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冲突持续
    (第一更)

    不单单是伊瓦乌里这样的苏联老兵,还有许多前去自愿制止制止反对派示威游行的人受到了谩骂和人身攻击,甚至部分出现了推搡受伤的行为。感受到势单力薄的群体将目光投向了莫斯科,他们第一次热烈的渴望苏维埃政府可以出来为他们主持公道。

    而在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人聚集地,更可怕的事情还在继续,被极端民族主义者煽动的格鲁吉亚人聚集到阿布哈兹,他们逢人便污蔑歪曲阿布哈兹族在格鲁吉亚的所谓“兽行”,然后愤怒的人群开始聚集,号召对阿布哈兹人进行残忍的“报复”行动,暴徒们重生了街头,一路上又打又砸,那些阿布哈兹人的房屋被烧着了,妇女们抱着孩子,站在燃烧的房屋面前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从区民警分局派来的民警试图阻止愤怒的年轻人,但是暴徒越来越多,最后竟然达到了数千人左右,民警势单力薄的警力根本毫无办法。暴徒们在四郊区东突西闯,打砸抢事件在继续发展,南奥塞梯人和阿布哈兹人的家里都遭到了抢劫,人人担惊受怕,后来发展到把燃烧的火把和莫托洛夫燃烧瓶从窗户扔进去,点燃了的房屋。

    阿布哈兹当局采取紧急措施,将一些人撤进了区党委大楼,收容了几百名的阿布哈兹老人,妇女,儿童和残疾人,在区党委会议大厅内建立了临时避难所。丧心病狂的暴徒已经开始并不满足于烧毁房屋,人群对区党委大楼发动了真正的冲击,要求把阿布哈兹族人全部交出来,区委第一书记和区执委会主席卡德罗夫发现守住区委大楼已经不可能的时候,为了拖延暴徒发动进攻的时间,他自愿的站了出来,提议将自己充当人质,试图跟门外的格鲁吉亚人谈判。

    当周围的人劝告卡德罗夫不要去冒这个不值当的风险的时候,他只是回过头微笑着面对身后的老弱妇孺,希望能让她们安定下来,他的木管掠过每一张带着惊恐的脸,语气尽量平静的宽慰她们,“我是共产-党-员,有危险时必须走在最前面,确保在场所有人的安全。请相信我,警察和军队一定会来就你们的,不要害怕。”

    在一群贪生怕死的领导人中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很需要勇气的,他自然清楚落在那些人手中有什么样的下场。这位阿布哈兹族的中年男子最后回头望了身后想要保护的人一眼,然后举起了双手,义无反顾的向门外举着火把的格鲁吉亚人走去,嘴里用格鲁吉亚语大声喊着,“别冲动,我是区委第一书记,我来跟你们谈判的。”

    卡德罗夫亮明的身份却没能帮到他半点忙,人群里顿时有人高呼烧死这个格鲁吉亚叛徒。愤怒的暴徒们揪着卡德罗夫的衣领,将他狠狠的按到在地,拳打脚踢。

    “打我可以但是不要为难里面的老人和孩子。”卡德罗夫抱着头任凭被他们狠狠踢踹,他微弱的恳求被人群高喊的口号所淹没。

    卡德罗夫的结局是受尽了侮辱,人群威胁要把他撕碎,然后再将里面的阿布哈兹族人全部烧死他们。鼻青脸肿的卡德罗夫却依旧不卑不吭的试图说服这些人,但卡德罗夫换来的是继续的全椒县叫,肿的睁不开的眼睛,还有五颗被打落的牙齿。

    暴乱还在持续,那些乔治亚土地上的非格鲁吉亚人仿佛进入了黎明之前最寒冷的一刻。

    还有一桩更加令人发指的罪行,这些年轻的暴徒拦下来一辆汽车,里面坐着四名从骚乱的奥拉齐村出逃的阿布哈兹族人,其中有一位不满十六岁的少女,他们先是将这四个人暴打一顿,然后放火烧毁汽车。一群畜生对那名少女肆意凌辱持续数个小时之久,然后再把打得半死奄奄一息的四个人拖到野地里捆绑起来,因为害怕事后被指认出来,他们干脆残忍的浇上汽油,将这四个人活生生的烧死。

    当雷日科夫听到暴乱消息的时候,他立马放下手头上的工作,第一个自告奋勇飞往难民区,哪怕那边还没平静下来。自从乌兹别克的费尔干纳事件之后,每次出现这样的场景,他都是最先出现在灾区的第一线,如果苏联人民有印象的话,他们依稀会记得三年前那场暴乱发生的时候,《东方真理报》头条刊登了两幅照片,一幅是微笑的戈尔巴乔夫在波恩市的阳台上向德国人招手,而另一幅则是雷日科夫站在费尔干纳的梅斯赫蒂人被烧毁的房子面前,为眼前的悲凉场景所震惊。

    雷日科夫的周围都是女人和孩子,还有一片令人心酸的哭号声,他来到难民营的营房门口,阿布哈兹族的委员会正等待着跟他谈判。

    “祖国放弃我们了吗?放弃我们这些阿布哈兹族人了吗?”

