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九公主很不高兴。

    自己的阴谋诡计竟然没能满足秦天,他都知道。

    更可恨的是,他竟然还当着自己的面说了出来,这让她怎么回答?

    同意了,就代表她之前的确坑了秦天。

    不同意,那这火炕的事情,还做不做?

    九公主瞪了一眼秦天,道:“你在跟本公主讨价还价?”

    秦天道:“不敢,只是觉得公主殿下是个好人,所以才直接说而已。”

    “好人?”九公主倒是突然愣了一下,还从来没有人说她是个好人呢,这个词让她觉得很新鲜。

    以前,她身上的标签很多,霸道,多谋,高冷,等等,但就是没有好人这个词。

    她突然觉得秦天是个有意思的人。

    “公主殿下要弄死在下,其实办法有很多,可公主殿下并没有用那种极致手段,显然并不是真心想要害在下,所以在我心里,公主是个好人。”

    秦天解释了一下,九公主却是突然脸颊微红起来,她的心思竟然全都被秦天给看了出来。

    不错,她的确很讨厌秦天,特别的讨厌,但也只是想教训一下他,让他跪下来求自己而已,至于弄死他,她还真没有想过。

    不然以她公主的身份,就算弄不死秦天,让他过的生不如死,好像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九公主的心跳加快,那种感觉很奇怪,她好像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一时间,不知道为何,她对秦天的恨意却是怎么都提不起来了。

    可她又冷着脸,道:“你冲撞本公主,想让我饶了你,门都没有。”

    秦天见九公主还不肯同意,心里也有点着急了,道:“公主殿下是有钱人,除了给您打造火炕外,我再附送公主殿下一个泳池如何,只要公主殿下以后不找我的麻烦。”

    “泳池,这是什么东西?”

    “洗澡的东西。”

    秦天说完,九公主却是脸颊通红,怒道:“登徒子,本公主要那做什么?”

    一听这个,秦天就有些委屈了,泳池好像很正常的一个东西啊,九公主怎么说什么登徒子,难道他想歪了?

    “公主殿下误会了,就是一个冬天用来洗澡,而且不冷的东西,夏天也可以用的,很凉快。”

    九公主此时已经慢慢恢复了过来,而且隐隐有些向往。

    自从入冬之后,天气越来越冷,她洗澡的频率已经由以前的一天一次换成了两天一次,若是天气再冷一些的话,他可能要换成三天一次。

    想想三天不洗澡,九公主自己都有些嫌弃自己了。

    要是冬天洗澡还不冷,她倒是很乐意尝试一下。

    抬头瞪了一眼秦天:“成交,不过只这一次,以后你要是再惹本公主不高兴,本公主绝不饶你。”

    “是,是,绝对不会再惹公主殿下不高兴。”

    今天的秦天很听话,九公主倒是心里一喜,想着当初秦天要是能这么听话,那有这些麻烦?

    不过现在她也不准备再提这些了,说道:“你赶紧把火炕给我弄好吧,今天晚上我就要用。”

    秦天连连应了下来,不做迟疑,连忙回去找了几个工匠,来给九公主打造火炕。

    火炕府上的下人已经驾轻就熟,所以很快就给打造好了,不过泳池却相对麻烦一点。

    “公主殿下想把泳池放在卧室呢,还是专门再找一个房间?”

    秦天负手在屋子里转悠着,看看这里,看看那里,九公主在后面跟着,好奇问道:“有区别吗?”

    “区别不大,在卧室的话,泳池小一点,不过洗着方便,但平时在室内活动会受影响,另选房间的话,泳池可以大一点,就是需要来回跑。”

    九公主撇了撇嘴,觉得秦天这话等于没说。

    “就把卧室旁边的那个房间当成泳池吧。”

    秦天点点头,然后就带人去看了看地形,看过之后,道:“公主殿下,现在需要挖坑,我人手不够,让你府上的人也都来帮忙吧。”

    说着看了一眼旁边的阿飞,阿飞微微凝眉,他可不想听秦天号令,更不想做工匠的事情,九公主却是不做考虑,直接就同意了。

    “府上的下人,你随便用。”

    “公主殿下……”阿飞很不服气,可九公主却是瞪了他一眼,接着对秦天道:“不听话的就抽他。”

    秦天笑着应了下来:“喏!”

    阿飞忿忿不平,秦天这里朝他嘿嘿一笑:“别愣着了,在这给我开始挖吧。”

    “你……”

    “怎么,以为我不敢抽你?”

    秦天一句话把阿飞给吓到了,秦天连砍他手指都敢,别说是抽他了。

    没办法,阿飞只能认命。

    泳池的开凿比较费时,到天晚的时候,才终于把坑给挖好,不过很多东西还差一些,所以只能等明天了。

    不过对于泳池,九公主虽然好奇,但并不着急,只要晚上能睡上暖炕就行了。

    夜晚来临,寒风呼啸,九公主睡在炕上,却是难得的舒服。

    只是虽然舒服,她却在炕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这个秦天,还真有点能耐啊。”

    九公主心里想着,而且越想越睡不着,忍不住就又想到了今天秦天说的那句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听起来,这一句好像是一首诗里的一句诗,可她却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

    “难得是他自己做的?”九公主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之前她就对秦天的才情有些好奇,只是秦天一直不肯为他作诗,那今天这一句算不算?

    要真是的话,秦天的才情也真是不错的,因为这句诗虽然简单明了,却也有着其他诗人所不具备的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

    虽然用词没什么,可这句诗里的含义却是非凡啊,自己穿的衣衫单薄,可又害怕碳的价钱低,所以希望天气可以更冷一些。

    这种反差,突然2让人忍不住的心疼起那些卖炭翁来。

    “真没想到,秦天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忧国忧民。”九公主暗自嘀咕了一句,她很清楚,大唐的确是稳定了,但还是有很多人过的日子并不怎么样的。

    比如说秦天口中的卖炭翁,只怕他们真的如同秦天说的那样,希望天气更冷一些,能够有更多的人来买他们的碳吧?

    九公主心头一暖。

    第5更,求收藏推荐票打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