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第二更)

    但兹维亚德肆无忌惮践踏苏维埃主权的行为也引起了部分真正爱国者的愤慨,那些曾经在卫国战争中为伟大的理想奋斗过苏联红军们虽然已经老去,但是看到电视上被推到的列宁铜像的时候再也忍不下去了。他们自愿的走上街头去斥责分裂主义势力的无耻行为!哪怕面对来势汹汹的闹事学生,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失去了一条手臂的苏联老兵伊瓦乌里下士也没有畏惧过。

    已经头发灰白的伊瓦乌里下士穿着军装站在成群结队的学生们对立面,神情严肃。而他的周围却是空无一人,一如他在1942年风雪漫天的散兵坑里面对纳粹铁蹄时候那般无所畏惧,胸口的红星勋章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都给我停下,孩子们,你看看你们在干些什么!”伊瓦乌里下士严厉的呵斥道,他上面一步站在游行的学生面前,越是义愤填膺却越显得势单力薄,空荡的袖口随风摇摆,像是诉说那遥远的战友和曾经的伤痛。

    伊瓦乌里下士隐约有一种错觉,好像他又站在了那场伟大的卫国战争的战场上,身边的队友全部牺牲后只有自己一个人拿着沙冲锋枪对准了来犯的纳粹敌人。

    “老头子,你在干什么,赶紧给我滚开。”为首的学生可不在意他,一个年过花甲的臭老头还能对他们产生怎样的威胁。他向伊瓦乌里竖起中指,不屑的说道,“一个糟老头懂个屁,我们这是在拯救这个国家,从苏联畜生的蹂躏中拯救出来,你敢反对我们,你就是个叛国者。”

    “叛国者?”听到这句话伊瓦乌里青筋突起,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慨,他右手抓起另一边空荡的袖子,直步走到那个比他个头还高一截的学生面前,愤怒的说道,“你看到这个没有?当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在为这个国家赴汤蹈火,奉献自己的青春!1942年我在战争中失去了一条手臂,我们这一辈用鲜血才换来你们今天安定的生活,而你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居然想毁掉你们父辈为之奋斗的一切!”

    “你可以骂我是一个糟老头,可以骂我是一个残疾的废物,但是你不能骂我是个叛国者,我爱这个国家!”

    伊瓦乌里的嘴唇在颤抖,这一瞬间他想起了几十年前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和他坐在一起的政委在短暂的停火中闲聊了一下未来。他问政委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戴着眼镜显得有些书生气的政委这样回答他,“我希望我们的后辈永远不要经历这样的战争悲痛,他们可以生活在和平的环境中愉快的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为了这样美好的未来,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

    伊瓦乌里永远记得年轻的政委说道这里时的憧憬眼神,明亮的如同北极星。他也同样记得最后一次冲锋的时候,跑在最前面的政委被敌人一颗子弹打中心脏时倒地的神情。政委临死前那句话还在伊瓦乌里的耳边回响,不是跟战时宣传一样的主旋律,而是一句朴素到不能再朴素的话,说完带着微笑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政委你当时说为了孩子,为了未来。可是你看这些孩子却在干些什么,他们在糟蹋我们的奋斗的一切啊。”伊瓦乌里用手抹了一下泛红的眼睛,嘴角微微抽动着。

    那个学生领袖一开始还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么这个糟老头突然拦在他面前,等他的目光扫到老头胸口的红星勋章时恍然大悟,原来这家伙是曾经的苏联红军。正打算让绕过他继续前进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既然是反对苏维埃政权,为何不朝这个老家伙开刀呢?

    他向后面已经躁动不安的队伍打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原本叽叽喳喳嘈杂的队伍慢慢的安静下来,他转过身对身后的学生们说道,“都安静一下,听我说。”

    学生领袖左手指着面前的伊瓦乌里,大喊道,“我们不是要反对苏联的政权吗?看,眼前这个老头子就是效忠那个残暴独裁政党的走狗!一个跪舔了几十年忠心耿耿的奴才,同学们,就是这样的走狗,才是阻碍我们格鲁吉亚民主进步的绊脚石,我们绝对不要放过这种人,要怎么做?”

    “打倒这个苏联走狗!”身后的学生异口同声的大喊道,用最恶毒的词汇羞辱着伊瓦乌里,全然不顾对方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对,打倒苏维埃走狗,格鲁吉亚民主阵线万岁!”学生领袖重复了一边口号,正好身边的一位学生手中拿着一瓶牛奶,他一把抢了过来走到伊瓦乌里面前。

    “你想干什么!”伊瓦乌里恶狠狠的盯着这个人,说实话他很想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然而在军队中一直强调的纪律性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中,伊瓦乌里才没朝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后辈下手。

    他二话不说拿起那瓶牛奶,高举过伊瓦乌里的头,然后将整杯牛奶全部倒在他身上,白色的牛奶顺着他的帽子慢慢的留下,流过帽子上熠熠生辉的红星,流过庄严整齐的军服,流过他老泪浑浊的双眼,以及一颗失望悲伤的心。

    倒完牛奶后他将瓶子一忍,朝后面的人摆出一副胜利的手势,把头转过来的时候却迎面被人狠狠的揍了一拳。伊瓦乌里向一头愤怒的狮子扑向学生领袖,在众人惊呼的时候,年轻力壮的学生憋足了劲头将伊瓦乌里使劲往后一推,这位饱受屈辱的老兵再也不能像当初割开纳粹喉咙一样年轻有力了。他直接被学生领袖推倒在地上,胸口的勋章也掉落在泥泞之中,蒙上一层灰尘,遮蔽了勋章在阳光下闪耀的亮光。

    学生领袖擦了擦鼻孔流出的血,走过去一脚踩在伊瓦乌里的胸口,讥讽的说道,“我去你的,赶紧给我滚开,一个老头子还想着动手吗,也不看看我们身后有多少人,你才一个人而已。有什么资格敢跟我们这样讲话,走狗!”

    伊瓦乌里用不服输的眼神望着他,当他的手摸到胸口发现勋章不见的时候连忙挣扎着想站起身,寻找回曾经属于他的荣耀。

    眼尖的学生领袖看到了那枚掉落的红星勋章,他在伊瓦乌里伸手拿到之前一脚踩在上面,朝乌黑发臭的路边水沟里里狠狠的踢了一脚,红星勋章伴随着污泥一起掉落在水潭之中。

    “走狗就该有走狗的样子,别总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他冷笑了一声,招呼着后面的同学继续往前走,不必在理会这个人。

    学生队伍继续前进,在伊瓦乌里面前经过的学生有些抱着同情的目光摇摇头,有些冷漠的他在身边走过,报以一声嗤笑,而有些则朝着伊瓦乌里的身上吐了一口痰。

    所有人都遗忘了那些战火纷飞的岁月,这个老人所属的连队为了保卫他们的国家,除了他之外全部牺牲,那些父辈的鲜血和旗帜换来的却是糟蹋和羞辱。

    “连长,政委,我真的对不起你们。”伊瓦乌里用肮脏的手背摸着眼睛,止不住的流泪,脸上留下黑色的印痕,像卫国战争时期那些灰头土脸的年轻脸庞一样。只是这次倒下了,却再也没有站起来。

    而这一天,所有经过大街的人都看到一个穿着肮脏军服的老人坐在大街上,把头埋胳膊里,呜咽的哭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