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墨菲很喜欢杨轶唱的这首歌,不过,听着杨轶温情脉脉的歌唱,她的心中满满的只是对杨轶的骄傲和爱意,并没有太多的惊喜。

    事实上,她在农场就听杨轶唱过这首歌!因为威尔逊将会给杨轶和墨菲两人安排上一次普拉达脱口秀,虽然他们排上日程还要等到八月份!可是杨轶还是早早地拿出几首英文歌他们一起练习,《Nothing’s_ gonna_ change_ my_ love_ for_ you》这歌就是其中一首。

    但说实话,在家里的感觉跟现场比完全不一样!

    一方面是家里没有钢琴,只有吉他,而另一方面,墨菲这个专业的歌手总觉得家里空间小、没观众,也少了一点氛围。

    所以,当杨轶说他想上去那个舞台为墨菲弹奏一个钢琴曲的时候,墨菲提出了想听这首《Nothing’s_ gonna_ change_ my_ love_ for_ you》,杨轶自然是满足了她的心愿。

    “咦,怎么有种逼他在大庭广众下,再度向自己表白的感觉。”墨菲站起来,跟其他人一样鼓掌的时候,心中忽然后知后觉地浮现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不过,墨菲心中还是喜滋滋的:“都已经老夫老妻了,其实不用天天在别人面前秀恩爱,不过,他还是很爱我的,愿意满足我这点小小的虚荣。”

    杨轶感谢了负责人后,从舞台上施施然地走了下来,墨菲准备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不过,杨轶刚刚走过来,他眼神却落到了墨菲和曦曦稍后方,落到了杰曼和希尔他们一桌上,尤其是看到了对着自己的摄影机,他不由地眉头微微一皱。

    “粑粑唱歌好好听!”曦曦这回没有跳起来迎接爸爸,而是有点偷懒地扒着椅子的靠背,跪在椅子上不愿意起来,甚至她咯咯笑地向爸爸招手之后,又懒懒地坐了下来。

    她吃了太多甜食,现在正处在慵懒的消化期。

    然而,曦曦却看到,爸爸并没有做出回应,而是稍微拥抱了一下妈妈之后,就走向了她们身后。

    “你们几个人是谁?为什么拿着摄影机拍我们?你们知道这是违法的吗?”杨轶严肃地问道,他倒是适应很快,入乡随俗,在米国,人们将自己享有的人权总是摆在了第一位。

    曦曦困惑地扭过了身子,看爸爸在跟后面不远处一桌人在攀谈。

    杰曼和希尔没有想到这个刚才他们还在交口称赞的男人,现在一下来就将矛头对准了他们。

    希尔看向了杰曼,杰曼却决定要坦诚:“我们在录制一档节目,真的很抱歉,这位是我们跟拍的摄影师,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将你拍入镜,我们可以删掉这段录像,或者后期加上马赛克,不好意思,刚才你唱的歌实在是太好听了!。”

    “录节目?”杨轶有些狐疑,“你们是米国明星?”

    其实杨轶信了几分,因为从他将视线落在这三人的身上时候,他也一直在观察,从他们的衣着打扮,从他们的座位的分布,从那个拿着摄影机的家伙的表现等等,基本上能判断出几点信息。

    首先,这三个人没有什么威胁,身上没有携带什么危险物品。

    其次,拿着摄影机的那个家伙应该就是一个摄影师,他跟极限挑战的摄影师如出一辙,极力地隐藏自己的存在感,而且无论什么情况,也没有放下自己摄影机!

    另外,瞧他们风尘仆仆的样子,估计吃了不少苦头,如果不是录节目,有谁会这样折腾自己呢?

    杰曼和希尔两人连忙向杨轶解释,他们是两个普通人,只不过是自愿加入SBC电视台的这档真人秀节目。

    “……你可以搜索潜行追踪,我们这档节目是这样的……它原本是英伦那边拍摄的真人秀节目,但翻拍的版权被SBC电视台买了下来。”杰曼说道。

    杰曼也是担心杨轶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报警抓他们,所以才一五一十,和盘托出。

    “你们从加州逃亡至此?还不能使用飞机和那些需要身份ID的交通工具,那确实有些神奇!”杨轶有些惊讶地说道。这档节目对抗拥有天罗地网般追踪技术、能力的“猎人”,就好像杀手和警察的比赛一样,杨轶听着就燃起了一些兴趣。

    “我们借用了一个朋友的卡车。”希尔说道。

    不过,即便杨轶对着节目和杰曼他们的逃亡很感兴趣,但他并不是一个容易被自己欲望支配的人。

    只见杨轶微微一笑,跟对方握了握手,说道:“好吧,是我误解了,希望你们能战胜这些人,最终赢得奖金!”

    杰曼和希尔还一头雾水地点头感谢的时候,杨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什么情况?”墨菲好奇地问道,“他们是记者吗?”

    曦曦终于可以坐到了爸爸的身边,她一边依靠在爸爸的身体上,一边也是奇怪地回头望了望刚才那两个和爸爸交谈的人。

    杨轶又跟墨菲解释一番,不过,杨轶还是不太放心,遭遇过吕越的事情,杨轶还是要抓住每一个他起疑心的事情,调查清楚,不能再犯那种掉以轻心、阴沟里翻船的愚蠢错误!

    只见他一边跟墨菲说着,一边发短信要在加州的威尔逊帮自己暗自调查一下这个节目的情况。

    “我们也该回去了。”墨菲对这样的节目,没有杨轶那么浓的兴趣,看了看时间,站起身来,笑着提议道,“都已经四点多了,回去刚好赶得上晚饭。”

    “粑粑,我不想吃饭了,肚子还好饱呢!”曦曦从椅子上爬起来,摸着自己鼓鼓的小肚子,笑嘻嘻地说道。

    “不是都让你别吃那么多雪糕吗?你还不信,待会说不定你还得受罪。”墨菲轻轻地弹了弹曦曦的额头,嗔道,“你粑粑也是,纵容着你,每人各打五十大板!”

    曦曦被弹了一下,嘴角往下弯,一副不乐意的样子。当然,她也是故意的,只见她转身投入了爸爸的怀抱,两个小手臂撒娇一般地抱着爸爸的脖子,叽叽喳喳地叫道:“不许骂我的粑粑!也不许打我的粑粑!”

    小姑娘笑得眼睛都如月牙一般弯弯的,她正在跟妈妈闹着玩呢!吃了一堆甜食,小家伙有很多能量不知道如何挥霍。

    墨菲叉起腰,笑道:“哟,你还护起来了?这是我的老公诶,我还不能说两句了?”

    “这是我粑粑!”

    杨轶笑着摇摇头,他顺势将曦曦跟考拉一样抱起来,招呼墨菲推着小曈曈一起往吉普车停车的地方走去。

    虽然他们交谈是用的中文,没人能听得懂,可是,杨轶还是不想自己家人的情况,被摄影机记录进去。

    墨菲一边走着,一边还在跟曦曦兴致勃勃地斗嘴:“你粑粑了不起啊?他是我老公,当然是先有我老公,结果才生了你,他接着才是你的粑粑,所以我最大。”

    曦曦被逼急了,她伏在爸爸的肩膀上,灵机一动,眉欢眼笑地叫道:“那,那粑粑也是我的老公,不再是你的老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