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呼叫器的威力有点超乎杨轶的想象,巴里亚吹了五六分钟的样子,他便听到了树林深处传来一些窸窣的动静。

    杨轶转头望去,一头毛色呈灰黑色、体型跟哈士奇差不多的郊狼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显然不是哈士奇,它的尾巴毛蓬蓬的,粗壮许多,而嘴巴比较尖,看起来与狐狸有些相似!

    这些细节,还得益于杨轶异于常人的视力。而他居然发现得比巴里亚还早,巴里亚稍微慢了半拍,才看到郊狼的出现。

    只见巴里亚不动声色地继续吹着呼叫器,举了举手招呼众人的主意,并指了指郊狼的方向。

    果然,郊狼不是单独行动的!出现的不只是一头,在它尾巴后面,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又有一只郊狼的身影出没,它竖起的耳朵,在灌木丛里暴露了它的位置。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没有再发出一点声响。

    虽然下风口加上距离的优势,可以让杨轶他们的气味不容易被郊狼发现,但如果开口说话,这些跟狗一样、听觉极其发达的郊狼一定会发觉,而这些家伙很狡猾,发现不对,一般都会溜之大吉。

    巴里亚拍了拍道格,给他指了指第一只郊狼,按照之前的约定,巴里亚的手语意思是让道格和他带来的人对付第一只郊狼,巴里亚帮他们掠场、补枪。随后,巴里亚拍了拍墨鹤年,指了指远一点的那一只。

    墨鹤年和道格等人都纷纷点了点头,他们端起手中的枪,瞄起了这两只郊狼,老福特也拿起了一把步枪。

    杨轶哪能落后?他以蹲姿,从背上取下了猎弓,手中还有一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抽出来的箭矢,轻轻搭上弓弦,不过,他还没有拉弓,而是在等巴里亚的信号。

    要同时开枪,才能防止另一只有逃跑的机会!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瞄准了的墨鹤年扭过头来,看了一眼杨轶,向他指了指前方。

    老爷子的意思很明显,他想让杨轶来对付这只郊狼,自己先不开枪。

    墨鹤年还是蛮关照自己女婿的,别看他该骂还是会骂,但处处都在为杨轶着想,杨轶心里感到暖暖的,跟他点了点头。

    巴里亚伸出三个手指,开始倒数。

    “三、二、一……”无声的语言。

    仿佛发令旗子落下一般,杨轶骤然起身,猎弓的弓弦瞬间被他拉满,弓身弯如半月,而弓弦绷紧,到松手弹出,只稍微停顿了不到半秒。

    “铮!”

    射箭发出的铮鸣,被几个牛仔们的枪声掩盖,但冰冷的箭矢却在这此起彼伏的声响中,悄无声息地划破温热的空气,一步跨越了很远的距离,没入了目标郊狼的身体。

    巴里亚端着枪,一边用脸颊贴着枪身,一边抬起眼皮,注视着两只郊狼。

    他不知道道格和墨鹤年两队人马、这么多枪能不能命中,他需要判断,如果郊狼没死,要逃跑的时候,他将会迅速进行补枪。

    但郊狼的速度可不慢,尤其是它们钻进灌木丛里,借助灌木丛的掩护逃脱,即便是巴里亚这样经验老道的猎人,也不能确保能够击中。

    那样真的要让它们逃之夭夭了!

    巴里亚紧紧地望着,尤其关注墨鹤年他们负责的那匹远一点的郊狼,他知道墨鹤年要让自己的女婿“试手”,但用弓箭?巴里亚觉得杨轶失手的可能性更大!

    但让巴里亚惊讶的是,他看到两匹郊狼听到声音时候迅速反应,可是都晚了,它们一前一后,相隔不到零点几秒,猛然跳起抽搐一下,好像被什么狠狠击中一般……它们还能挣扎地跑了两步,但最后支撑不了,终于轰然倒地。

    击中了!

    巴里亚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放下手中的枪,推上保险栓,拿起挂在胸前的望眼镜,查看两匹狼的状况。

    第一匹倒在地上,情况如何,巴里亚看不清楚,不过第二匹就有意思了,它的身上插了一只箭,显然,刚才墨鹤年的女婿射中了它!

    “漂亮的射击,我的朋友!”巴里亚吃惊地回过头,跟杨轶说道。

    “什么?”道格兴致勃勃地凑过来问,“Yang射中了那匹郊狼?”

