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公共知识分子的末日(2)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93.html
    (第二更)

    苏维埃内部流传的最可怕的诅咒不是你将要接受克格勃,内务部或者纪律检查委员会的调查,而是国家宣传委员会的家伙们要来找你聊天了。作为苏维埃舆论的沙皇炸弹,从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事件中就开始脱胎换骨,不再是面对西方和平演变中节节败退的一战灰色牲口,而是令人畏惧的乌拉冲锋红军。

    关于叶利钦的报道亚纳耶夫几乎是以路边小报的方式揭露了他**的一面,所有的事件配上了照片,甚至精确到了细节的部分,甚至他收受美国援助的个位数小数点后两位都列举了出来。跟之前枯燥的,模板式的新闻报道截然不同,更加增强了说服力。

    从拯救国家的救星变成了人人唾弃的小丑,苏维埃花费了数十年精力苦心孤诣提防的自由思想,却被新成立的苏宣部用纸和笔反击回去。

    在抢占舆论高地中,亚纳耶夫比任何人都要有经验,自由主义不是万能的,将某种思想不停的拔高到一种高度就会出现尴尬的情况,一旦这种主义表现出稍微的不合理或者缺陷,那么接下来的崩盘将会是迅速而又可怕的。既然你美国人标榜自由和人权是整个世界最先进,最合理的主义,那么我一样可以举出一千个负面的例子来反对他。

    亚纳耶夫知道苏联人民想要的是彻底根治**,希望民生生活得到改善,他们并非刻意反对**,追求自由和民主。只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家伙打着推翻苏维埃的口号将整个国家的利益揽入口袋之中,然后将属于人民的苏维埃,变成了寡头统治的俄罗斯而已。

    至于那些天真叫喊着民主,真正等到解体之后才发现一切都跟自己设想剧本不一样的知识分子们选择了以为很有风骨的自杀谢罪。亚纳耶夫向来看不起这种没用的懦夫,生前祸害国家,死后还想极尽哀荣?简直做梦。你们这些人就应该被历史的车轮碾压而过,成为尘埃。让你们知道什么是螳臂当车的下场。

    雅克夫列夫早上出门准备排队买面包的时候,路过报摊时想买一份报纸。正准备付钱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四周的人盯着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雅克夫列夫疑惑的在报刊面前的镜子上打量一下自己,并没发现什么异常。

    等到他转过身准备拿起报纸走人的时候,发现就连报摊的老板也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他,雅克夫列夫下意识摸了摸稀疏的头发,问道,“同志,你们们到底在看些什么啊?”

    老板将食指挪到雅克夫列夫手持的那份报纸面前,指着其中一幅板块,又指了指雅克夫列夫,语气有些不客气的问道,“你是不是这个报纸上的人?叫什么雅克夫列夫?”

    “对啊,是我啊。”雅克夫列夫翻开报纸才看到自己被登上了莫斯科日报的头条,与他一起上封面的除了老朋友科罗季奇之外,还有其他二十几位记者,评论员或者作家也荣登报纸封面榜首。

    而这篇报道的标题叫《苏维埃的英雄,联名上书恳求出台禁酒令的知识分子》,政府还在报道的最后面表示一直密切关注苏联国民身体健康水平,将重点考虑探讨禁酒令再次出台的可行性。

    这可是一封及其拉动人民仇恨的联名上书,文中编造的雅克夫列夫说的谎话中,他将喝酒的人贬斥的跟牲畜一样低级又肮脏。还嘲讽说为了民主与自由,这些人应该丢到西伯利亚的煤矿中去,只有那些煤渣才能容忍满身酒味和酸臭味的工人农民。

    “这真不是我写的,我发誓!”雅克夫列夫几乎哭丧着脸对已经起身走出报亭之外的老人说到,街道上越来越多的人辨认出这位大人物,纷纷围了上来,气势汹汹的声讨雅克夫列夫。

    “你喝不喝酒?别告诉我你这人根本不像男人,连酒都不喝。假如你今天不讲出为什么来,就别想着走出这里。”一个体格粗壮的男子将指关节捏的咔咔作响,像是随时要将雅克夫列夫当街暴揍一顿。

    “等等,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的,我也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啊。”面对一群人咄咄逼人的态度,雅克夫列夫只能用面红耳赤的模样来形容了。

    “还有,你凭什么污蔑我们工人和农民?就仗着自己会写一些文章吗?我呸,你这种人对国家和社会有什么帮助。还口口声声说我们是浑身酸臭味的牲口,我告诉你,哪怕等下被克格勃的人带走也要打你一顿!”另一个人已经揪住了雅克夫列夫的衣襟,另一只手准备朝他脸上来一拳。

