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一章 盯着你们呐!
    所有人都还不知道,当自由世界忙着应付自身的经济危机之时,苏维埃已经踏出了向他们宣战的第一步。这次主导的不再是死板的真理部,而是真正的苏联宣传部。

    放松了遏制在文化氛围头上的绳索,莫斯科开始大量的扶持对外输出的文化产业,不仅仅只是电影,更多的还是全方面的向西方世界发起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由于亚纳耶夫在文化产业这一块的重视,苏宣部是唯一一块跳出了官僚体制的部门,打破了禁锢在头上的条条框框,更好的发挥宣传优势的作用。之前的苏维埃侵略者只是一个信号,接下来是一场全方面的舆论战争。

    自由世界将会再次感受1929年岌岌可危的噩梦,种子已经播下,就等着未来终将有一天发芽成为。

    就连各国政府都不会注意到的一个细节,一款名为《红色管弦乐队》的游戏开始悄悄的在自由世界蔓延。

    亚纳耶夫走出了舆论战争的第一步棋,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归他指点,而是交给了宣传部,他最多只是提点到方针性的东西,还有其他的大局需要去掌控,比如差不多接近的美利坚总统的换届选举,还有俄罗斯的总书记的接班过度。

    亚纳耶夫已经安排好一切,下一届的总统班子基本上已经安排妥当,在清除了保守派之后,接下来的位置都会留给那些年轻的政坛后辈。他将会从这个位置上甩手,之后离开莫斯科政坛,远离政治和权力斗争的中心,彻底到底结束这一切。

    都快八年了,他太累了。

    从接手这个烂摊子开始到现在,每一天都在算计和权谋斗争之中度过,然而在保守派祸起萧墙之后,亚纳耶夫终于忍不住了自己的愤怒,当场在政治局会议上将心中的怨恨发泄了出来。他为了这个国家战斗了一辈子,毫无保留的一辈子,毫无退路的一辈子,除了手握重权之外,已经一无所有。

    没有了家人,没有了退路,即便是退休之后,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淡去自己的身份和影响力,卸下权力交给下一任。

    亚纳耶夫是这个时代的悲歌,他不会想到自己到头来还被自己人算计一次,这是理想主义者的悲哀,也是那群寄生虫的穷途末路。

    刚进入会议室时,绝大多数人只是把他当做一次无关紧要的会议,毕竟亚纳耶夫已经在进行交接过度,将手中的权力系数转移。不过军政大权依旧牢牢掌控在亚纳耶夫手中,只要他这一面旗不倒下,苏联就没有人敢轻举妄动。直到弗拉基米尔羽翼丰满之后,他才会从这个职位上卸任。

    亚纳耶夫环顾了一下四周围,的确很多都是新面孔,这一次的莫斯科政坛地震,几乎将绝大多数的老面孔重新清洗了一遍。

    会议室渐渐安静了下来,在场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亚纳耶夫总书记发话。

    “这场政变牵连甚广,经过中央决定,工业委员会主席被罢黜两人,资格审查委员会罢黜三人,连同国防工业部部长,运输建设部部长,司法部部长等十六人将会依法处决。全部参与了这场政变行动的人,无一幸免,他们以为组织部部长死了,就能尘埃落定?就能躲过一劫,简直痴心妄想!”

    会议室里没有人敢出声,卢卡申科刚刚接替了帕夫洛夫苏联总理的位置,有些神情不安的望向身边的总书记。他在这里故事重提,只能说亚纳耶夫在某些问题上,还没有放下。

    亚纳耶夫终于开口,“我非常失望,是对苏联一些同志爱的失望。”

    目光没有望向任何一人,他只是默默的看着挂在墙上的列宁肖像。斯大林创立的官僚体系肯定不是他心中理想的**世界,而现在浑浊不堪的莫斯科官僚利益集团,也肯定不是亚纳耶夫

    “我刚开写的时候以为作业最大的敌人是加盟国分裂党,当平定了波罗的海和格鲁吉亚之后,车臣站了出来试图分裂苏维埃,格罗尼兹保卫战打得这帮慕斯林抬不起头,接下来东欧国家又成了克里姆林宫的心头之患,从东德打开了缺口之后,欧盟和美利坚相继站了出来。我现在是越来越清楚了,苏联最大的忧患不在外边,而是在这苏维埃人民会堂!就是在克里姆林宫里!就在我的各位同志当中!你们成为特权阶级,我们的人民就会寒一份心,你们要是像他们吞下国家资产,想摇身一变成为寡头。动乱和反对就会四处涌起,整个苏维埃将成为人民讨伐的对象!你们将成为国家的罪人!”

    亚纳耶夫的愤怒让所有人噤若寒蝉,有些人甚至爱从未见过亚纳耶夫当着众人的面发过这样的火气,最终整个人坐在座位上,

    “你们想想吧,沙皇尼古拉二世处决在叶卡捷琳堡才多少年?忘了吗?那阴魂不散的眼神,还在这克里姆林宫里天天盯着你们啊!”

    这一句话,说的人胆战心惊。之前很多只是将亚纳耶夫的会议当做无关紧要的官员,被骂的头都抬不起来。

    即便是即将退休,亚纳耶夫的压迫感依旧如同一道铜墙铁壁,横亘在众人面前。

    万丈光芒之后的阴影,紧紧盯着党员成员的一举一动。

    揉了揉翻红的眼睛,亚纳耶夫强打着精神说道,“我已经很久没合眼了,想着跟你们这些人说些什么,但最终想来想去,也就只有短短一句话,记住本分。你们是国家的公仆,不是人民的主人。我就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选择站在绞刑架面前,还是选择站在人民这一边!”

    亚纳耶夫颤颤巍巍的站起身,目光扫过众人,厉声责骂,“现在,在座的各位都给我好好想一想,契卡的屠刀,每时每刻都在盯着你们!”

    说完,在众人震惊的眼神里,离席而去。

    这个大会堂没有一人干开口说话。

    从苏联建国到现在,亚纳耶夫是唯一一位直接在议会室内毫不保留的骂遍了所有的**员的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