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动乱的前夜
    (第二更,本书会在这个月中旬上架,到时候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一下首订,支持一下正版,因为我想申请下起点的认证,而认证的条件是必须要均订在一千以上才行,谢谢大家这么久以来对我的支持。)

    如果说能逼得好几位苏维埃加盟国领导人拿起电话互通有无的,也就只有远在莫斯科的亚纳耶夫了。带着一肚子怨气从克里姆林宫回来的克拉夫奇科和舒什克维奇第一时间拨打了格鲁吉亚总统兹维亚德的电话,向他通报了这一情况,并让兹维亚德做好准备。

    还在睡梦中的兹维亚德被克拉夫奇科复述的内容惊醒,他从床上坐起,握着电话语气激动的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亚纳耶夫准备取消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联合国席位,这不就摆明了他要开始对加盟国下手了吗?”

    如果说之前兹维亚德还在为自己寻找不到合作盟友而苦恼,那么亚纳耶夫现在就将两位加盟国领导人推送到自己的反苏联阵营之中。

    “是的,兹维亚德总统。”舒什克维奇说道,他在电话中明显听出了兹维亚德愉悦的语气,同时也明白这位格鲁吉亚领导人心里在打着怎样的算盘。毕竟阿拉木图事件导致了苏联解体的第一条裂缝,而第比利斯则彻底的让苏联的民族关系滑向了深不见底的深渊。

    “我想我们应该谈谈怎么反对苏联的统治了,我恨不得将这些吸血鬼全部从格鲁吉亚的境内驱逐出去,就像当初他们将我们格鲁吉亚人流放到寒冷的西伯利亚一样的道理。”兹维亚德毫不掩饰的表达他对苏联的憎怒,怀着对历史上斯大林民族主义政策的畸形愤恨,格鲁吉亚分裂势力将所有怒火都发泄到境内的阿布哈兹民族和奥赛梯人的身上。

    “依旧是利用民族问题做文章,经过1989年的几次大骚乱之后苏联明显在加盟国的问题上表现得投鼠忌器,只要我们态度越强硬,莫斯科方面就越拿我们没办法。”舒什克维奇仿佛忘了他现在的身份还是白俄罗斯的苏维埃最高主席,公开讲出他对苏联的厌恶,无异于是叛党的行为,不过在1991年这个想获取人民以党员为耻的时代,舒什克维奇的言论也就并没有觉得有多么的惊世骇俗了。

    “哈哈,舒什克维奇,不用你说这也是我们最擅长的事情。”兹维亚德本能够来就是靠街头政治起家的货色,煽动民众围攻政府办公大楼,公开指责亚纳耶夫压迫当局的行为还有将自己标榜成为格鲁吉亚的救星。

    不过若是让民众知道兹维亚德之前从美国领取美金,会是怎样的表情。

    “我这就去安排人手到格鲁吉亚中央第一书记楼面前进行示威活动,就像三年前和科斯塔瓦,采列捷利建立的机动宣传小组一样继续朝苏维埃政权煽风点火。只要内务部的部队一旦采取行动,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暴乱了。”

    “暴乱?”听到这句话,舒什克维奇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却已经惊涛骇浪,他压着嗓子问道,“兹维亚德总统,你这是什么意思?公然武力对抗苏维埃?”

    舒什克维奇一直坚持着非暴力的形式与苏维埃对抗,反正整个政权已经是日薄西山,从红色锁链中挣脱出去只是迟早的问题,但兹维亚德的做法反而有一种画蛇添足的感觉。一旦冲突过于激烈,他们就无法掌控局面了。

    “对,暴乱。”兹维亚德满意的说道,“实际已经成熟,就算苏联有强大的军事实力又怎么样?格鲁吉亚人有着美国源源不断的资金和军火支持,我们可以跟他们进行有限的冲突,也可以跟他们玩游击战争,我就不信连一群阿富汗的山区部落都无法征服的军队,能有多强的战斗力。”

    兹维亚德的底气是北约军事一体化集团通过土耳其边境源源不断运送进国内的卡拉什尼科夫步枪和火箭弹,甚至还有武装直升机。而苏联军队在阿富汗的失利也让他认为只要将苏联拖入长期战争的泥潭,迫于经济严重衰颓的苏联就会坐在谈判桌上,将格鲁吉亚真正意义上从版图中割让出去。

    为此,兹维亚德还一直跟车臣共和国的人眉来眼去,并说服布什同样资金军火支援车臣共和国,兹维亚德并不是蠢货,光是一个格鲁吉亚或许不足以让苏联坐下来好好谈判,但是加上一个车臣,一个波罗的海三国,一个乌克兰,一个乌兹别克苏维埃共-和-国呢?四面楚歌的亚纳耶夫还能保持当初强硬的态度吗?

    “采用武力解决不了问题,兹维亚德总统,我还是希望你能。”白俄罗斯苏维埃最高主席舒什克维奇表示忧虑,他跟苏联之间的关系不像其他加盟国水深火热,毕竟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之间渊源久远深刻,在民族上也更有认同感。

    “不好意思,舒什克维奇,我主意已经决定了。事实上这是我这么多天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只有在莫斯科最虚弱的时候用一个新的强大联盟武力威慑苏维埃,他们才会屈服。如果你选择袖手旁观,请随意,夜深了,还请你早点休息,再见。”

    电话另一头传来了嘟嘟的忙音,舒什克维奇叹了一口气挂了电话,他内心突然有种不好的想法,好像这一切,都按照着亚纳耶夫的剧本轨迹在演下去。

    盲目和任性总要付出代价,就和2008年的那场战争一样,格鲁吉亚在南奥塞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并认清了一个事实,大国的底蕴不会因为解体而坠落到三流小国可以任人欺负的水准。不过现在还是1991年,北约在背后撑腰的格鲁吉亚有了目空一切的勇气。

    兹维亚德连夜召见了科斯塔瓦,两人商讨如何在苏维埃政府大楼门前示威,虽然那里只是苏联名义上的象征建筑了,但兹维亚德一点都不介意为这座剥夺了灵魂只剩下躯壳的建筑添一把熊熊燃烧的烈火。

    他们商讨的已经不是街头政治家的戏码了,而是密谋一场精心设计的动乱,先是怂恿学生,老师,工人上街游行示威,打砸一切象征苏维埃的东西,然后再冲击苏维埃政府机关,殴打工作人员。等到警察进行清场的时候早已训练好的军队换上平民的服饰,手持枪械进行反击。击垮了第一波镇压的军警之后迅速冲击军事基地夺取武器,武装动乱!之后他与早已联系好的车臣加盟国的领导人一起发动叛乱,让苏联军队自顾不暇。

    这一切都在兹维亚德早已演习了无数次的内心中,平缓有序的进行着,以至于让他有一种是不是太过顺利的错觉。

    对他而言,而决定格鲁吉亚人命运的时刻,就在几天后的大动乱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