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你们的意志,我们来继承
    (第一更)

    第比利斯的卢斯塔维里大街装甲车碾压射杀无辜群众的谣言被迅速扩散开来,那些屁滚尿流逃回来的幸存者瑟瑟发抖向周围的人哭诉苏联士兵是怎样开枪射杀那些所谓的“无辜民众”,又是怎样将装甲车的钢铁履带狠狠的在那些尸体上碾压过去。一些不明真相的市民被义愤填膺的煽动了起来,各自从家中拿出武器准备上街声讨这些“残暴的苏联军人”。

    第比利斯的事态还在持续恶化之中,形势变得比三年前的动乱更加的严峻,或者说莫斯科高层希望事态继续恶化下去,已达到他们找到借口进行大清洗的目的。

    反正从射杀第一个暴徒开始,莫斯科当局已经跟格鲁吉亚加盟国算是彻底撕破了脸皮,既然我跟你讲道理你不听,那么也就别怪我不客气。同时亚纳耶夫镇压的策略也有敲山震虎的味道,警告其他蠢蠢欲动的加盟国,假如你们不识相就是这个下场,苏维埃哪怕最终解体,也要拉着你们一起垫背。

    所有人在莫斯科当局疯狂的孤注一掷面前,都会变得谨慎而畏缩。他们只希望能脱离苏联管制的情况,而不是跟着这个邪恶帝国一起玉石俱焚。

    亚纳耶夫心中的仁慈,不就是对手不乖的时候,从他们身上直接碾过去么?

    分成几路的bmp-2装甲车继续向市中心前进,一如既往的无所畏惧,周围手无寸铁的平民在看见苏联军队后到达后都吓得四散的跑开,不是躲进路边的小巷子就是跑到房屋之中,仿佛再迟一步们就会被装甲车撕碎一样,整条街道一下子就空荡了下来。

    或许数分钟之前的卢斯塔维里大街上雷霆手段变成了恐惧的武器,烙印在每一个格鲁吉亚人的心头上,变成难以磨灭的阴影。

    四辆bmp2步战车途径卢那查尔斯基街区,坐在装甲车上的指挥官留意到道路一边有一位穿着肮脏的苏联军服的老人,他在泥泞的沟槽里摸索着,浑然不在意自己的脸和头发沾染上多少的污泥,手掌也因为在冰冷的泥水中浸泡久了而变得红肿,但他依旧没有停止摸索。指挥官出于好奇以及对红军前辈的尊重,他命令前进的步战车暂时停止前进,被下达命令一直前进的战争机器停顿了下来。第一辆bmp2步战车的驾驶员不明白指挥官的意思,从驾驶舱里探出头问道,“瓦伦宁队长,怎么要求我们停下来了?再不快一点我们赶不到大楼了。”

    “急什么,先等一下。”瓦伦宁少尉呵斥了一下驾驶员,然后跳下步战车走到灰头土脸的老人面前,轻声问道,“你好,老人家,你在这么脏的水沟里找什么呢?”

    “我的红星勋章不见了。”老人痛心疾首的坐在地上,用袖子擦着眼角,呜咽着说道,“一帮游行的学生抢走了我的勋章,还将它丢进下水沟里,我当时只是想阻止这群孩子不要去做傻事啊,难道我们用鲜血和生命辛辛苦苦换来的安定生活,就这么不值得他们珍惜吗?”

    坐在在地上的老人抬起头,一张泥泞脏乱的脸夹杂着纵横的老泪,风烛残年的苏联老兵无声的哭诉让瓦伦宁不由自主的一阵心疼,他的目光瞥见老人空荡荡的袖口,心里顿时明白了一份。

    有些愤愤不平的瓦伦宁少尉走到步战车面前,拍着装甲车的车身大声喊道,“全部人都给我听好了,立马从步战车上滚下来,现在你们有事要干了!”

