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逼迫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73.html
    (第一更,终于要进入上架前的第一个大了)

    1991年12月8日,苏维埃风平浪静,没有三位神情轻松的国家领导人出现在白俄罗斯的别洛韦日森林中的维斯库利村庄,事实上除了克拉夫丘克和舒什可维奇还活着之外,叶利钦已经永远的躺进了新圣女公墓之中。蝴蝶效应改变了历史的走向,象征苏联解体前奏的《别洛韦日协议》变成了一个永远不会实现的春秋大梦。

    克拉夫丘克此时还是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主席,不是乌克兰总统。舒什克维奇也是刚刚在不久之前担任了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亚纳耶夫好不容易从苏联国内混乱的秩序中稳住了阵脚,将军权大部分抓在了自己手中,他终于可以腾出手来清洗各大加盟国中的亲西方势力。

    并且他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之内通过军火买卖和外贸公司想方设法的筹措到了一笔有限时间的战争经费,假如一旦发生了战争,他拒绝让苏联原本糟糕的经济为军费买单。光是这笔巨款就能度过战争冲突的前几个月。

    用亚纳耶夫的话来讲就是“不给加盟国的分裂势力一个教训,苏联永远存在着解体的隐患。我们长痛不如短痛,苏联宁愿以战争的悲壮方式结束自己的领导,也不愿意被一群无耻的小人用屠刀瓜分曾经的辉煌成就。”

    苏维埃的字典里,永远没有退后和妥协。

    毫无疑问,克拉夫丘克和舒什可维奇就是首当其冲的两位,因为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手中还掌握着联合国投票权的席位,这对反复担忧他们会利用投票权搞出大新闻的亚纳耶夫来讲,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克拉夫丘克和舒什可维奇被亚纳耶夫分别从基辅和明斯克召唤到了莫斯科,当然亚纳耶夫隐瞒了他们彼此之间的行程,甚至他们之间的紧急传唤只相隔了半天的时间,而亚纳耶夫的却在他们前往克里姆林宫的路上,在总统办公室内与帕夫洛夫起了争执。

    帕夫洛夫来回踱步,神情焦虑,如果说此前他对亚纳耶夫的政策是百分百的支持,现在就是站在了他的对立面上。宪法中取消加盟国自由退出苏维埃权利的风波还没有过去,再取消联合国席位造成的风波可不亚于再来一次八一九危机。

    “我绝对不同意这么做,亚纳耶夫总统,你这是在玩火,加盟国的情况已经够糟糕了,如果我们再刺激反对派的神经,保不准他们会全部倒向西方的对立面。”帕夫洛夫推了推眼镜,分析说道,“之前的高压政策只是暂时的将分裂主义的噩梦打压了一下,他们只不过在暗中蓄力,等待下一次的反击。而你的举动将会成为反击的导火索。”

    “帕夫洛夫同志,我想问一下既然明知道对方还会反击,我们为什么不提前出手,难道你希望在看到一次阿拉木图事件,第比利斯危机或者再一次的费尔干纳黑色六月?”亚纳耶夫也同样提高了分贝,他对帕夫洛夫的耐心一点一点被消耗干净。

    “但是国内现在的局势还不稳定!我们不可能在不稳定的情况下对加盟国进行打击。上帝,现在的情况已经够糟糕了,难道您还希望来一次火上浇油吗?”帕夫洛夫几乎是在亚纳耶夫面前拍着桌子怒吼道。

    “如果不彻底根除加盟国里面的蛀虫,苏维埃永远不可能稳定下来。”亚纳耶夫第一次摆出了强硬独裁者的姿态,“民族关系已经成为摧毁苏联的攻城槌,而那些该死的家伙们还在不断的煽动当地人的情绪,要求驱逐俄罗斯人,如果我们再不做出行动,整个国家将不属于苏维埃!”

