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内讧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85.html
    (第一更)

    经过白天激烈而又短暂的战斗之后,苏联军队基本上驱赶了所有的集会人员,一共抓获七十多名武装暴徒,打死二十多个。第四摩托化步兵团的士兵还在一个废弃的仓库中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军火库,里面居然藏着十几支装满了子弹的步枪,甚至还有一支rpg火箭弹筒。步兵团的成员立马向上级反馈了这一消息。

    巴兰克诺夫中校又将这一消息迅速的反馈给罗吉奥诺夫将军,高层当断则断,第比利斯立刻实行最高级别的戒严和宵禁,各大街区都有苏联军队和装甲车游行巡逻,维持着秩序。就在大家以为硝烟逐渐平息,格鲁吉亚又重新安定下来的时候,更加激烈的战斗却正在酝酿发酵着,成为第比利斯真正的噩梦。

    一切都以恰夫恰瓦泽街区的那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为起点,几乎惊动了半个第比利斯睡梦中的居民,人们纷纷起身,有些不安的透过窗帘望向窗外,担忧着更加糟糕的事情发生。一片火焰的亮光在格鲁吉亚的黑暗夜幕中显得格外突兀。

    今晚整个第比利斯变得人心惶惶,白天流的鲜血已经够多了,那些原本热血沸腾想要让格鲁吉亚从苏联手中脱离出去的家伙们逐渐冷静了下来,是的,在付出惨痛的代价之后他们开始感到了害怕,第一次发现街头政治如此可怕,而那些运动领袖的许诺和自己曾经憧憬的幻想,在经历了白天苏维埃的暴力机器碾压之后,变得模糊了起来。

    这真的是他们想要的生活吗?

    格鲁吉亚的集会居民散去之后,趁着夜幕的掩护之下,暴徒开始了新一轮的偷袭。首先是恰夫恰瓦泽街区的十字路口负责戒严的一辆装甲车受到了火箭弹的袭击,造成了六名苏联士兵的伤亡,凶手袭击得逞之后立马扔下rpg发射器,趁着夜幕的掩护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一切都像是预演过无数次一样,娴熟老练。

    与此同时,其他地方也受到了暴徒的骚扰,一幢居民楼被一群蒙面歹徒点燃,燃烧的火光照亮了整个街区,房子的主人是一位卫国战争中得过勋章和褒奖的苏联老兵,暴徒们冲进房间,因为事先毫无征兆,苏联老兵在这些身强体壮的暴徒面前全然不是对手。

    用铁棍将手无寸铁的老人敲晕之后,浇上汽油将他连同着整幢房子直接烧毁。他们还在外面竖起了一块木牌,上面写着这样一句话,凡是为苏联军队服务的格鲁吉亚人就是这样的下场。最后还有一个醒目的万字标志。极端民族主义者用这种血腥残忍的方式告诫那些信心动摇的格鲁吉亚居民,不要试图停止反抗。

    极端民主义者彻底的拉下了伪善的嘴脸,变成**裸的威胁格鲁吉亚居民。

    等到消防车赶到的时候,火焰已经吞噬了这幢建筑,木质的房子在火焰的燃烧之下彻底的坍塌成炙热的废墟。还有一位头发灰白的妇人坐在火焰的面前声嘶力竭的哭喊着,暴徒当时揪着她的头发,让她亲眼看着他们烧死了她的丈夫,最后还威胁这位善良的格鲁吉亚大婶,让她成为第比利斯扩散恐惧的介质。

    假如还让他们发现有自愿帮助苏联军队指认格鲁吉亚独立份子的人,他们最终的结局也将是会这个样子。

    如果说全城都浸泡在极端民主义者可怕的阴影之下的话,那么只有一群人会对现在的形势喜上眉梢,甚至开启了香槟互相庆祝。他们就是这场动乱的始作俑者,所谓的格鲁吉亚兹维亚德总统和他的利益集团们。

    苏联军队进驻第比利斯到现在已经超过了二十四小时,而这二十四小时中他甚至没有出面过解释些什么,一直在暗地里谋划那些见不得人的行动。白天的游行示威被定义成群众自发性的行为,以至于莫斯科方面派人过来请他出面劝告的时候,兹维亚德也只是声称抱病不宜出行。

