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舆论攻势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89.html
    (第一更)

    第比利斯事件极大的挑动了美国政府的神经,尤其是中情局局长罗伯特·盖茨,显得兴奋异常。苏联军队镇压人民游行的事件无疑会成为今年最轰动的一条新闻。而西方世界要做的,就是通过大肆的宣传报道将人民原本对苏联政府脆弱的信任彻底的瓦解和崩溃。

    就算亚纳耶夫有着在高远的政治眼光和战略手段,一个失去了人民信任的政府将会在一片声讨中土崩瓦解。为此,罗伯特·盖茨特地去白宫找了一趟总统布什,恳求总统通过一向特别预算,为苏联臭名昭彰的邪恶帝国罪名压上最后一根稻草。

    布什总统对罗伯特的计划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苏联政府在赫鲁晓夫时代之后,宣传部门官僚化的作风导致他们舆论阵地步步失守。而美国却在中情局的精心策划之下,全球范围内塑造出自由世界领导者的模样,并且将苏联贬斥为一个威胁世界和平的邪恶的帝国。

    “光是在美国范围内宣传并没有多大的成效,因为在国民心中苏联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了。我们需要通过反对**的秘密电台,报社和杂志,向苏维埃各大加盟国的人民知道苏联军队在第比利斯犯下的罪恶。这样一来原本就不得人心的苏联政府将会彻底滑向深渊。”

    “我们还需要尽量的歪曲事实,哪怕用上造谣和恶意抹黑的方式也在所不惜。将苏联塑造成一个阻碍世界进步的绊脚石,并且用美金资助他们国内的知识分子帮助造势,塑造出一种苏联政府无论在内还是在外都不得人心的氛围。”

    罗伯特呈现的报告可以说是字字诛心,布什总统当然非常欢迎这种形式。很快一向以和平演变宣传的行动在美国展开,通过扶植**电台,向苏联进行了舆论战争。故意夸大第比利斯事件中死亡人数,同时歪曲了第比利斯事件的真正原因,并且将那些暴乱的人群伪造成反抗独裁压迫的自由斗士。而苏联国内的知识分子也在戒严之后,首次大规模的集中起来支持和同情格鲁吉亚人民。

    整个西方世界都在大肆的宣传着苏联的残忍镇压和亚纳耶夫的血腥统治,有些报道甚至将亚纳耶夫和希特勒并列在一次,讽刺他是二十世纪阻碍世界和平的罪魁祸首之一。

    就在美国所有报道都对苏联口诛笔伐的时候,只有哥伦比亚电台选择了沉默。与亚纳耶夫有过深入接触的华莱士不相信美国主流宣传的那一套。因为他很清楚这位领导人是怎么样的品格。不近人情理性是政治家的通病,但亚纳耶夫远远没有西方主流宣传的那么不堪。

    就在所有人以为苏联会再一次在舆论阵地上遭受滑铁卢打击的时候,苏联宣传部在莫斯科精心策划之下展开了反击。

    与报道切尔诺贝利事件不一样的是,这一次的第比利斯骚乱苏宣部没有采取堵而不疏的形式。谣言止于真相,那些宣传部控制的报社直截了当的播报了第比利斯事件的前因后果,并以头条的方式在报纸上展开了铺天盖地的报道。

    在苏尔科夫的领导下,苏宣部摆脱了之前**官僚份子的统治,迸发出极大的活力,仿佛又重新回到伟大的十月革命和壮烈的卫国战争时期,苏宣部的笔尖成为子弹,无情的射入敌人的胸膛。

    特地渲染成黑白颜色的照片里,有抱着小女孩脱离火海的英勇士兵,有白布掩盖的,露出一只手掌的的平民尸体,还有捂着额头的流血群众,用悲观绝望的眼神对准了摄像师的镜头。当然同样有那些将枪口对准了平民的狰狞暴徒,还有反对派举着万字标志,做出纳粹手势的集体合照。

    这一切仿佛都在诉说这群人追求所谓的民主和自由给却为他人带来的沉重伤痛。

    宣传部长苏尔科夫在深谙舆论攻势的亚纳耶夫指点下,将白天的镇压事件轻描淡写的带过,重点放在了暴徒如何残忍的伤害民众这一点,没有重点突出的光鲜伟岸的苏联高层人物形象,只有小人物在大时代变迁面前的无能为力,不安与惶恐。

    报道的发布很快扭转了苏联在舆论阵地上的劣势,那些对苏维埃政府心存厌恶的人民在经历了这些报道之后,虽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支持,但是厌恶感却降低了许多。

    报道的标题还用上了法国大革命时期最著名的那一句话,《自由啊,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仿佛是对美国标榜的正义和自由的狠狠讽刺。尤其是报道最后一段话,由亚纳耶夫亲自撰写,作为舆论战争的开始。

    “美国的政治家和媒体总是骄傲自豪的标榜自己是自由世界的领导人,而将我们的祖国称为邪恶的帝国,将我们的军队称为灰色的牲口。但是麦卡锡主义的盛行,大肆迫害有自由思想的知识分子。麦克阿瑟将军镇压二战和平游行老兵。警察镇压反对越战学生,并且开枪打死了人。中央情报局在世界各地策动政变,支持那些地地道道的军事独裁和君主独裁政权,他们还把毒品运回国内引诱非裔美国人贩毒。你们口口声声说苏联用战争威胁世界的和平,那么由于美国的这些行为死的人有多少?我们不知道,肯定不是一个小数目。美国不是自称人权与自由的斗士吗?为什么你们一面骂我们独裁,一面又支持那些真正的独裁者屠杀他们本国的人民呢?在美国政府这样做时,美国媒体的正义感跑到哪儿去了呢?为什么你们全部选择了沉默?既然你们将我们污蔑成独裁的象征,那么自诩自由的你们又是怎样对待人民?”

    苏联官方的报道一如斯拉夫民族钟爱的伏特加般辛辣和讽刺,用事实反击美国人歪曲夸张的报道。美国的舆论宣传很快不攻自破,而且这篇报道不单单在苏联大范围的转载,特地翻译成英文的篇幅更是被西方的记者转载到他们的报纸上,引发了西方舆论的一片震恐和哗然。尤其是那些崇拜纳粹的人民阵线,更是狠狠的扇了将苏联污蔑成纳粹的西方记者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片报道标题的英文名称是《来自红色帝国的反击》。

    没有之前迂腐的官僚宣传格式,一个全新的苏联宣传部跃然于报纸上。

    那天,苏联人民感受到了来自红色北极熊的怒吼与咆哮。

    那天,欧罗巴的天空再次响起了令人恐惧的红色警报。

    你好,西方的自由世界,在经历了十几年的缺席之后,曾经令你们颤抖的苏联革命宣传部又回来了。

    现在,你们准备好接受我们的反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