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个清醒的人,会更加清楚自己该怎么做,怎么选择。

    所以,潘虎面对秦天的询问,突然笑了笑。

    连他都觉得不可思议,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还笑得出来。

    可他真的笑了,虽然比哭还难看。

    “秦大人何必如此,您是京兆府别驾,也是掌管京畿的,刚才的话只是跟您开个玩笑,绝对是玩笑,还请秦大人莫要在意。”

    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潘虎还是服软了。

    人命都拿捏在秦天手里,不服软不行啊。

    秦天脸颊微微抽动,接着就收回了流星刀。

    “潘将军很有自知之明,很好,如果你违背了今天的话,只要我秦天不死,你潘虎以及你的所有家人,都要遭殃。”

    这个时候秦天的话已经很淡了,淡的仿佛是一碗白开水。

    潘虎获得自由,心中却是极其的憋屈,想要动手,可又担心,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夫人突然抱着一个孩子急匆匆的跑了来。

    “老爷,老爷,小白的病情又加重了啊,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妇人年纪不大,二十来岁,正是妙龄,相比较下,潘虎比她大十来岁。

    这个妇人来了之后,潘虎顿时急了,连忙跑过去查看,看到他的儿子浑身上下红斑遍布,有些地方已经挠烂了,而自己的儿子更是显得萎靡不振。

    “怎么会这样,大夫不是已经开了药了吗,怎么吃了之后还不见效,反而更严重了?”

    夫人怀里的孩子大概两三岁,此时也不说话,只是呜哇呜哇的哭着。

    “可恶,把那大夫给我押上来,庸医,害我孩儿,我要他碎尸万段。”

    潘虎高声喊着,很快有侍卫跑出去抓人,秦天这里听着那孩子的哭声,反倒突然心软了一些。

    于是漫步走了过去,潘虎以为秦天要对自己的家人不利,突然拦住了他。

    “你……你要做什么,我告诉你,我不准你伤害我的家人……我……我也不会伤害你的家人。”

    潘虎的额头又冒出了冷汗,秦天浅笑:“潘将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我同是大唐官员,可是同僚啊,大唐律法在那放着,谁敢伤害谁啊,你说是不是,以后这京畿我们京兆府还要更美龙虎军一起协同合作呢,你说呢?”

    这几句话说的像春风一般的温暖,一下子弄的潘虎有点懵。

    刚才的秦天不是这个样子啊,他怎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秦天笑的人畜无害,其实如果可以,他自然不希望给自己树立一个敌人,更何况是潘虎这种掌控着龙虎军的人。

    能够掌控龙虎军,只怕得是李渊的心腹吧。

    这样的人离京城最近,若是能够拉拢,对李世民以后的事情肯定有帮助。

    潘虎望着秦天:“你……你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本官略懂医术,帮你儿子看看病而已,怎么,你想看着你儿子就这样难受下去?”

    潘小白还在哭,而且哭的越发厉害起来,潘虎突然心软了,作为一个父亲,他又怎么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受苦?

    更何况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啊。

    他今年三十七岁了,原配一直无所出,这才又娶了一个,然后这个妾室给自己生了一个儿子,他一直都拿来当宝贝的。

    潘虎让开了路,秦天走过去看了一眼,接着托着下巴搜索了一下,然后才道:“令郎患的是小儿丹毒,虽不致命,但若不尽快医治,对他整个人来说怕也不好,成年人还可以承受,小孩子不行。”

    秦天说的随意,潘虎那里听过丹毒什么的,他望着秦天:“你说的真的假的?”

    “不信本官的话?”

    “没……没有。”

    这个时候,潘虎的妾室突然说道:“秦大人可有医治的办法?”

    所有人都望着秦天,他们很奇怪,秦天什么时候会医术的,可别是瞎胡闹啊。

    “要治疗小儿丹毒也容易,去给我找几个燕巢来,再拿来几个鸡蛋。”

    秦天吩咐后,潘虎连忙派人去找这两样东西,好在燕巢和鸡蛋都挺容易找,不多时就找了来。

    这两样东西找来之后,秦天将燕巢捣碎,然后跟蛋清混合。

    “把孩子抱过来。”

    妇人把自己的儿子抱了过来,一双大眼睛一直盯着秦天看,要不是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肯定会有人误会她对秦天有意思。

    潘小白还在不停的哭着,毕竟他的身上太痒了,有些地方还特别的疼,不过,秦天把混合的燕巢和蛋清涂抹到他身上的红斑上后,没多久他就不哭了。

    众人一愣,没这么神效吧?

    潘虎震惊不已,连忙跑过来询问:“儿子,还痒不痒?”

    潘小白突然笑了一下,摇摇头:“不痒了。”

    听到自己儿子说不痒了,潘虎突然抓住了秦天的手臂:“秦大人真是我家的恩人啊,刚才多有得罪,秦大人大人有大量,莫要跟我一般见识……”

    刚才被挟持的时候,潘虎说的那些话自然不是发自真心,只是为了活命而已,但现在秦天治好了他儿子的丹毒,那情况就又有不同了。

    他突然对秦天很崇拜,秦天这简直是以德报怨啊,这人品,真是没得说。

    秦天见潘虎知错能改,而且还算是知恩图报的人,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要是潘虎是个白眼狼,那自己就白救他儿子了。

    如今有了这层关系,有些事情就方便多了。

    “潘将军这是做什么,刚才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这京畿安全,以后我们京兆府和你们龙虎军还要共同合作,什么得罪不得罪的?”

    秦天好像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这让潘虎越发的欢喜起来。

    “对,对,秦大人说的对,以后有什么事情,秦大人尽管吩咐……”

    秦天浅笑:“外面冷,让你的夫人带孩子回去吧,记着以后每天涂抹燕巢和蛋清,三天之后,红斑自然就退去了。”

    潘虎连忙颔首应下,然后自己也跟着退了去,秦天这里,才继续教那些人做腊肉,而这个时候,每个人看秦天的眼神都不一样。

    崇拜啊,这么轻易就把他们潘将军给收服了,试问谁有这种本事?

    当然,他们最震惊的,还是秦天用燕巢和蛋清就治好了潘小白的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