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公共知识分子的末日(3)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94.html
    (第三更完毕)

    就在科罗季奇忙不迭的申请政治避难,到美利坚去享受自由的迈阿密阳光的时候,倒霉的雅克夫列夫同志再次上报成为了众矢之的。这次登报中呈现的照片意味有些耐人寻味,被别人殴打的雅克夫列夫同志拒绝了警察的援手,并怒目睁圆的望着对方,好像是故意不近人情的模样。

    苏联官方新闻媒体发动舆论攻势可比公知更加可怕,仅仅是照片顺序的不同呈现出来的故事就是另外一个模样。好像是雅克夫列夫完全不领情政府,甚至有些责备的模样。

    群众心中有什么想法已经不是他雅克夫列夫能猜到的了,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彻底成为了民众中一个笑柄,或者吸引仇恨的全民公敌。

    苏联宣传部正在有条不紊的摧毁他的人生,而雅克夫列夫却依旧无可奈何,他甚至不敢出门上街,因为一旦走到街上人们就会在他身边指指点点,轻声说这个就是上次因为支持禁酒令而被群众围攻的报纸主编。

    除了雅克夫列夫之外,其他的公知们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作为国家喉舌的苏宣部似乎已经咬定了这群人,直到他们身败名裂才会善罢甘休。

    而最让雅克夫列夫难以接受的是科罗季奇道别,他已经成功的通过政治避难拿到打开美利坚国门的入场券,科罗季奇是在离开的前一天才告诉雅克夫列夫这件事,这让后者有一种被出卖了感觉。

    到机场送行的时候,雅克夫列夫依旧忘不了科罗季奇最后对他说的那番话,他给了雅克夫列夫一个拥抱,然后拍着他的肩膀,轻声说道,“离开这里吧,我们不是苏联的对手。”

    雅克夫列夫摇摇头,理想主义的他自从了解苏联大清洗开始就要一心一意的瓦解这个极端的政权,为俄罗斯人民带来真正的自由和希望。

    “走吧,科罗季奇,离开这里之后永远不要再回来。你还未完成的事业我会继续努力下去,直到邪恶的政权在我们所有人的努力下被完全瓦解。”

    雅克夫列夫的执着在科罗季奇眼中看来就是一个笑话,自由?谁都知道他们不过是美国舆论摧毁苏维埃的看门犬,哪里来这么多的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但科罗季奇不忍心戳穿这一点,只是朝雅克夫列夫笑了笑,然后挥手道别。

    几天之后,没有出乎意料,雅克夫列夫在报纸上看到了科罗季奇的劣迹斑斑的罪名,包括领取美国的援助,恶意抹黑造谣苏联的历史,很多都是无关颠覆政权的事情,但足以让科罗季奇声名狼藉。报纸上说道,“既然公共知识分子们要求政府必须诚信的对待人民,那么请问他们又是怎样恶意的抹黑苏维埃的历史?如果你们的民主,你们的自由只是不择手段的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么请从这片土地上滚出去,到西方狼狈为奸去吧,总有一天我们会庆幸国家的话语权没有被这样一群人所把持。”

    “该死的苏共,简直就是无可理喻的魔鬼!”雅克夫列夫将报纸狠狠的丢在地上踩上几脚,这让雅克夫列夫想起之前报纸还公开了某一位公知同性恋的取向,在这个人民对同性恋还没能宽容到登报发刊的时代,报道中用最恶毒的语气嘲讽了这一位带着特殊癖好的作家。而这位作家之前发文侮辱了卫国战争中苏联红军,指责他们为什么没有被纳粹统统杀光。

    当然最终的结果是这位作家从五楼跳了下去,当场死亡。人总要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不是么?

    苏宣部的宗旨就是这样,既然公知不讲道理,那也别怪我们不择手段,卑劣残忍。

    雅克夫列夫每天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看着桌上的时钟一分一秒的走过而无能为力,失去了工作还有人民信任的他除了靠美国人的那一笔援助之外已经身无长物。但他很清楚,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就连美国人也会因为他已经失去了价值而离他远去。

    “必须要去找点什么事情做才行啊。”雅克夫列夫坐了起来,托着下巴慢慢思考。

    此时安静的房间响起一阵敲门声,雅克夫列夫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口,瞥了一眼门上的猫眼,发现外面站着两个陌生的男人,他警惕的问道,“是谁啊?”

