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次出远门,杨轶给曦曦装上了婴儿安全座椅。但敞篷跑车的舒适感没有丝毫下降,小姑娘坐上了跑车,等车子开上了乡间公路,杨轶轻微提一下速度,她便开心地抓着安全带,在车上左看看、右看看。

    究竟是看哪边的视角呢?

    看身边爸爸开车,他专心开车时候,表情好认真呀!

    或者看前面,前面的景色,正跟着呼啸的风声,速度飞快地迎面扑来!也可以看侧边,扑来的漂亮景色也在飞快地消逝……

    “粑粑,今天我还没跟小白告别呢!”曦曦开心地笑了一会儿,终于有一点空闲去想别的,小姑娘有些迷糊地跟爸爸说道。

    “你可以明天再跟它玩啊!”杨轶随口说道。

    “可是,可是我昨天就跟小白说今天要陪它玩的!”曦曦摇了摇小脑袋,认真地说道,“可不能不守承诺呢!小白会很伤心的!”

    杨轶转头看了一眼曦曦那双水灵灵的眼眸,很干净,很纯粹。他微微一笑,说道:“那行,爸爸就借用你上午一点点时间,接着我们就回家,下午你可以跟小白一起玩,这样你就可以遵守承诺了,对吧?”

    曦曦仔细想了想,觉得挺有道理的,便欣然“嗯”了一声!

    乡村小路一直往北开,杨轶按照墨鹤年说的,很快,他便将跑车开到了镇子上最大的一个农场,几个牛仔指引他找到了正好在家的道格。

    “Yang,我很惊讶,你居然来我的家里做客,咦,你还带来了你的小公主?”道格从他有点像白宫的豪宅里出来,看到刚刚下车的杨轶还带着女儿,便知道杨轶不是来找茬的,一下子又热情了起来。

    “道格,我来是为了将这辆车还回给你。”杨轶微微一笑,说道。

    “还回给我?为什么?它是你赢的,我们牛仔从来认赌服输,而且,我也不是舍不得一辆车的人。”道格有些惊讶地说道。

    他说到后面的时候,还有些骄傲地拈了一下头顶牛仔帽的帽沿。

    曦曦也有些吃惊,她看着爸爸,一脸困惑。

    为什么爸爸要把车还回去?这不是我们的车吗?这么漂亮的车……小姑娘忍不住拉了拉爸爸的手,眼睛巴巴地望着爸爸,似乎在请求爸爸收回这个奇怪的念头。

    杨轶却很固执地说道:“我很尊敬你们牛仔的精神,不过,我也有自己的准则,那就是不赌博!赌博很不好,它不仅让人损失许多钱财,还会影响感情,伤害很多朋友、家人的感情!”

    中华人怎么这么麻烦?道格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说道:“但我不在意这辆跑车。”

    “最开始不疼不痒的小赌小闹也是一个罪恶之源,就好像亚当和夏娃吃了那个苹果一样。”杨轶认真地说道,“它会激发我们内心的贪婪,最终会越赌越大,直到有一天,我们会后悔莫及……所以我们要在一开始便停止这个贪婪的念头。”

    曦曦在一边,眼睛睁得大大的,听着爸爸的讲述,潜移默化地感悟的同时,她对爸爸“高尚”的灵魂也越发崇拜起来。

    “但昨天为什么你还是收了钥匙?”道格不否认杨轶说的没错,他没有最开始那么坚决了,只是还有些奇怪,“你把车还回来,Mo同意了吗?”

    “他很支持我的做法,说这样做,给孩子看到,会是一个很好的榜样!”杨轶微微笑着,疼爱地摸了摸曦曦的小脑袋,“至于昨天收了钥匙,那是因为你的这辆车实在是太帅了,我忍不住想试一试开它的感觉,顺便,也让我的孩子体验一下跑车。”

    道格忍不住也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冲曦曦挤了挤眼睛,说道:“孩子,你觉得这辆车如何?好玩吗?”

    曦曦在爸爸眼神鼓励下,鼓起勇气向这个陌生的爷爷回答:“先生,我觉得你的车很漂亮。”

    最终,一头雾水的道格还是拗不过杨轶,将车收了回去,但通过此事,他越发喜欢杨轶这个小伙,亲口承诺着,会给杨轶岳父的农场更多的帮助。

    ……

    杨轶牵着曦曦从道格的农场出来,墨鹤年的吉普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曦曦有些惊喜地抱住爷爷,杨轶倒没有很惊讶,因为他有注意到老丈人的车先前一直跟在后面。

    “你这个教育,可是很昂贵啊!”墨鹤年让曦曦上车之后,看着杨轶,有些感慨地说道。

    这辆跑车,应该值至少五十万米金,这还是建立在米国买车比较便宜的基础上。

    “但它是值得的。”杨轶笑道。

    “接下来去哪?”

    “我们去镇上的超市,我要给曦曦买一辆自行车。”杨轶说道,“她也到了学骑自行车的年龄了!”

    ……

    孩子的世界是很简单的,她没有因为跑车被还回去表现得十分不舍和遗憾,反而,知道爸爸要给她买一辆自行车的时候,曦曦开心坏了。

    买完自行车、回到家,一路上还没有舍得将漂亮的红色头盔、护肘、护膝等装备脱下来的曦曦,就这样跟骑手一样的打扮,便风风火火地跑进了房子里,她兴奋地叫道:“麻麻!麻麻!外婆!快来看我的自行车,粑粑给我买了自行车!”

