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用说,《爱拼才会赢》虽然只是闽南语歌曲,但它优美的旋律和积极向上的歌词,所表达的拼搏向上的精神,都将成为人们心中最适合作为《极限挑战》主题曲的歌曲,也备受许多粉丝们的喜欢。

    不过,这首歌的唱响,也代表着《极限挑战》第一季的结束!

    粉丝们哪里舍得,他们连夜跑到了官方和六个成员的微播下面,甚至跑到杨轶的微播下面,催促第二季早点回归。

    但这只能是幻想,下一季的《极限挑战》,至少也要等到来年开春。

    ……

    九月悄然到来,暑假的结束,也预兆着新的学年的开始,而一批又一批的新生,也将踏入他们的小学、中学甚至大学。

    汇嘉小学的老师们也早早地回来学校,其中,准备迎接新生的一年级任课老师,尤其是还担任着班主任职责的老师们已经拿到了自己班里小朋友们的名单。

    李若岚是一年级三班的班主任,她随便扫了一眼名单,准备继续回去写自己准备跟家长们演讲的稿子。她毕竟还很年轻,今年才二十八岁左右,当了两年老师兼班主任,但新生班级却是头一回带,多少还是需要准备一下。

    “李老师,你班里有没有一个叫杨曦的小朋友?”这时候,二班的班主任,也是李若岚的好友刘萱萱老师凑了过来,笑嘻嘻地问道。

    “等等,我看看。”李若岚只好又拿起了名单,随口问道,“为什么忽然问起这个?”

    没等刘萱萱回答,李若岚便在最后一排找到了杨曦这个名字:“有,在我的班,一个女孩。怎么了?她是你的熟人?”

    “不是,当时负责监考的蔡老师说,这个杨曦是天才,估计是她家人教得也好,反正蔡老师听了她的英语都觉得自愧不如,另外,据说她还会瑞典语。”刘萱萱满脸八卦地说道,“还好,你是语文老师,我虽然也教你的班级,但我是数学老师,不担心会有很大的压力!”

    “这么厉害?真的假的?”李若岚有些惊讶。

    “骗你是小狗!”刘萱萱笑道。

    李若岚心里一阵欣喜,自己班里有个优秀的学生,能出成绩,哪个老师知道了都会觉得高兴的!

    刘萱萱还在八卦着:“哎,你说,什么样的家庭,能教出这么厉害的孩子?啧啧,还会瑞典语,他们家难道是外交官世家?”

    “到开学报道的时候,你不就知道了!”李若岚笑道。

    ……

    被老师关注上的杨小曦童鞋,此刻却没有表现出天才的样子。

    “粑粑,粑粑,你把我推得高一点。”小姑娘银铃般的笑声,在院子里回荡着,而她也在空中来回飘荡,长长的头发甩起、落下,仿佛云朵的舒卷一般,好看极了。

    曦曦在院子里荡秋千呢!

    昨天杨轶去撒哈拉出版社,经过撒哈拉出版社专门为前来培训的年轻父母作者们准备的孩童游乐区,以杨轶现在的身份,自然忍不住驻足观看。几个小朋友荡着秋千开心的样子,让杨轶忽然产生了也在家里装一个秋千的想法。

    正好,材料是现成的,撒哈拉出版社的仓库里还有一个备用的儿童秋千,杨轶便搬了回来。

    这不,这天上午一装上,曦曦就迫不及待地坐上去,要爸爸推着她荡秋千。

    曦曦很喜欢这种荡得高高的,然后急速荡下来的感觉。

    “还要再高?不行,再高你就要飞出去了!”杨轶走到曦曦一边,笑着指着远方的天空,跟她说道,“看到那没有,到时候你可是会飞到外太空去。”

    “咯咯,咯咯!”小姑娘不知道是被爸爸的幽默给逗乐了,还是在享受着荡秋千的快乐,笑个不停。

    包子在一边,也兴奋地跟着秋千跳来跳去,它不敢凑上去,只能在侧面,来回地跑动,倒也是玩得很开心。

    等曦曦笑得累了,她才意犹未尽地从秋千上跳下来,脚步有些不稳地跟着爸爸回家。

    客厅里,“城堡”还屹立着,不过,比起昨天墨菲粗制滥造的违章建筑,现在“城堡”变得很漂亮,杨轶特意买了一批好看的枕头,跟沙袋一样,一叠叠地垒起来。

    曦曦昨天晚上也参与了“城堡”的重造功臣,她兴致勃勃地拿来许多她房间里的玩偶,大的小的都有,帮忙将“城堡”点缀得“生机勃勃”。

    但小曈曈有着一颗越狱的心。

    杨轶他们回来的时候,小家伙又扒着“城墙”站起来,小腿还在发抖,看到门口的动静,他欣喜地伸出了小手,急切地叫着:“巴巴!”

    这发音似乎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

    可惜,爸爸叫不到,叫到小姐姐。

    “弟弟,我来跟你玩!”曦曦反而兴致勃勃地跑了过去,小长腿轻松一跨,她便跳了进去,在小曈曈的身后翻滚了起来。

    小曈曈支撑不住,再一次一屁股墩坐下来,不过这会儿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不哭不闹,只是扭过头去,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姐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粑粑,弟弟把书弄烂了!”曦曦在小曈曈身后,看到了一本惨遭小曈曈蹂躏过的图书,喜欢保存好每一个物品的曦曦惊呼着跟爸爸告状。

    小姑娘心疼这本书,虽然这本书是撒哈拉出版社出版给超低龄小朋友看的,全都是幼稚的图案,曦曦看不下去,但她还是坐了起来,仔细地用她的小手将被小曈曈压褶皱了的书页摊平。

    小曈曈出神地看着,当然,他不明白这啥意思,眼神儿很是困惑。

    杨轶只是在一边看,没有出声干预。

    他从出版社带了一批样书回来给小曈曈和曦曦看,其实他也没指望小曈曈能跟姐姐一样爱护这些书籍。小曈曈一岁都不到,不可能懂得爱惜书籍,这些图画书只不过是让他看着图个新鲜——原本这些书设计出来的目的也是如此。

    就跟小曈曈的玩具一样,小家伙在成长的过程中,总会笨手笨脚地弄坏一部分,甚至等他再长大一些,还会淘汰掉大部分,不可能留下来珍藏的。

    当然,杨轶也没有干涉曦曦去帮弟弟整理这些书,他还很喜欢看到姐弟俩这些小互动,曦曦整理书籍时候流露出来的专注,和对弟弟的关心,让杨轶看着很是欣慰。

    不过,曦曦马上就要上小学了,以后在家里跟弟弟玩的时间就没那么多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