    门外的人掏出证件对准了猫眼,沉声说道,“我们是克格勃的人。”

    该来的总会来吗?雅克夫列夫深吸了一口气,他已经准备好成为被苏维埃迫害的牺牲品,无论是喀山精神病院还是所谓的新古拉格,来吧,就让自己的血唤醒被蛊惑的民众。

    雅克夫列夫打开门,神情有些决绝,他对着门口两个神色阴沉的特工人员说道,“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是吧?我跟你们走就是了。”

    “你误会了,雅克夫列夫同志。我们并不是来带你进行调查的。”克格勃人员解释道。

    雅克夫列夫几乎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克格勃的人都亲自上门了,难道还不是因为压制言论自由的关系?

    “如你所见,我们苏联宣传部需要聘请一些熟悉美国,熟悉西方世界的人担任宣传部旗下报社的主编,我们想问一下雅克夫列夫同志你有意愿吗?”其中一个人撇了一眼雅克夫列夫凌乱的房间,不紧不慢的说道,“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宣传部旗下的报纸会撤销对知识分子的控诉和舆论攻势,而且我们还会给你一套更加好的房子,以便于你们的工作。”

    “招安?成为你们暴力机器的爪牙?做梦去吧!”雅克夫列夫不屑的说道。

    “我们不需要你去歌颂苏维埃,只需要你去报道美国的事情,嗯,尤其是那些真实的负面新闻。哦对了,其实你的朋友科罗季奇已经答应了跟我们合作,借助政治避难的借口躲到美国为我们搜集负面的新闻消息,当然我们支付了他一笔非常可观的报酬。”

    克格勃人员的话就像一个重磅炸弹落在雅克夫列夫的心中,双面间谍?科罗季奇的面孔在雅克夫列夫心中变得模糊了起来,想起他之前临走时那一番意味深长的话,雅克夫列夫才明白过来原来科罗季奇为了钱,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一方面拿着美国人的薪水,塑造成反对苏维埃迫害的代表,一方面又暗中拿着苏联人的报酬,将美国负面新闻事无巨细的发送给莫斯科。雅克夫列夫苦笑了一下,科罗季奇,我的朋友,你赢了,赢的风光无限。

    苏联宣传部设下的这部局的确高明,高明的让雅克夫列夫觉得此时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

    “恕我直言,雅克夫列夫同志。”一向蛮不讲理的克格勃居然跟雅克夫列夫讲起了道理,“你真的以为你的同行们是为了反对极权统治在斗争,你错了,他们不过是想在美苏之间的政治博弈中分上一块数目可观的蛋糕。苏联也好,美国也罢,只要能给到足够的利益,这些人就会利用自己在群众中的名望,成为谁家的看门犬。你所坚守的理想在别人眼中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东西,甚至没有地上的一卢布来的值钱。”

    “还有,已经接近一半的公共知识分子接受了我们开出的条件,愿意为我们报道美国的阴暗事迹,向苏联人民揭露美国社会中的阴暗面。他们并不是真的为了民主,只不过通过这些手段来获取更多的利益。”

    “都别说了!”雅克夫列夫打断了克格勃人员的侃侃而谈,“求你们别说了!”

    当发现所有人都在装傻,只有自己是真的蠢的时候,也不过像雅克夫列夫一样绝望的眼神。那种精神支柱被击溃的神情,特工们只有在克格勃秘密监狱里关押的犯人身上才见到过。

    “我不会答应你们,成为你们的帮凶,永远都不会。”雅克夫列夫语气非常平静,就像经历过撕心裂肺的疼痛之后,变得不同寻常的冷静。

    之前苏尔科夫就向亚纳耶夫询问过,万一这些人不接受我们的条件继续固执己见怎么办,亚纳耶夫的回答很简单,将这些人的精神信仰彻底击溃,就算不愿意投身到社会主义的伟大建设之中,也翻不起半点的风浪了。

    “那真是有些遗憾,我们先走了,保重吧,雅克夫列夫同志,苏维埃与你同在。”两位克格勃人员很有礼貌的退出了雅克夫列夫的房间。

    雅克夫列夫有些颓然的坐在地上,信仰破碎无异于抽空一个人的灵魂。联想到这些年自己为了苏联人民的自由东奔西走这么久,换来的却是一场理想主义的骗局。

    雅克夫列夫打开抽屉,里面放着一支左轮手枪,他曾幻想有一天克格勃的人找上门他会用这支手枪壮烈的开枪自杀,但没想到自己拿起这支收钱不是为了自由与正义而献身,而是因为理想的破碎选择死亡。

    “什么狗屁民主,什么虚伪的自由,都统统见鬼去吧!你们跟集权主义都是一丘之貉!”

    雅克夫列夫在纸上写下这句简短的遗嘱之后,拿起装好了子弹的手枪,将枪管塞入口中,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