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奶爸的文艺人生最新章节!

    曾有人用“深沉而平静”、“轻柔而忧伤”、“如深夜中的回声”等词句来描述萨克斯的特点,《最熟悉的陌生人》的曲子里蕴含的情绪,在萨克斯的演奏下,仿佛好像被压扁、拉长了一般,如丝如缕,缠绕着人们的心怀!

    虽然杨轶一开始吹萨克斯的时候,逗了一下儿子,但是他后来还是不忍亵渎这段音乐,深情地吹奏着。

    尤其是吹到“各自悲哀”这一句的时候,他用连绵悠长的颤音,将抬高的音调吹得如同电流一般,仿佛能击穿人们的灵魂!

    墨菲闭上了眼睛,沉湎在了萨克斯忧伤的乐声中,可即便是闭上眼睛,已经迸发的情绪也无法压抑,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蔓延而下。

    杨轶刚刚吹得身体仰起来,刚刚回过头,便看到了这一幕。

    什么情况?怎么就哭了?

    杨轶连忙停下嘴,萨克斯的声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是他关心地询问:“老婆,你怎么了?怎么就忽然哭起来了?”

    “该不会是被我吹的这个曲子给感动了吧?”杨轶还开起了玩笑,“我吹得有这么好听?这东西我可不算擅长啊!”

    墨菲揉了揉眼睛,有些气恼地看了看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她闷闷不乐地坐在那,蹙起的蛾眉、皱起的娇鼻、微微鼓起的粉腮,写满了“我很伤心难受,等安慰”!

    当然,墨菲的情绪来源,杨轶还是能大概猜得出来,他将萨克斯放下,坐到了墨菲身前的茶几上,双眼注视着她,温和地笑道:“不是跟你说了,这些歌,都是我凭空想的,你不要胡思乱想吗?它表达的不是我的真情实感,而是我为了写伤感的歌,凭空构造出来的情感而已。”

    墨菲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呢?杨轶有没有变心,墨菲又不是不知道。只是,她是一个在感情上很需要安全感的女人,脑袋里总是忍不住胡思乱想。

    只见她抿了抿嘴,带着点鼻音,闷闷地说道:“我知道……就是,看了这些歌词,脑子里就忍不住想到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杨轶问道。

    “就好像你喜欢上了别人,就跟你这首歌写的那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不爱我了……”墨菲说着,心一揪一揪地痛了起来,眼眶也是又变红了。

    杨轶瞧着心疼,索性坐到墨菲的身边,大手一揽,将她抱了过来,抱到了自己的怀里,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两人这样面对着面,离得更近了。

    墨菲被杨轶闹了个大红脸,且不说刚才难受的情绪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现在她还扭头看向呆在一边婴儿床里的小曈曈,小曈曈正睁着大眼睛瞧着这边的动静,虽然被沙发扶手挡掉了一些视野,可是墨菲还是有些羞臊。

    “儿子在看着呢!”墨菲羞嗒嗒地说道。

    “别管他!”杨轶伸手捏了捏墨菲的鼻子,笑道,“瞧瞧你,胡思乱想也能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是不是大傻瓜?你自己说!”

    “你还欺负我!”墨菲发现拗不过杨轶,索性啥也不管了,流露出本性,一脸委屈地叫道。

    “那里欺负你了?”杨轶笑道。

    “你拧我鼻子!”墨菲气鼓鼓地说道。

    “这都没有用力,轻轻捏一下,也叫拧吗?”

    “我不管,你平时心疼我的时候,都是亲我的,怎么会捏我……唔……”墨菲说不出话来了。

    一会儿,她才被松开,嘴唇红润晶莹、脸蛋殷红如雪,虽然还是气鼓鼓地盯着杨轶,但那双似喜似嗔的含情目,似乎都快媚出水来了!

    “不要胡思乱想,咱们好着呢!”杨轶将墨菲抱在过来,让她脑袋枕在自己的胸口,嘴唇在她鬓间温存了一会儿,才慢慢悠悠地说道。

    “那以后呢?”墨菲其实还是受着刚才那些想象的影响,小声嘟囔道。

    “当然是要一直好下去啊!写歌只是写歌,跟现实有没有关系!”杨轶柔声说道。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墨菲的脑袋在杨轶的胸口蹭了蹭,不吭声了。

    “我来给你念一首词吧,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为赋新词强说愁’吗?”杨轶笑着问道。

    “不记得了。”墨菲小声回应。

    “这是一首古代一个叫辛弃疾的人写的词,全文是这样的: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杨轶抑扬顿挫地念着。

    “咦,你好像念多了一句。”墨菲坐直了起来,疑惑地说道。

    “没有,这首词的词牌就是这样的,下面还有一句: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杨轶摇头晃脑地说道。

    墨菲忍不住轻轻一笑:“天凉好个秋,这句听起来好随意啊!跟说话一样。”

    “没错,这首词想说的就是,年轻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是愁,就喜欢到高楼上眺望远处,好像这样能领悟愁的滋味。而登高望远,不懂愁的人,为了写一首好作品,也勉强地说自己发愁。现在好了,现在尝尽了愁滋味,想要说都说不出来,只能说天凉好个秋……就跟说平常的话一样,根本没有什么词韵。”

    杨轶解读了一堆,才微笑地看着墨菲的眼眸,柔声说道:“现在我写的这些歌,本来就是强行描述这种伤感的情绪,但就跟这首词里说的那样,如果人真的到了这种伤感的时候,恐怕是怎么也写不出表达这个情绪的作品来的。”

    “我明白,我只是,我只是有点被这些歌的情绪感染了,忽然心里难过起来。”墨菲抓着杨轶的手,低着头说道,“但现在在你身边,我就明白我没有失去你,又很开心,知道没有那么一回事!”

    “当当当!”旁边的动静打断了杨轶和墨菲的思绪,他们转头看过去。

    婴儿床那儿,小曈曈可能是看到爸爸、妈妈不理自己,他也懒得再继续看下去,小家伙抓着婴儿床的玩具,那辆他比较喜欢的塑料小铲车,有节奏地敲起了婴儿床的护栏。

    好像要越狱一般!

    杨轶和墨菲收回视线,对视一笑,墨菲也从杨轶的腿上下来,过去照料起了小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