    “该死的,亚纳耶夫,你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一次一次的触动反对派的敏感神经,这是要逼迫他们进行内战吗?”帕夫洛夫已经愤怒到开始口不择言,完全忘记了站在他面前的,可是苏维埃最高总书记。

    “注意你的言辞,帕夫洛夫同志。”亚纳耶夫不满的转过身,留给帕夫洛夫一个难以捉摸的背影,“既然蛀虫们已经形成了气候,那么我就是要压迫那些反对派,逼迫他们做出出格的事情,反对我们的政策,只有这种理由我们才可以光明正大的挺进加盟国控制局势。”

    亚纳耶夫转过头,朝一直站在门口的人挥了挥手,说道,“罗吉奥诺夫将军,请你进来吧。”

    同样扭转头的还有听到这个名字一脸惊异的帕夫洛夫,前高加索军区总司令罗吉奥诺夫将军正朝着亚纳耶夫微微鞠躬,神情不卑不吭,就像在三年前他受到不公正的审判时一样无怨无悔。

    “罗吉奥诺夫将军将会重新担任高加索军区的负责人,当然不是最高指挥官,而是军区管辖区域内在发生动乱事件时有权指挥一切的领导人。”亚纳耶夫朝帕夫洛夫介绍了他为什么要将罗吉奥诺夫重新调回来的原因。

    “还有,帕季阿什维里也有重新调向中央,我想让他来担任未来格鲁吉亚的苏维埃主席。”如此重大的事件,亚纳耶夫说的像喝水一样稀疏平常。

    “你这是在向他们释放信号,亚纳耶夫。”帕夫洛夫吞咽了一下口水,“或者说你这是故意让格鲁吉亚总统兹维亚德·加姆萨胡尔季阿看见,以继续逼迫他做出更加出格的行动。”

    “你在胡说什么,帕夫洛夫同志。罗吉奥诺夫将军可是苏维埃的忠实党员,我现在做的这些不过是他对三年前颠倒黑白审判的补偿,那时候应该送上绞刑架的是戈尔巴乔夫,是谢瓦德纳泽,是兹维亚德,而不是成功的阻止了造反派阴谋的罗吉奥诺夫和帕季阿什维里。”

    帕夫洛夫第一次看见一向平静的亚纳耶夫突然爆发了脾气,说实话亚纳耶夫的确对1989年4月9日的第比利斯悲剧愤愤不平,那些成功阻止格鲁吉亚民族极端势力的人被判处有罪,比如调动军队的罗吉奥诺夫,比如格鲁吉亚苏维埃主席帕季阿什维里,而那些的得志的小人却躲过了审判,并将所有过错都推到了苏联的头上,将第比利斯事件描述成“残暴的苏维埃军队镇压了格鲁吉亚爱国者”的事件。

    如果亚纳耶夫当时在场,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发动骚乱的民宗运动领导人兹维亚德和尚格拉亚一个762mm的子弹。

    “如果你不愿意支持我们的行动,你大可做一个冷眼旁观的人,有些坏人的角色,我来担当就行了。”罗吉奥诺夫平静的对帕夫洛夫说道,同时也暗示他不要再去刺激亚纳耶夫了。

    “好,亚纳耶夫总统,请保重,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帕夫洛夫转身出门,还没走两步他又回过头,有些自嘲的说道,“现在中央除了支持你的一切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我们都只是在为这个快要寿终正寝的政权续命而已,不知道哪一天这座大厦就会突然坍塌,而我们这些建筑师,只是做一些缝缝补补的维修而已。”

    帕夫洛夫有些伤感,这些都是他埋藏在心中已久的话,虽然不适宜在公开场合说起,但这几个月来跟随亚纳耶夫出生入死,他早已将对方视为可靠的朋友。

    帕夫洛夫第一次发现面前的亚纳耶夫眼神明亮的如同星辰,仿佛面前的困难对他来讲不过是暂时遮住眼睛的迷雾,亚纳耶夫用最坚定的语气向他说道,“你错了,帕夫洛夫,对你们来讲只是维持国家的现状,对我来说,苏维埃将会在战火中获得重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