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五章 再见了,苏维埃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7500329.html
    人民最后一次见到亚纳耶夫总书记的时候,是在1999年十月革命红场阅兵仪式上,亚纳耶夫总书记精神看起来还不错,微笑着和周围的人有说有笑。尽管是苏维埃前任总书记,但他选择了一个远离政治局同志的位置低调坐下,不希望让其他人注意到自己的身影。

    他只是有说有笑的和周围的人聊聊最近的状况,起色看起来还不错,一扫之前的阴霾与萎靡,甚至继续跟弗拉基米尔分析目前的局势状况,严防死守美国再度挑起欧洲内战的目的。至于西欧就继续自顾不暇下去,总有一天他们会自食其果。

    11月7日这一天,莫斯科的天空不再是冬季的阴云密布,而是非常罕见的呈现出湛蓝色的天空,仿佛特地为了庆祝这一天的十月革命胜利纪念日。整洁干净的莫斯科红场正准备着迎接军队的到来,湛蓝色的天空与克里姆林宫红色城墙相互映衬着。早已聚满的人民盼望着检阅方阵走过。所有政治局的同志都聚集在一起,静静的等待着阅兵仪式的开始。

    当年参与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苏联老兵,身影却渐渐稀疏了起来。

    当年参加阅兵的其他人,如今也只剩下一座冰冷的墓碑。

    那些老兵,曾在1941年11月衣衫不整的站在红场红场上,等待着集合的号令响起,曾见识过德国纳粹的凶残炮火,还有迎着子弹而上的模糊背影。跟随着钢铁洪流挺进柏林,亲眼目睹将胜利的旗帜插在国会大厦的楼顶之上。然而在千禧年即将到来之际,他们之中很多人,却输给了时间。战争曾经剥夺了他们最珍贵的东西,如今时间却剥夺了他们仅剩下的生命。

    这已经不是那些老兵第一次参加盛大的阅兵仪式了,从苏联各个城市赶往庄严肃穆的莫斯科红场,很多人想起纪念碑上刻着的冰冷名字,那些早已与自己阴阳相隔的战友。如今再也见不到他们翘首以望的祖国。

    曾经的战友和连天的炮火早已消散在岁月的长河之中,唯独沉淀下来的,只有一直前进,永不停止的脚步和高呼声。

    亚纳耶夫半眯着眼睛,看着站在最中央的弗拉基米尔,笑容欣慰。

    他终于支撑起了一个疆土辽阔的红色共和国。

    接下来这个国家会在他的手中走向复兴。

    唯一的遗憾是还没能光复君士坦丁堡,重整第三罗马的骄傲。

    牢不可破联盟的歌声响遍了莫斯科红场的每一个角落,伴随着歌声而来的是莫斯科的装甲部队,当初的t80和t72方阵早已成为过去的历史,取而代之的是最新型的t14阿玛塔坦克。庞大的钢铁怪物在1500马力的拉动之下,钢铁的履带掩盖了红场的每一片土地,向世人宣告着红色北极熊的到来。

    亚纳耶夫终于笑了,直到自己离开之前有紧紧的抓牢的军工发展,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回报,只是有些可惜,他再也没法挪动步伐,去克里米亚半岛,去海参崴,去摩尔曼斯克,看看他引以为豪的海军力量。

    看看光荣级和基洛夫级巡洋舰走过土耳其海峡时,对方恐惧的身影。

    看看瓦良格和乌里扬诺夫斯克横行在太平洋时的辉煌壮举。

    看看图160轰炸机从第聂伯河直到远东的翱翔。

    看看钢铁洪流再次成为西欧阴影时的状况。

    思绪被扯远了,此时激昂壮阔的音乐声响起之时,亚纳耶夫稍稍打起精神,苏维埃最后一件可怕的杀人武器在全世界人民翘首以盼的目光中缓缓登场。庞大的身躯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一种可怕而又压抑的气氛。超过三十米的钢铁身躯携带了将近两千万吨t-n-t当量的可怕弹头。

    白杨,最引以为豪的战略武器,无论过去多久,全世界都会在它的阴影之下战栗。

    红场已经变成了一片红色汹涌的海洋。

    目光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亚纳耶夫的眼皮有些沉重,喧闹声和欢呼声仿佛在这一瞬间远离了自己,他有些疲倦,这么多年都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他只想安安静静的打一会盹。

    实在是太累了。

    他沉沉的睡去,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坐在白桦林里,身边站着另外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

    笑容慈祥。

    “只有你了吗?”

    亚纳耶夫叹了一口气,望着缓缓飘落的金黄色落叶,说道,“奇奥塞斯库,拉迪斯拉夫·阿达梅克,沃依切赫,东欧的那些领导人,他们都应该走了吧?”

    带着黑框眼镜的长者小声说道,“他们先走了一步,只剩下我们两个还在独撑大局。”

    “可是我也尽力了,希望他们不要怪我。”

    秋季的风穿过了白桦林,亚纳耶夫在温暖的阳光里眯起了眼睛,刺眼的光芒让他有些睁不开双眼。

    “这个国家已经重回正轨,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运动将会再次崛起。我们失败了二十多年,因为斯拉夫人的傲慢和愚昧,错过了整个二十世纪。我尽最大的努力,纠正了整个国家的错误,至于未来,就只能交给那些优秀的年轻人了。希望我没有拖他们的后腿……”

    “希望祖国,繁荣昌盛。”

    “我太累了,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觉。权谋,局势,已经思考不动了……未来,就交给你了。红色的旗帜,终将需要你们去扛起,我们已经是不符合时代发展的老人了……是该放手了……”

    亚纳耶夫的目光慢慢模糊了起来,这片梦中安静的白桦林,仿佛就是他最后的归宿。

    拯救了一个红色帝国的男人,最后在温暖的阳光里,听着风穿过白桦林的声音,慢慢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微笑,安静的沉睡下去。

    再也没有醒来过。

    “再见了,苏维埃。”

    根纳季·伊万诺维奇·亚纳耶夫,前苏维埃总书记,逝世于1999年11月7日,葬于新圣女公墓。

    当晚,莫斯科博物馆里放置了数十年之久的伊凡雷帝雕像,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轰然坍塌。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