    兹维亚德的所作所为一再挑战着苏联的底线,莫斯科高层不希望看见和兹维亚德撕破脸庞兵戎相见,但是对方却将这种忍让看作是妥协和懦弱。继续肆无忌惮的挑战着当局的容忍度。

    科斯塔瓦和昌图利亚是这次骚乱的重要策划者,他们也是兹维亚德的同盟者,确切的讲是利益的同盟者,这群各怀鬼胎的家伙因为需要共同面对苏联这个敌人而聚集在一起,心中却有着各自的小算盘。如何获取更大的政治利益。

    而科斯塔瓦和昌图利亚两人的政治水平明显不如老谋深算的兹维亚德,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由兹维亚德提出的计划,两人负责具体实行的大骚乱,始作俑者却悄无声息的将他参与的那一部分给抹消掉。

    兹维亚德的脸上挂着标志性的虚假微笑,内心却阴冷的打量着面前的两个蠢货。他们以为自己只是行刑的刽子手,就算最终一损俱损,他们受到的惩罚也要比主谋兹维亚德轻得多。不过兹维亚德却比他俩城府深沉的多,作为幕后推手只要没留下痕迹,莫斯科高层最终能得到的,也就这两条替罪羊。不论怎么看,兹维亚德都是最终的赢家。

    “今晚是一个苏联军队的恐慌之夜,同时也是格鲁吉亚的自由之夜。”昌图利亚的兴奋与激动溢于言表,他举起手中的酒杯朝兹维亚德和科斯塔瓦庆贺道,“我们会用夜幕和火药让不可一世的苏联军队真正感受到,让我们为格鲁吉亚的伟大胜利干杯!”

    “干杯!”其余两人也同样举起杯子,只有兹维亚德抿了一口之后又放下了杯子,叹一口气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兹维亚德。”昌图利亚有些微醺,他拍了拍格鲁吉亚总统的肩膀,虽然兹维亚德名义上是最高领导人,但在三位独立运动的元老级别的人物面前,他们不分高低上下。

    “我很担忧。”兹维亚德故意表现出忧心忡忡的样子,“今晚的战斗还没有结束,而我们却坐在这里把酒言欢,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哦?那你的意思是?”科斯塔瓦不动声色的问道,他盯着兹维亚德的脸,慢慢眯起了眼睛,像是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一样。

    “我的建议是我继续跟莫斯科方面斡旋,为格鲁吉亚的独立争取更大的利益。而你们继续负责与苏联军队的战斗,领导格鲁吉亚人民走向胜利。”兹维亚德故意设下了一个陷阱等待两人跳下火坑,“用最小的牺牲达到最大的利益。”

    经过苏联这二十四小时的行动他已经看穿了莫斯科高层的想法,军队,哦不,应该说那位最高领导人是绝对不会让格鲁吉亚独立出去,不论付出什么代价,甚至是玉石俱焚。

    兹维亚德并不想真正的革命,他不过想捞取足够的政治资本,继续武装暴动下去风险远远比和平谈判要大得多。兹维亚德要做的,就是利用他们的动乱,以第三方的方式和莫斯科谈判,最终将所有成果纳入口袋之后卸磨杀驴。

    “但是兹维亚德,有一句话我想强调一下,为什么不是我们来进行和平谈判呢?我们三个人可是共同进退的啊。”科斯塔瓦又试探性的多说了一句,他早就不顺眼兹维亚德指手画脚的态度,而且也好像隐约的猜到了兹维亚德内心的真实想法。

    兹维亚德一时之间有些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

    科斯塔瓦继续步步紧逼,“还是说兹维亚德你另有打算,准备跟莫斯科之间达成一些见不得人的协议呢?”

    一旁的昌图利亚还是有些一头雾水,不明所以的看着科斯塔瓦和兹维亚德之间争锋相对的对峙,咽了一下口水问道,“你们在争论什么呢?”

    “没什么,我们在讨论结束之后领导权的最终归属问题。”

    兹维亚德的语气变得冷淡了下来,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弧度盯着科斯塔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