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风·蒹葭》这篇古诗的字面意思经过杨轶的一番解读,甚至还有绘画描述,曦曦很快也便弄明白了!不就是寻找喜欢的人困难重重嘛!

    当然,曦曦理解中的喜欢,还停留在了朋友层面上,就好像她觉得于小薇很有意思,是一个又厉害、又“聊得来”的朋友一样喜欢。

    杨轶也没有过于深入地剖析这篇古诗的深层含义,他觉得曦曦并没有到可以完全“意会”的时候,所以他更想通过另一种层面,来维持曦曦对古诗文的兴趣。

    所以,在墨菲以为他说完,准备要把已经在造反的小曈曈放下来的时候,杨轶笑道:“其实啊,这个诗,还有一个曲儿,以它的诗句作为框架稍作改编,还可以唱出来!”

    “哇!真的吗?”曦曦跟小迷妹一样,捧着小手,崇拜地望着爸爸。

    爸爸怎么什么都懂?实在是太厉害了!

    “真的吗?这个诗还能唱出来?”墨菲也惊讶地看向了杨轶。

    “那当然!”杨轶被两个他最爱的女人这样投以注目礼,很是受用,自然是技痒,忍不住要秀一秀。

    有个小问题,家里没有钢琴……

    因为要给小曈曈玩耍的“城堡”腾出空间,再加上杨轶和墨菲又大多数时候在工作室,工作室他们的录音室就有一台演奏级的钢琴,所以并没有在家购置一台钢琴——立式钢琴他们瞧不上。

    但这个难不倒杨轶,只见他给曦曦和墨菲打了一个稍等的手势,麻利地跑上三楼,将家里那个小录音室里的电子琴搬下来。

    “不是钢琴,音质差一点。”杨轶抬头笑了笑。

    电子琴也不是没有好处,比如,它可以调节音量!

    在舒缓的前奏弹完过后,杨轶将电子琴的伴奏声调小,开始了他的歌唱。

    “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注1)

    杨轶模仿的是李健的唱法,声调可能跟邓丽君的相比略低,也没有女声的那种甜美感,可是,悠扬的腔调,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仿佛,眼前真的是一片弥漫着苍茫的白雾的芦苇荡一样。

    更厉害的,还是杨轶模仿的那种利用情感驾驭声调的唱法,时而高音,时而低音,给人一种类似念诗时候的那种抑扬顿挫的美感!

    曦曦或许感触还没有那么深,墨菲只是听到第一句,便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纤柔修长的左手抬了起来,好像在跟着韵律浮动一样。

    她的耳朵很挑剔,杨轶唱歌时候气息的变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也正是这样,杨轶那用他绵长无尽的气息,轻松驾驭住这首歌前面几句同样悠长的弱音部分,不至于唱到一半断了气。

    但也正是这种强弱音柔顺的切换,那一幅幅诗意的画卷随着歌声在她脑海里缓缓地打了开来。

    “我愿顺流而下,找寻她的方向,却见依稀仿佛……”

    杨轶这一串滑音,唱得实在太美妙,墨菲身体轻轻地颤抖着,似乎有种力量在涌动,似乎她想要跟着一起哼唱一样。

    “她在水的中央……”

    接下来这一句,发音的感觉太特别,墨菲甚至都禁不住睁开眼,想要看明白杨轶是如何将一股空灵感灌注到“中”字上的。

    当然,歌词已经唱了过去,墨菲看向杨轶的眼神,只剩下了一股难以掩抑的爱意。

    后面的重复,倒是少了一些新鲜感,只剩下了杨轶和曦曦乐呵呵的脑袋一摇一摇的互动,墨菲也没有再闭上眼,冷静下来,享受这歌的柔美。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最后这一句,原本还应该有一点高音过后回归的低吟,甚至还有一种渐行渐远的空虚感。

    但杨轶忘记唱了出来,毕竟是在家人面前的演唱,他又急于得到女儿和老婆的称赞,结束得便草率了一些。

    “怎么样?”电子琴的余音结束,杨轶才松开琴键,收起手,笑着问道。

    “好听!”曦曦也早就迫不及待了,拍着小手,清脆地叫了一声,她看着爸爸的大眼睛亮晶晶的,里面仿佛有小星星要蹦跶出来一样。

    “哈哈!”杨轶跟女儿挑了挑眉头,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曦曦坐在位子上,一时间没有蹦蹦跳跳,但她也学着爸爸挤着眼睛都没,咯咯地笑个不停。

    “确实是好听。”墨菲也感慨了起来,“我都在想,以前古人,是不是也是用这样的音律唱的歌,简直太美了,有种很浓烈的古代感!”

    “是不是古人也这样唱,我不太清楚。”杨轶跟墨菲笑道,“不过,这首歌确实算得上是古风歌曲。而且,你知道吗,其实这首歌,我唱还不是最好听的,它的曲调,比较适合女声。”

    可不是吗?

    尽管李健的翻唱很经典,尽管邓丽君也只是翻唱,可是,她唱的版本,绝对称得上是最好听的!

    要知道,1980年她发布的《在水一方》同名唱片,不仅是白金唱片,更是被歌迷认可为其唱功最好的一张!

    原唱的高凌风后来在一个综艺节目上都说,自己听完邓的版本后,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才是原唱,想起来后,还惭愧地觉得自己唱得实在难听……

    “真的适合女声?还真是……不过我还没试过。”墨菲先是惊讶,然后陷入了思索状态。

    “等有空了,你也练练这首歌!”杨轶鼓励道。

    当然,墨菲的嗓音跟邓的有很大的区别,杨轶不认为墨菲会唱出邓的那种感觉,而且墨菲也会有自己对这首歌的理解,杨轶倒有些期待墨菲的版本。不知道能不能超越经典!

    “我也要唱!”曦曦不甘寂寞,在旁边高高地举起小手。

    杨轶跟墨菲对视一番,笑了起来。

    “你要唱也可以啊!爸爸现在就可以教你唱,你不是说想要把这个诗的意思告诉小薇姐姐吗?说不定,你把意思唱给她听,更有意思!”杨轶说道。

    爸爸只是随口一说,但曦曦却眼睛亮了起来:“对呀!我咋没有想到呢?”

    小姑娘还会举一反三,掰着手指,喜滋滋地说起来:“我还可以唱给馨儿听听,因为她觉得小薇姐姐念书念得好听,我唱得也可以很好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