    “买了自行车?”墨菲有些好奇,跟了出去。

    墨菲看到杨轶从吉普车上,扛下了一辆小巧的儿童自行车,红色的金属车身,高高的两个握把,看上去很有意思!不过,虽然是儿童自行车,这车的后轮可没有两个辅助的小轮子,跟普通的自行车一样,它有摔倒的危险。

    在墨菲和周梦玉,甚至还有小曈曈的围观下,中午,曦曦摇摇晃晃地骑起了她那辆红色的自行车,当然,杨轶还帮她压着后座保持平衡。

    “慢一点,别摔着了!”周梦玉看着曦曦奋力地蹬着脚踏的模样,担心自己外孙女摔倒,紧张地在一边指挥。

    “什么慢一点?慢下来更容易摔着!”墨鹤年在一边纠正道,“要骑得快,平衡感才容易保持!”

    曦曦颤颤巍巍地骑着,她扭来扭去,其实心里也紧张坏了,小脸蛋紧绷着,根本顾不上听外婆和外公在说什么,只顾得上跟身后的爸爸叫着:“粑粑,你别松手好不好,我害怕……”

    第一天骑自行车,杨轶还是要护着曦曦,让她感受骑车时候的平衡感,所以他没有松开手。虽然曦曦每隔一会儿便扭来扭去,摇摇欲坠的样子,可是有爸爸在身后,她最终没摔倒,还是能够停下来,恢复平衡。

    曦曦骑自行车,尽管险象环生,但她却有些享受骑车的感觉,尤其是骑了半个多小时,她渐渐地找到一点感觉之后。

    “咯咯,咯咯!”小姑娘银铃般悦耳的笑声,在园林般的小院里回荡了起来。

    ……

    晚上,睡觉前,曦曦已经没有再提昨天买衣服的事情,她乖巧地听爸爸讲了一段故事,准备要睡觉了。

    不过,杨轶还有话要跟她说:“曦曦,爸爸问你,今天,你坐了跑车,也骑了自行车,下午还跟小白玩了,你觉得哪样最有意思?而且玩得最开心?”

    曦曦眨了眨眼睛,想了一会儿,为难地说道:“粑粑,我觉得都很好玩啊!我喜欢骑自行车,可是我也喜欢跟小白一起玩。”

    “爸爸载你开跑车呢?”杨轶笑着问道。

    “那也很好玩,可是,可是粑粑,我们已经把跑车还会给道格爷爷了呀!”曦曦不解地说道。

    “对,你觉得骑自行车,开跑车,还有跟小白一起玩,其实都一样有趣,对吧?”杨轶笑着说道。

    曦曦点了点小脑袋,她觉得很难分得出哪个更好玩。

    “曦曦,你知道吗?我们生活中,其实是有很多诱惑的。就跟跑车一样,就跟很多很多很贵、很漂亮的衣服一样。”杨轶坐了起来,注视着曦曦的眼睛,说道。

    曦曦有些迷茫地看着爸爸,不知道爸爸在说什么。

    “你会因为喜欢坐并不属于我们的跑车,拒绝跟小白一起玩吗?”杨轶问道。

    曦曦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不会呀,那个跑车,是道格爷爷的,但小白是我的,我喜欢小白。”

    “那你会因为喜欢爸爸买不起的那些很贵很贵的衣服、包包,就跟外婆昨天买给你的包包一样,因为喜欢它们,就再也不愿意穿爸爸以前给你买的,没有那么贵的衣服吗?”杨轶问道,“这是一个道理。”

    “不会……”曦曦先是摇了摇头,然后花了好一会儿想通两者的关联,才小声地跟爸爸说道,“粑粑给我买的衣服,我也喜欢。可是,可是粑粑,外婆买给我的衣服,我们不要还回给外婆好不好?”

    小姑娘用她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地看着爸爸,生怕爸爸跟还跑车一样,将自己的衣服、包包还回去:“外婆都说买给我的呢!”

    杨轶笑了笑,说道:“当然不会,爸爸允许你留着那些衣服,而且爸爸也觉得你穿着很漂亮。”

    曦曦松了一口气,又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杨轶接着,慢慢地说道:“爸爸只是想让你明白,外婆给你买的贵重的衣服、包包,就好像那辆跑车,充满了新鲜感,也能让你感到自我满足;

    而爸爸给你买的普通的衣服、书包,就好像小白,你穿着很舒服,也很漂亮,但更重要的是踏实;

    另外,外面还有很多,你没有尝试过的,或者很便宜,但也很有意思的衣服、包包,就好像今天你骑的自行车一样,你以前不认识、不熟悉它们,但它值得你去探索,去追求。”

    曦曦似乎能够听得明白,她也听得很认真。

    “现在你在享受着贵重、漂亮的衣服、包包的同时,也不应该忘记以前你穿得很舒服,也很喜欢的普通衣服,还有陪伴过你很多年的书包,也不要留恋那些贵重的东西,轻易就让自己满足,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看起来不起眼,但一样有趣的东西,等着你去探索!”杨轶笑着说道,“好不好?”

    曦曦乖巧地点了点头,她转过身,抱住爸爸的胳膊,声音腻腻地说道:“嘻嘻,我知道了啦!我喜欢外婆,但我也会一直喜欢粑粑的!”

    杨轶愣了一下,笑着拍了拍小姑娘的脑袋,心里感到有些幸福。

    好像曦曦误解了什么……不过,她记住了爸爸说的话,相信以后也会在生活和成长中慢慢地领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