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经验教训告诉我们,不要立Flag!

    杨轶显然是有些得意忘形了,他觉得自己不可能会输。卢小树他们应该只会选择陈奕捷,因为他们熟悉陈奕捷啊!而且陈奕捷可以指导他们的唱功,对他们的成长有莫大的裨益!

    然而,几分钟后,在四位导师的环视之下,卢小树和缪川齐声说出了他们的选择:“我们选择加入林启田老师的战队!”

    WTH?

    杨轶傻眼了。

    墨菲在一边已经忍不住伏在了他的肩膀上笑了起来。

    这时候,在罗健的提问下,卢小树拿着麦克风解释道:“我们选择林启田老师的原因,是因为他是中央音乐学院的教授,我和缪川都不是科班出身,加入林老师的战队,希望能在这段珍贵的时间内学到一些专业的知识,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这样很好,虽然说我教的也不一定能适合他们的路子,但我觉得年轻人在刚刚出道的时候,不要把自己局限死了,多了解,多学习,终究不会是坏事,别人的音乐理念,说不定也能对你们自己产生一些启发!”林启田笑道。

    电视上他们说的话,杨轶已经顾不上去听了,他此刻内心满是怨念,忍不住吐槽道:“他们怎么不选择陈奕捷?这没道理啊!”

    墨菲这时候才笑嘻嘻地说道:“因为他们本来也是想选陈奕捷的,但后来担心选了陈奕捷会给你带来麻烦,怕媒体知道他们所属的经纪公司后,会说这是黑幕。”

    “什么黑幕,他们是凭自己实力上来的!”杨轶一点也不感动,还埋怨道。

    怕什么黑幕,杨轶才不在意媒体的麻烦,他在意的是自己输了比赛,不能看墨菲跳舞了!

    忽然,他反应了过来,狐疑地看着墨菲:“你怎么知道这个?”

    墨菲跟杨轶眨了眨眼睛,狡黠一笑,说道:“因为昨天晓娟跟我八卦的时候,就告诉我了啊!卢小树他们跟她商量过这事的,手里有一套选导师的方案,除非只有陈奕捷转过来,否则他们是不会选择陈奕捷的。”

    “你知道他们选的人?”杨轶目瞪口呆。

    墨菲点了点头,忍着笑说道:“不过就听晓娟说了这一个,其他的都是我瞎猜的!现在我已经确信你没有骗我,你真的不知道这期节目的结果。”

    当然没有骗人,杨轶知道的话,怎么会输?

    “你作弊!”杨轶有些死鸭子嘴硬。

    “嘻嘻,认赌服输,输了就输了,不许找借口,不许耍赖,你自己说的。”

    ……

    半小时后,曦曦和小曈曈在主卧睡得正香,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她们听不到隔壁次卧传来的旖旎的音乐声。

    次卧已经调了昏黄的室内灯光,床前的一大片空地,原来摆着小曈曈的那些东西,此刻也已经被清理开来。

    特意从网上下载下来的脱衣舞曲,正在幽幽地播放着。这种带着拉丁美洲风格的舞曲,每一个旋律,每一个喘息或者歌声都似乎有着一种难以抑制的撩//拨感!

    墨菲还是跟刚才一样的打扮,以胜利者的姿势,曲腿坐在床上,睁大着眼睛,看向床前西装革履的杨轶。

    是的,杨轶已经打扮起来了!

    虽然如此,那也是按照影片里的场景,墨菲要求的,现在杨轶一脸苦笑,动作磨磨蹭蹭的,根本不像他平时干净利落的风格。

    “哥们今天居然也阴沟里翻船,连这种舞都要跳上了!”杨轶很想找个洞钻进去。

    “你要跳啊!怎么一直站着!”墨菲忍不住催促起来。

    “算了,愿赌服输,既然要跳,那就玩个大的吧!”杨轶心里一横,眼神从刚才的无奈,变成了幽深又热辣的涩(谐音)欲!

    只见他紧实的臀部轻轻摇起来,跟着音乐的节奏,肩膀也是上下前后左右地轻轻摇晃,搭配上那撩人的眼神,墨菲都有些不敢直视。

    但她还是禁不住心中的渴望,轻轻地咬了咬下唇,全神贯注地看着。

    杨轶忽然一个侧身,双手撩起衣摆,双腿前弓,一只手后撤,一只手压在了腹部下面,做出了有些羞耻的拱动髋部的动作!

    如果有MJ的粉丝在,肯定会跳起来,一拳打在杨轶弓起来的膝盖上:“让你拿太空舞当脱衣舞玩!”

    没错,杨轶确实是这样的想法,他把自己研究了很久的太空舞,融入了一些脱衣服的环节,跳了起来。

    墨菲不认识太空舞,但看到杨轶这夸张的羞耻动作,也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

    但杨轶是越跳越好,只见他在那节奏感很强烈的抖动中,脱掉了帽子、外套,还扯开了系得很好看的领带,让它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

    当然,这时候怎么能少了MJ经典的插裤袋扭动的舞姿?杨轶将刚出道时候MJ的妖娆,演绎得淋漓尽致,再搭配上自己那火辣的眼神,那仿佛要刺破、撕破眼前墨菲身上“伪装”的赤果果的眼神,这舞蹈平添了几分艳色!

    墨菲没有再咬着下唇,但她也渐渐地被杨轶撩了起来,那一双媚眼,现在已经是春水盈盈,仿佛一碰就会荡漾起波澜一样!

    杨轶玩兴起来了,只见他玩前走了几步,还不忘一边走,一边回头跟墨菲用手指和眼神示意,让她看着自己的脚。

    “要表演什么了吗?”墨菲连忙挪到床脚,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

    有钱人家的房间,不用说,大得要命……杨轶有足够的空间,只见他高高地踢了踢两只大长腿后,开始交替地踩着步子。

    就在墨菲疑惑的时候,忽然间,令她惊呼出声的一幕出现了,杨轶竟然一边好像正常地走着路,一边却好像被什么力量拉扯着,整个人直直地往后平移了起来!

    “哇!”墨菲捧着脸蛋,觉得整个人都要高//潮了,脸蛋热辣辣的,被杨轶的表现冲击得七荤八素。

    最绝的不只是这个,在太空步走到床边的时候,杨轶竟然以踩着自己的鞋跟,将鞋子自然而然地踢掉的动作,结束了这个MJ知道了别人都按不住板子的舞蹈。

    接下来,还有更加旖旎的部分!

    只见杨轶没有再花里胡哨,而是一边在床边慢慢地摇动着髋部、肩膀甚至整个身体,一边将身上的衬衫撕扯下来,扣子崩掉,露出了精壮结实的肌肉。

    不知道是天热,还是跳累了,或者是什么原因,杨轶的身上竟然流了一些汗,如同抹了一层橄榄油一般,他那曲线分明的腹肌,在昏黄的灯光下,竟然流露着一抹令墨菲无法挪开视线的光泽。

    荷尔蒙的气息弥漫了整个卧室……

    墨菲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床脚也轻轻地摇晃起了自己的身体,肩膀微微地扭动着,那水汪汪的眼眸,此刻竟然也有些勾魂夺魄的妖娆。

    “为什么不一起来?”杨轶一边拉扯着剩余不多的衣物,比如说腰带,一边用带着浓浓鼻息的磁性声音,低沉地说着。

    墨菲笑了,还是带着轻咬下唇的调笑,只听她也是鼻息浓厚地轻轻说道:“因为啊……我是胜利者啊,胜利者不会自己脱衣服的,只会……看别人脱!”

    “那你可要小心了,我脱衣服……很有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