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转眼间,时间已经来到了九月下旬。仿佛也是一场秋雨,第二天起来,江城的天气已经变得凉爽起来。杨轶早有准备,他喊过来正在积极地自己穿着袜子的曦曦,让她穿上校服的小西装外套。

    “粑粑,这里还有蝴蝶结呢!”曦曦抓着一条红色的绸带,让爸爸系到自己的领口。以前杨轶尝试性地给她戴了一次,但臭美的小姑娘一直念念不忘,她觉得这样会更好看,便每天都要戴着。

    不过,杨轶更欣赏的是曦曦的这件黑色的小西装外套,穿上后,小姑娘看起来格外秀丽、素雅!当然,如果她没有让两个小手在身侧跟小鸭子一样摇摇摆摆,这个气质上应该还要增添上几分文静!

    “曦曦,听粑粑说,你们今天有考试,对吗?”墨菲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按着小曈曈撅着的小屁股,不让他爬远了,一边关心地问一下女儿。

    “对呀,要考试呢!”曦曦这才想了起来,挠了挠脑袋,有些迷糊地说道。

    是单元测试,不过,小姑娘对考试显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她甚至还将考试跟她之前参加汇嘉小学的面试联系起来,觉得应该都是那样简单的东西。

    在还没有尝试过“考试”之前,曦曦非常紧张和慌乱,可是在尝试之后,曦曦就不害怕了!

    考试是跟老师聊天?

    那有什么困难的呢?

    何况,曦曦还没有考试成绩的概念,她觉得考试就只是考试,考得怎么样,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这或许也跟杨轶和墨菲对曦曦的教育方式比较特别有关,他们从来不在曦曦面前谈论考试成绩的重要性!即便曦曦在面试中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和监考老师很高的评价,杨轶也只是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顶多是简单地夸奖几句话。

    现在妈妈提起来,蹦蹦跳跳的要去学校跟自己的小伙伴们玩的曦曦才想到了要考试,当然,她也没有变得焦急起来。

    “那今天要好好加油哦!”墨菲竖起一个手掌,笑道,“来,give_ me_ five,麻麻祝你马到功成!”

    “嘻嘻!”曦曦笑着,踩着她粉红色的小拖鞋,啪嗒啪嗒跑过来,伸手拍了拍妈妈的手掌,小手拍大手后,她才乐此不疲地问道,“麻麻,什么是马到功成啊?”

    “唔……这你得问问你的粑粑了!”墨菲囧了,她对于那些成语,也只是会用,并不懂得如何去解释。

    ……

    紧张的情绪其实是会传染的,别看曦曦在家里没有将考试放在心上,但到了学校,曦曦发现了班里的同学都有些不自在,她也不由地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陆晓瑜就忧心忡忡地皱着眉头,要换了平常,两个小姑娘碰头后,都会叽叽喳喳地说很多事情,但今天,她抓着笔坐在那,似乎提不起谈兴。

    “小鱼儿,你怎么不高兴啊?”曦曦歪着小脑袋,关心地问道。

    “因为今天要考试呀!”原来,陆晓瑜不是提不起谈兴,而是太紧张了,现在曦曦开了个头,她终于找到了情绪的发泄口,“曦曦,我害怕呢!”

    “哎呀,你怕什么呀?”曦曦不解地问道。

    “我怕我考试,考试考得不好,然后我的爸爸会生气。”陆晓瑜瘪了瘪嘴,小声说道,“他,他会说,小鱼儿,你不认真学习,考试不好,然后,然后就不给我看电视了!”

    “不给你看电视?”曦曦吃惊地看着小伙伴。

    “对呀,他以前就这样呢!”陆晓瑜嘟着小嘴巴,用力地点了点头。

    陆晓瑜以前接受的幼儿园教育,还真的有考试,所以陆晓瑜对这些感受比较深,遇到考试,便紧张起来。

    曦曦关切地看着愁云密布的小伙伴,一会儿,她想到了自己。

    如果自己考试也考得不好,爸爸会不会也不让自己看电视?

    如果是那样,不能看电视的滋味可太糟糕了!

    小姑娘不由地也有些紧张,坐在位置上,胡思乱想起来。

    晨读课过后,刘萱萱抱着一叠试卷,走进了班里。曦曦眼巴巴地看着讲台上招呼着每个组的小组长上来帮忙发卷子的刘老师,这种紧迫感在心中越来越明显。

    刘萱萱当老师还是比较有耐心的,她知道很多小朋友是第一次考试,便花了挺长的时间,给他们讲解考试的流程,最后还看着台下小脸蛋绷着的小朋友们,笑道:“同学们,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单元测试,都是很简单的题目,你们别紧张啊!”

    “我,我,我不想考试……”曦曦听到了前面不远的位置上,王磊磊正委屈地嘀咕着,眼睛红红的,似乎还哭过一样。

    曦曦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入学考试那天,很多小伙伴也是哭得稀里哗啦的。

    不过,今天还算好了,可能成长了的缘故,大部分同学都只是紧张,像兰馨,她就明显淡定了许多,一点都没有当初那样要哭的想法。

    试卷发了下来,刘萱萱老师在讲台上,将题目给小朋友们念上一遍(怕他们看不懂字),曦曦也跟着老师的读题,预先浏览了一遍试卷。

    咦,好像不难呀!

    试卷上的题目不多,八道大题,一道附加题。

    基本上所有的题,都是跟数数有关。像第一道大题,就是给出一幅图画,要小朋友数一数苹果、小兔子、花朵、小鸟、金鱼的数量等等,接着在下面图案后面的括号里,填上它们所对应的数量。

    毕竟曦曦她们第一单元学的也只是数数,还没扩展到加减乘除。

    但不要小看数数,这看似简单的知识点,出题老师也可以给出不同的难度和不同的出题逻辑!

    像前面几道题是简单的数数填空题,后面还有连线题——将不同图案但相同数量的连在一起,还有逻辑判断题等等。

    最难的是附加题,它给出了一幅图案,画着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以及他们旁边相同杯子里剩下的不同的水,题目是男孩女孩喝同样多少的一杯水,剩下这么多,问他们谁刚才喝得最多?

    这道题在成年人看来应该非常,只要理解正确题目,便能解答出来,但对于脑筋还不会转弯的小朋友而言,这道题就有点复杂了,如果思维扭转不过来,可能很多小朋友都会下意识地选择杯子里水最多的男孩!

    不过这些题难不倒曦曦和兰馨,这两个小姑娘,在春田幼儿园的时候,虽然没有学太深奥的数学公式,可是,在老师的指导下,她们的逻辑思维能力得到了锻炼,脑筋也转得比较快。

    在刘萱萱老师念题,最后念完附加题之后,曦曦便想到了答案。

    “嘻嘻,我知道怎么做拉!我跟你说,是因为丽丽的水剩下很少了,所以,所以丽丽喝了很多,她才会剩这么少!”小姑娘看着试卷,高兴地跟身边的陆晓瑜说道。

    陆晓瑜懵懵地看着自己的同桌,也不知道她是还不能理解曦曦告诉她的解题思路,还是被曦曦的这番“操作”弄糊涂了……可以告诉别人答案的吗?

    不可以的,但曦曦对考试的纪律一无所知……

    但恰巧,刘萱萱就站在了曦曦的这一排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