    “做什么,队长。难道我们不用前进了吗?”车上有人不解的问道。

    “前进,当然要前进,敌人就在我们前面。但是在你前进之前,都给我抬起头看看这位老人家。”瓦伦宁少尉手指指向寻找勋章的伊瓦乌里下士,等到所有人将视线投到老人身上的时候,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道,“看到没有,这群暴徒就是这样对待我们的红军前辈,糟蹋我们的建设,并且还堂而皇之的冠以自由和正义之名!对这样的人,你说要不要给他一个教训?”

    “要!”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你们都没吃饭吗?大声点,我听不见,到底要不要?”瓦伦宁少尉提高了音量,又重复了一遍。

    “要!”坐在车顶上的士兵重复了一边,这一次的所有人的回答更加响亮整齐。

    “很好,这水沟不深,所有人都给我下车,给我找到那枚红星徽章再前进!苏联士兵连自己的人民都保护不了,算什么英雄!”

    瓦伦宁少尉的命令不容置疑,这些热血亢奋的小伙子连忙跳下步战车加入帮忙寻找徽章的行列,全然不顾冬天的寒冷以及污泥的肮脏在水沟里摸索,没有人抱怨也没有人阳奉阴违,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人民。这些苏联士兵仗着人数众多的优势,很快将那枚失落的徽章从污泥里翻找了出来。

    “看,我找到了。”一位小伙子像是炫耀宝贝般将找到的徽章高高举起,周围的人都停止寻找靠上前来,纷纷赞扬。他小心翼翼的用袖口擦干净泥土,然后双手捧着递给伊瓦乌里,笑着对他说道,“还好,徽章没有被弄坏,只是有点脏而已。前辈别伤心了。”

    面对笑容温熙的年轻士兵,伊瓦乌里的双眼突然变得模糊,浑浊的老泪顺着脸颊留了下来,他有很多话想说,但最后也只是神情激动说了一声谢谢。

    瓦伦宁少尉用干净毛巾的将伊瓦乌里的眼泪以及脸上肮脏的污泥给抹掉,语气沉重的说道,“前辈受苦了,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我们崇高的理想,总会有杂碎嘲笑我们,但没有人能否认它的伟大。1942年的卫国战争你们已经尽力了,现在,就由我们接过你们手中的旗帜,继续前进。”

    “不要别哭了,前辈。你们曾经不顾一切的奋斗意志,由我们来继承。”

    伊瓦乌里一时语塞,仿佛站在他面前的是最后一次冲锋时从死去的旗手手中接过那面锤镰红旗的连长,带领着所有人进行最悲壮的前进。依稀记得连长在临死之前将红旗插在了地上,哪怕最后他身中数枪气绝身亡,临死前双手依旧紧紧的抓着红旗,尸体一直站立着,没有倒下。

    “小伙子们,别愣着,我们准备出发收拾那些混账了。”瓦伦宁少尉重新爬上第一辆步战车,等所有人都坐好了之后他拍了拍驾驶员的盖子,扯着嗓子对里面的人吼道,“赶紧的,该出发了。不然我们就赶不上了。”

    “前进,达瓦里奇。”其他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最前面的bmp-2步战车发动了起来继续前进,一些坐在上面的苏联士兵笑着朝伊瓦乌里挥手说再见,像是1942年准备上前线的年轻面孔一样,奔向未知的,凶险的前方。但老兵伊瓦乌里知道,哪怕前面再怎么凶险,这些年轻坚定的士兵都不会后退,因为他在这些人的身上,看到当年牺牲的战友的影子。

    当时他们跟亲人们挥手告别奔向斯大林格勒的时候,不就跟他们一样神情坚定吗?

    “连长啊,政委,你们看到了吗?”神情激动的伊瓦乌里一直望着他们远去的方向,自言自语说道,“苏维埃没有倒下,我们的意志依旧有人继承。”

    你们的意志,我们来继承。

    这一句话一直在他耳边回荡着,久久不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