    妇女代表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雷日科夫没有由来的感到一阵心疼,他摇摇头,艰难的开口说道,“没有。”

    “那为什么三年前第比利斯骚乱的时候,格鲁吉亚人说要将我们赶尽杀绝的时候没有人救我们?那为什么三年后发生一样的骚乱,同样没有人来拯救我们?”妇女的语气很平静,讲出的话却如同锋利的尖刀扎在雷日科夫的胸口上。

    三年前的确是戈尔巴乔夫的故意不作为导致了第比利斯事件滑向无法挽救的深渊,而三年后的今天却是因为中央高层内部的意见分歧导致了救援的延迟。

    他很想对妇女说莫斯科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救援你们,但是最后雷日科夫只是喉咙滚动了一下,勉强从嘴里挤出一句对不起。

    妇女摇摇头,哪怕在暴乱中她失去了自己五岁大的孩子,依旧回答的很冷静,“我不需要祖国的回答,我只希望莫斯科能站出来,为我们这些死去的无辜的人,进行一个公正的判决,这是祖国欠我们的。”

    “我们必须派驻军队维持稳定,不能再等待了。”从难民营房回来之后,雷日科夫几乎是用嘶吼的态度答复莫斯科当局的询问,他很清楚每次的暴乱都是苏维埃江河日下的征兆,民心的散失。

    而在莫斯科,亚纳耶夫将雷日科夫的报告,以及现场拍摄的照片丢在了中央紧急会议上,对面前神色凝重的众人说道,“每耽搁一秒钟都会有无数向这样的悲剧发生,死去的人,大屠杀,你们确定要这样继续这样干坐着无声抗议,然后眼睁睁看着无辜的人死去?”

    会议厅里一片沉默,没有人表示赞同也没有人表示反对,在会议召开亚纳耶夫向所有人透露了自己对付加盟国的全盘计划之后,换来的是只能听到沉重呼吸声的静默。不敢说赞同是因为计划太过疯狂,而不敢反对是因为即便说了,亚纳耶夫也不会听从。

    亚纳耶夫像是全然不在意现场的感受,直接对电话另一头的高加索军区特别行动总指挥罗吉奥诺夫将军下达命令,“现在你立刻派驻军队进入格鲁吉亚,我会让格鲁吉亚内务部的部队协助你们,从现在起你就是高加索军区的总指挥,是的,直到我宣布戒严结束之后。”

    “要是真如总书记所说的那样,发生了武装冲突,如何解决那些问题呢?”这是罗吉奥诺夫将军唯一担忧的一个问题。对付骚乱,内务部的人比他更有经验,倘若一旦变成了武装冲突,他需要亚纳耶夫的授权。

    这一点亚纳耶夫同样心知肚明,所以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故意大声对罗吉奥诺夫说道,“假如真的有平民拦在你们面前,就用装甲车直接碾压过去。他们是不是我们保卫的民众,而是苏维埃的敌人!的叛徒!”

    亚纳耶夫和罗吉奥诺夫之前已经背着所有人制定了一套闪电作战计划,计划的目标就是格鲁吉亚的总统,兹维亚德。以最快速的手段解决动乱的根源。

    “亚纳耶夫总统,这样做的话我们会在道义上面临指责,西方更有计划找到借口来抨击我们的人权问题。”舍宁忧虑的说道。

    “那就让西方去抨击,去口头谴责啊。苏维埃建国到现在他们哪天没有抨击过我们的人权问题,他们的报纸什么时候没有歪曲过我们,我们就是镇压这些反革命份子,我们就是这么毫不留情没有人性,怎么?北约说了这么多倒是派遣飞机坦克来解放啊!”

    亚纳耶夫此时表现出来的不可理喻就如同面对波罗的海三国领导人时候一模一样,他对加盟国民族主义极端势力的愤慨无以复加,他就差没有将手放在核武器手提箱的按钮上威胁这群没有人性的畜生。

    “对于任何想破坏我们牢不可破联盟的人,都会受到的审判!”

    愤怒的目光熊熊燃烧着仇恨的火焰,终将会把那些动乱的敌人燃烧成灰烬!

    “我们不会原谅,也不会遗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