肩膀,扣动扳机

    砰、砰!

    第一枪,甩枪口,第二枪……

    姿势很帅!

    但空中没有粉红色的粉末爆出,有点尴尬,他两枪都没打中……

    “年轻人,看我教你怎么玩枪!”接替他上场的克雷文似乎觉得杨轶是菜鸟,得意洋洋地开了两枪,居然还打中了一枪!

    这对枪法不太准的白人胖子克雷文来说,确实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唉!克雷文运气太好了!”老头们一阵惋惜。

    “Yang有点难了。”尼尔森都有些担忧地看着杨轶。

    “轮到你了!”克雷文呵呵笑着,从杨轶身边走过。

    杨轶没有喷垃圾话,他淡定地站在一边,刚才他其实快打中了,只是稍微偏了一些,尤其是第一枪,他都能感觉到子弹扩散的范围已经很接近命中飞碟。

    这猎枪毕竟是霰弹枪,后坐力很大,杨轶第一次接触这个世界的猎枪,还没适应,第一枪的后坐力,还影响了他开第二枪的速度,枪口的调转已经跟上了,只是开枪慢了一点。

    还好,刚才那两枪,已经让杨轶摸清楚了这把枪的情况,知道该如何调整。

    当然,没打中的借口可以找,但杨轶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前世是一个杀手,今生还是一个特种兵,这居然还落后给普通人,太丢人了!

    这回,杨轶不允许自己再失手!

    只见杨轶还是跟刚才那样持枪站着,表情有些凝重。但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喊叫:“加油,别紧张,你可以的!”

    杨轶愣了一下,转过头,看向正跟他笑着握拳的墨鹤年。

    老丈人居然给他加油鼓劲了!

    杨轶轻轻地点点头。

    等他回过头,他的精神越发抖擞,眼神也变得格外严厉,这一回,杨轶是真的认真了起来。

    “发!”

    两个飞碟不同方向、不同抛起角度地飞了出来。

    杨轶的视线牢牢地锁定它们,瞬间也举起枪。

    “砰砰!”

    空中爆出了两团粉红色的粉末。

    而杨轶只是轻轻地瞥了一眼,随手扳开膛室,抛掉两个弹壳,配合着转身、走回墨鹤年身边,这一串动作行云流水,极其潇洒!

    “喔!”几个老头们这才反应过来,惊呼出声。

    尼尔森还一脸惊喜地叫道:“Perfect!居然是完美命中!”

    更别说在另一边看傻了的道格他们,他们呆若木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边的热闹也引起了一些射击场的顾客甚至几个教练的注意,他们走过来,好奇地打听。

    “这个小伙子,刚才他完美命中了双多向飞碟!”有个老头激动地向围观者们介绍。

    “真的?这么厉害!”

    能够一下子命中两个多向飞碟可不容易,在射击场,可能几天才能见过一次,像这几个老头,他们都几乎没有这么“好运”过。

    所以,大家都议论纷纷,也期待地等着杨轶下一次射击。

    至于克雷文,这家伙压力很大之下,两次射击都没有命中,已经被大家忽视了。

    杨轶这边,他没有看到老爷子惊讶的表情,或许墨鹤年还有些矜持,只见老爷子有些高傲地点了点头,故作不在意地评价道:“还不错,再接再厉!”

    那便再接再厉吧!

    第三次,杨轶还是很稳健地击中了两个飞碟。

    两团粉红色的粉末在空中爆开,好像两朵盛开的鲜花一样,看得围观的人们惊叹不已。

    “这小伙子究竟是谁?这么强!”

    “连续两把完美命中,这不是运气了啊!”

    “再看下一次,他还能打中吗?”

    打完之后,场边人们又开始议论了起来。

    克雷文这一轮还是一枪不中,他承受了太大的压力,打完之后,他遗憾地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的水平,先是无奈地看了一眼道格,接着背着猎枪,去跟杨轶握了握手,主动认输。

    “孩子,你很强!真的很强!”克雷文耸了耸肩,说道,“后面两轮不用打了,我不可能跟你一样,连续两轮完美命中。”

    “你也很强,给了我不小的压力。”杨轶客套了两句。

    但场边的观众们不乐意了:“打完啊!克雷文,你不打,让这个孩子打完,我们还想看他神乎其神的表演!”

    “没关系,我们还有一轮!”道格出来圆场,指着斯图沃特说道,“待会斯图沃特跟他打。”

    斯图沃特在一边苦笑,他前几天确实是打中了一次完美命中,但那是运气好,现在看杨轶射击的姿势和速度,他知道自己碰上了高手,没有多少胜算。

    但牛仔们从来不会轻易退缩,斯图沃特不像克雷文那个胖子那样没种,他还是咬着牙跟杨轶比完了五组射击。

    结果没有悬念,斯图沃特打中了四个飞碟,他没有能创造奇迹。

    而杨轶五组射击,四组完美命中,一组出现一个小失误,只打中一个靶子。失误很正常,即便是奥运会选手,也不敢说自己枪枪都能命中双多向的飞碟。

    但即便如此,这可怕的命中率,也让周围围观群众们看得如痴如醉。

    连续在空中绽放的两朵粉红的花朵,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

    “唯一的可惜,是Yang的对手不给力,斯图沃特在他面前就好像一个小婴儿!被虐得太惨了!”尼尔森哈哈大笑,现在,他心中充满了骄傲,仿佛墨鹤年不是,他才是赢了比赛的杨轶的岳父一样!

    “嘿嘿!道格可是要郁闷死了,他的车这回输了出去!”有个老头摩拳擦掌,“火烧云啊!我想先借来开开,你们可不要跟我抢。”

    杨轶这边,他将猎枪递到墨鹤年手里,这时候,他看到了墨鹤年欣慰的眼神,老爷子虽然不懂得表达自己对女婿的认可,但表情和态度,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打得不错!”墨鹤年亲切地拍了拍杨轶的肩膀。

    这时候,道格摇了摇头,拿着他的车钥匙走了过来。

    “愿赌服输,Mo,我的这辆跑车,是你的了!”道格倒比较大气,爽快地将钥匙抛给墨鹤年,还笑着看了看杨轶,跟墨鹤年问道,“但我有一个问题,你可得告诉我,你这个女婿究竟是何方神圣?枪玩得这么好!难道是中华国家队的运动员?”

    “不是,他哪里是什么运动员!哈哈,杨轶,你告诉他你哪里来的!”墨鹤年面对道格的时候,果断膨胀起来,得意洋洋地说道。

    道格看向杨轶。

    自己是哪里来的?这个问题值得斟酌。

    杨轶收束了脸上的笑容,只见他挺胸、并腿,敬了一个军礼,一脸严肃地向道格说道:“先生,我是一名退伍军人,来自中华XXXXX国人民XXX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