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曦曦逐渐适应了她小学生的身份和生活,杨轶和墨菲也终于有了空闲,可以继续他们的工作。而目前他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准备墨菲十一月底回归时候的新专辑。

    这天,在菲轶所思工作室杨轶和墨菲的专属录音棚里,杨轶、墨菲、金英铭各自靠坐在他们的椅子上,跟依靠在操控台的墨晓娟,形成一个圆圈。

    倒不是没有位置给墨晓娟坐,这个臭美的大龄未嫁姑娘,说自己要减肥(瘦臀),不肯坐。

    “我觉得吧,回归的新专辑,一定要够分量,形成一定的市场影响力!因为菲姐已经两年没有发过新专辑了,这次一定要一炮打响才行!”墨晓娟握着拳头,雄赳赳、气昂昂地说道。

    “这肯定是要的,我们需要研究的是,在新专辑里,要不要加上以前已经出过的单曲。”金英铭说道。

    事实上,别说新专辑里用以前出过的单曲,新专辑里掺杂上过去专辑里用过的歌,这些小伎俩也比比皆是。

    最常见的做法是拿以前很火的老歌,搭配几首新歌,就当成一张新专辑卖,美名其曰金曲特辑!

    当然,金英铭说的是还算要点脸皮的另一种做法。毕竟杨轶以前给墨菲写的歌里,都当成单曲来发布了出来,这些歌中间也不乏精品,甚至很多都是别人梦寐以求的主打歌级别的歌曲!如果不收录在专辑中,金英铭看起来都觉得浪费!

    “老金,我们已经发布了的歌,就不用再混进新专辑里。”杨轶笑道,“晓娟说得对,既然是回归专辑,我们就要做得好一些,全部用新歌,更能体现我们的诚意。”

    “可是这是要写十二首新歌啊!”金英铭有些担心地看向杨轶。

    虽然他没有说出来接下来的话,可是他的眼神已经暴露他的想法:“就两个月,你可以吗?”

    这会儿,墨晓娟却犹豫了一下,说道:“菲姐,姐夫,其实我们不一定全部都让姐夫写完这么多歌,按照很多经纪公司的做法,我们可以向其他词曲作家邀歌。”

    墨菲有些惊讶地看向墨晓娟,已经习惯了唱杨轶写的歌的她,脑筋此刻有些转不过弯来:“跟别人邀歌?”

    “是的,我说这个提议,是有原因的。”墨晓娟认真地说道。

    杨轶有些好奇地说道:“你说说。”

    “早在一个月前,小艾在我们工作室的官方微播上发布过一个调查,就是问粉丝们对于菲姐唱的歌,有哪些类型比较钟意。这个调查其实是算得上是一个互动的小活动,她们希望能通过这个有奖的调查,来调动歌迷的热情,促进歌曲的销量。”墨晓娟后面还解释了很多。

    “我知道这个活动,你还让我给几个获奖的幸运粉丝写明信片。”墨菲笑道。

    “调查的结果如何?”杨轶也对墨晓娟的讲述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结果你肯定猜不到,粉丝们对菲姐唱的《听海》、《漂洋过海来看你》这些有着伤感色彩的歌曲更感兴趣,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粉丝投了这个选项,剩下的有一部分是喜欢听甜蜜的情歌的,也有一些是想听中华风或者粤语、军歌等等类型的歌曲的,后面的占比例很少!”墨晓娟说道。

    杨轶愣了一下,他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另外,我们发现,有数量不少的一部分粉丝,在对我们的建议里有说,甜蜜的情歌听多了会有点无聊,希望菲姐还是能够唱一些别的类型的歌曲。”墨晓娟说道,“之前发布《一生所爱》的时候,很多音乐人,比如李石建老师都发表过类似的评论。”

    金英铭对李石建的乐评还有印象,他听到这,也不由地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应该多尝试一些别的类型的歌曲,不然,很容易使自己的歌路局限在一个小范围里,像中华好声音现在那个凤慧文一样,她以前就被称作是甜歌歌后,大家对她的印象也只剩下了甜歌,其实她也唱过别的歌,只是不火而已。”

    杨轶倒是听明白了,他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是,墨菲她之前唱了太多我写的关于我们之间甜蜜的情歌,担心粉丝会把墨菲也归结于类似甜歌歌后的队列里。”

    “但晓娟,你可也太小瞧我了!”杨轶笑着指了指墨晓娟,说道,“我又不是只会写这种类型的歌曲,其他类型的歌我也能创作出来,你要伤感也完全能写,要不然,当初怎么会有《听海》的诞生?”

    “可是,现在你们的经历不一样了,你们现在过得很幸福,没有以前的伤感,你创作的歌曲,不都改变了风格,变成了现在这种天天秀恩爱的类型吗?”墨晓娟说到后面,还有一些怨念。

    杨轶摇了摇头,笑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诗叫:为赋新词强说愁?”

    墨晓娟迷茫地摇了摇头,墨菲也没听过,阅读量比较高的金英铭也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诗?我也没听过。”

    杨轶这才想起来,这个世界没有老辛这个任务,他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好吧,这个不重要,我的意思是,音乐的创作不一定是要有同样的经历才能创作出某种情感的歌曲,就跟写小说一样,它们的创作有时候也需要想象,辅佐上一些想象力,让自己沉浸在某种模拟出来的情绪中,这样类型的歌就能写得出来!”

    墨菲拉了拉杨轶的手,她不太想杨轶太折腾自己,说道:“其实我觉得唱什么类型歌都没关系,而且我觉得唱属于我们的爱情歌曲,我也挺开心的。”

    “但我知道你其实是喜欢唱伤感情歌的!上回唱《一生所爱》,你都沉迷进去了,别的歌可没有那么高的吸引力。”杨轶两只手按住墨菲的肩膀,不让她否认,柔声说道,“放心,写几首歌,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

    “你能写伤感情歌?那早说啊!我们可以不用找人邀歌了!”墨晓娟说道。

    “何止是能写,我写的还不一定比听海差!”在自己人面前,杨轶很有自信地吹嘘起来,“你们就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