    “我们一起去看看!”巴里亚也不确定杨轶这一箭是不是击毙郊狼的关键,因为太远了,看不到郊狼身上的伤口,他轻松地笑着,带领众人往两匹郊狼死亡的地点走去。

    当然,不能掉以轻心。

    巴里亚在路上捡了一根长长的树枝,用刀子削尖,远远地戳了戳两匹郊狼,确保它们死亡的时候,才招呼大家靠近了查看。

    先看到的是道格他们击杀的郊狼,郊狼身上有一处致命的伤口,显然道格他们三个人,有一个人射中了它。

    “巴恩斯打中的。”巴里亚扒开郊狼被血染红的毛皮,看了一下打进去的子弹,做出了判断。

    “呜呜!”巴恩斯是道格农场的牛仔,听到是自己的功劳,他吹着口哨,得意地举了举自己手中的猎枪。

    随后,巴里亚拎起这只肥肥的郊狼,将它拖到另一只郊狼身边。

    大家靠近了,才发现中箭的那只郊狼身上也只有一个伤口,就是被箭射中的部位!

    “射得很准!”巴里亚惊讶地转过头,看向杨轶,他指了指箭矢插着的部位,说道,“这里是它的肺部,一击毙命!”

    道格带头向杨轶鼓起了掌。

    杨轶淡定地笑了笑,不过,他心里头其实有些遗憾。杨轶瞄准的是郊狼的头,而且还判断准了它的位移距离。

    杨轶也是艺高人胆大,想要玩点花样,毕竟“爆头”是最不稳妥的打猎方式,打身体的命中可能性更大!但高风险能有高收益,这样也能一击毙命,而且能比较完整地保存它的毛发。

    可惜的是,杨轶尽管昨天练了一天,但还是拿不出前世百步穿杨的功底!

    这一箭,他射得有点偏,箭矢奔着郊狼的脖子去,奇怪的是,或许是枪声影响,这郊狼动作稍微快了一点,最后箭矢射中了它的肺部,误打误撞,也是一击毙命。

    但这些,已经足够让道格他们感到惊叹了。

    “中华的军人,就是厉害!”道格连声赞叹,“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不愿意用枪了!”

    “中华军人?特种兵吗?海军陆战队的?”巴里亚饶有兴趣地问道。

    “不是,只是普通的军人。”杨轶笑了笑,“只是我以前也有打猎,所以喜欢射箭。”

    他们没有追究,巴里亚让大伙拎着郊狼拍照留念后,便招呼着,大家将两匹郊狼悬挂到一棵枯树上,他和同样经验丰富的老福特带上手套、掏出锋利的小刀,麻利地剥起了狼皮。

    看来他们确实是没少狩猎,如同庖丁解牛一般,迅速划拉开,又是拉扯,又是刮刷,没一会儿,两张狼皮被他们剥了下来,再用特殊的药物处理一下,装进了随身携带的包里。

    巴里亚会将两张狼皮带回去,处理好后,再拿回给道格和墨鹤年他们留作纪念。

    而剩下的郊狼的身体,被巴里亚扔在了森林里,留给别的动物,他们瞧不上这些狼肉。

    “我们清理一下,再去寻找下一窝狼的踪迹!”巴里亚跟福特去森林的溪流边清洗血迹,杨轶他们自然是跟着。

    但没想到,不用他们去寻找,郊狼自己送上了门来!

    “嘘!”巴里亚和杨轶几乎是同时发现,巴里亚招呼所有人停止交谈,指了指溪流对岸的小山坡处。

    大伙这回都比较熟练了,他们连忙找石碓,藏匿起身形,才眺望起来。

    杨轶发现得最早,不过刚才没细看,现在认真地观察,他才发现对岸的两只郊狼似乎在做一些什么!它们匍匐在灌木丛里,灰黑色的身形时隐时现。

    “它们也在狩猎!”巴里亚压抑住内心的兴奋,用很小的声音,解答了杨轶的疑惑。

    狩猎?狩猎什么?

    很快,答案出来了!

    杨轶的视野里,出现了几只白尾鹿的身影。一头大鹿,剩下的三只都是幼鹿。幼鹿很小,好像刚出生没多久,细细的长脚,走起路来颤颤巍巍的,让人看起来心惊胆战的,总有种要折断的感觉……

    它们在啃食着幼嫩的灌木丛新芽。大的母鹿还算警惕,不时地抬起头张望,而幼小的小鹿则是没有什么防备心思,叉开后腿,俯下脑袋,丰盛、甜美的嫩芽吸引了它们的主意,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浑然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