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曦曦的六岁生日是由她的外公、外婆来安排的,杨轶都不知道,这个生日过得如此热闹!农场的牛仔们、周遭的好友们都被叫了过来,大家在外头聚餐,载歌载舞,一起庆祝曦曦的生日。

    不得不说,这些人虽然看上去有些粗鲁,行为上也保持着牛仔们粗野、豪迈的特点,可是私底下,他们却是多才多艺,都有着自己的独门绝技!

    像老福特,职业牛仔,他低沉的嗓音,将米国六十年代的老歌唱得令人酒不醉心自醉。

    像格雷格,调皮爱玩的黑人小伙,却是能跳出令人惊艳的街舞,赢得全场的喝彩。

    还有巴里亚,别看他是属于森林的猎人,他也能弹一手吉他,唱出浪漫的西语歌曲……

    不过,有点奇怪的是,曦曦的生日只是开了个小头,后面却变成了所有人的狂欢节,大家喝着啤酒、唱着歌,好不热闹。

    甚至,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夜深了,主角已经被她的爸爸妈妈带回家,洗漱过后,准备睡觉了。

    窗外面还传来热闹的歌声,好像不再是一个人的独奏,而是一群人唱歌、围着篝火跳舞。

    “粑粑,格雷格他们还在玩呀?”曦曦穿着睡裙,扒着窗台,往外头望着,惊奇地说道,“他们不想睡觉吗?我都要睡觉了呢!”

    “明天你外公给他们放假,难得可以开心一趟,所以他们要玩得尽兴一些啊!”杨轶笑道,“就好像如果以前你邀请其他小朋友到家里玩的时候,爸爸会让你和她们尽情地玩,而不是打扰你的兴致。”

    曦曦没有回来睡觉的意思,她还是津津有味地听着外头的热闹。

    杨轶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过去,毫无征兆地伸出手,把哇哇叫的曦曦夹在腋下,顺手关上窗子,仿佛外头的喧闹变弱了许多。

    曦曦知道爸爸是在跟她闹着玩,她一边在爸爸的臂膀里凭空蹬着洗得白净的小脚丫挣扎,一边又是咯咯地笑起来。

    杨轶把小姑娘放在床上,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笑道:“好了,你该早点睡觉,明天我们还要去沃斯堡玩,那是你妈妈以前上小学的地方。”

    “麻麻上小学的地方?粑粑,那里长什么样啊?会不会跟我们上次看的汇嘉小学一样啊?”曦曦兴致勃勃地问道。

    “爸爸也不知道,所以明天妈妈会带我们去看啊!我们就当做是一场探索之旅,寻找妈妈以前成长的足迹,你觉得如何?”杨轶笑道。

    “嗯嗯!我喜欢探索。”小姑娘欣喜地说道。

    杨轶正哄今晚一直很兴奋的曦曦睡觉的时候,在隔壁照顾小曈曈的墨菲却有了一个大发现。

    ……

    时间拨回几分钟之前。

    小曈曈的作息时间跟曦曦的不太一样,他需要更多的睡眠,所以平时下午玩累了,也会睡上几个小时。

    现在轮到曦曦睡觉的时候,小曈曈还玩兴正酣。

    小家伙能爬、能坐,甚至还能借着大人的搀扶站一会儿,正处在好动的成长阶段。

    这不,他自己将一个塑料小铲车丢出去,准备俯身爬过去捡回来,这是他很喜欢做的一个游戏!但这一回,可怜的塑料小铲车滚到了床底下,小家伙失去了塑料小铲车的视野,疑惑地左看看右瞧瞧,发了一会儿呆。

    咋回事啊?咋就不见了呢?

    这个时候,小曈曈还挺聪明的,自己解决不了,便转过头来,看向妈妈,嘴巴还咿咿呀呀地叫着,伸出小手指指着那里,要妈妈帮他捡回来。

    墨菲坐在他的身边,笑着逗他:“叫麻麻,叫麻麻,叫了麻麻,麻麻就帮你捡。”

    曦曦叫妈妈叫得比小曈曈早,曦曦六个多月的时候,就能发出单音节的“妈”字,虽然这还不算会说话,但曦曦确实在语言上有一点天赋。

    小曈曈跟姐姐比起来就慢了一些,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的,其他方面学得比较快,就是一直没有学会叫妈妈,这让墨菲感到有点焦急。

    所以,她每天都要哄小曈曈无数遍,希望他能学会说妈妈。

    当然,墨菲还有很多竞争者,比如杨轶,他也会抓住机会引导小曈曈叫爸爸,还有不甘示弱的墨鹤年、周梦玉,也期盼着小曈曈第一个叫的人会是他们,就连曦曦偶尔也会凑过来插一脚。

    墨菲可不容易了!

    “来,叫麻麻!”墨菲笑眯眯地指着自己,不停地哄着。

    小曈曈困惑地望着妈妈,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啊!咦咦!”小曈曈回头望了望床底,又指着那儿,转过头跟妈妈焦急地叫了几声。

    他圆溜溜的大眼睛似乎在表示:“在那啊!妈妈,你还不知道我的意思吗?就在那啊!”

    “叫一下麻麻嘛!”墨菲做最后的努力,她轻轻地拉着小曈曈的小手,哄道,“叫了,麻麻就给你拿!”

    如果再不叫,那墨菲也只能去帮他捡回来。

    小曈曈当然没有叫,他瘪了瘪小嘴巴,委屈了起来。找不到自己喜欢的玩具,妈妈也不帮忙,小曈曈觉得妈妈不爱自己了!

    “好吧,麻麻给你捡!”墨菲无奈地轻轻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走过去,在床下面捡起了小曈曈的塑料小铲车,她还拿一块布,擦一下上面的灰尘,才递给小曈曈。

    小曈曈看到妈妈从床底下捡起塑料小铲车的时候,便高兴地拍起小手。瞧他开心的样子,小嘴巴张开,露出几颗白白的小牙齿,笑得合不拢嘴。

    墨菲将塑料小铲车递过来,小曈曈带着可爱的小酒窝,眼睛咪咪地跟妈妈笑着,随后,他抓着小铲车,激动地摇着小手,小屁股一顿一顿地前后挪动,“巴巴、巴巴”地叫了起来。

    “瞧把你开心的!”墨菲都被逗乐了,儿子就这点好,容易满足。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墨菲说完之后,才发现,刚才小曈曈好像叫了什么!

    “曈曈,你刚才是叫爸爸吗?”墨菲惊讶地问道,还尝试着用不同的发音引导一下,“爸爸,粑粑?”

    小曈曈或许是把这个当成了快乐的音调,被引导着,他嘻嘻地笑了两声,又清脆地叫道:“巴巴!”

    这回墨菲是真的听清楚了!

    真的是爸爸!虽然发音不太标准!但小家伙能叫出爸爸了!而且不是偶然,他能很顺畅地叫出来,还能重复!

    此刻,墨菲的心情是激动中掺杂着一点点嫉妒:臭小子,明明是你妈妈帮你捡回来的,为啥不叫妈妈?叫什么爸爸!

    当然,这可是小曈曈很大的一个进步!

    墨菲压抑着自己的惊喜,再确认几遍。

    随后,墨菲抱着小曈曈跑出来,推开杨轶那边的门,激动地叫道:“杨轶,你儿子会叫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