    此时人群中一个幽幽的声音说道,“我是克格勃的人,你们继续,我就当什么都没看见。警察来了我去解释就行了。”

    于是可怜的雅克夫列夫在民众义愤填膺之中被一顿拳打脚踢,就连眼镜都在推搡中被人踩烂了。此时他总算明白,原来人民群众的愤怒不亚于暴力机器的镇压。而最让人可恨的是那些他在文章中咒骂了一千遍一万遍的刽子手内务部警察赶来的时候了解完情况只是站在一边谈笑风生,丝毫没有要动手救他的意思。

    此时雅克夫列夫才明白过来原来离开了法律和秩序的保护,他什么都不是。曾经被怂恿起来反对苏维埃的人民将他视为敌人,而当初昧着良心批判的执法机构此时也选择了袖手旁观,任由看着这位抹黑他们的公知品尝人民专政的滋味。

    当群众散去之后,被打得爬不起来的雅克夫列夫哼哼唧唧的半躺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咒骂着一群暴民,咒骂着见死不救的警察,回头他一定让这些人好看。不过雅克夫列夫当然不知道这一切都被暗中的克格勃用照相机拍了下来,情绪激动的民众,伸出援手的内务部警察,还有被殴打的雅克夫列夫躺在地上依旧一脸愤懑的表情,又成为了明天见报的头条新闻。

    在送往医院的救治之后雅克夫列夫才知道不单单是自己遭了秧,那些同样被污蔑为联名上书禁酒令的公知们也跟着倒霉,要么出门买东西被人泼了一身的冷水,要么直接被人从背后一把推倒摔在雪地里爬不起来,像雅克夫列夫一样直接送进了医院。

    公知们用切身体会告诉了所有人,惹恼了一个爱喝伏特加的民族会是怎样的下场。

    趁着从医院出来的空荡,把头用绷带缠的严实的雅克夫列夫在公共电话亭给科罗季奇打了一个电话,“喂,科罗季奇吗?我是雅克夫列夫,我想说你有没有看到那篇联名报道,对,就是那个。我们被人算计了。我不知道写那篇所谓的联名报道是谁,但我一定会让他好看的!”

    脑子要比雅克夫列夫转的快的科罗季奇握紧了话筒,同时避开家里人,拉长了电话线走到旁边的阳台上,尽量压低声音对他说道,“雅克夫列夫,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没有什么密谋者,这根本就是政府部门在算计我们!”

    “什么?”雅克夫列夫听到这个消息明显感到意外。

    “是的,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对于我们这些公共知识分子的攻击还会继续。哦,上帝,自从其他报纸被封之后,在舆论上占据了优势的苏联革命宣传部就开始污蔑我们。他们利用群众最反对的禁酒行动来将脏水泼到我们身上。现在苏联财政已经这么困难了,他们怎么可能会放弃酒这项利润可观的收入呢,难道让政府直接放弃几分之一的财政收入吗?难道你真以为政府是蠢货,看不出联名上书的是假的吗?”

    科罗季奇继续分析道,“你我都要小心了,接下来还有各种诽谤和谣言会攻击我们。当然我们无可奈何,因为没有一家报社会发表我们的澄清声明,这样一来主动权完全掌握在莫斯科上,我们只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我们要发动群众,示威游行,反对政府干预新闻机制。”雅克夫列夫情绪激动说道,“或许我们自己到外面去游行,让群众知道我们是无辜的!”

    科罗季奇扶着额头说道,“没用的,雅克夫列夫。以我对莫斯科的了解恐怕你还没走上街,就会被一群暴民围上来一阵拳打脚踢,宣传部的家伙煽动人心的水平比我们还可怕,而且他们应该还跟内务部或者克格勃一起联手行动。他们负责造谣,克格勃负责监察,并实施观察我们的情况。”

    “如果你不愿意投降的话,逃吧,反正美国的援助加上**申请足够你在西方活下去了。在这样下去除了喀山精神病院,你还有什么好的结果吗?”科罗季奇挂上了电话,不知道那边的雅克夫列夫听到最后一句话会是怎样的表情。

    苏联的暴力机器不再是以前直接而又粗暴的惩戒,变得比以前狡黠,不留痕迹。他把你逼迫到人民的对立面,让后再用各种方式将你踩在脚下,这简直就是民主的暴政啊!

    科罗季奇瞥了一眼桌上刚写了一个开头的信,上面的第一句话墨水还未干涸,只是一个精简的称呼和一句颇为无奈的话。

    “亲爱的美国大使馆,我是被苏联当局迫害的作家科罗季奇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