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上元节结束之后,第二天,秦天就带着马周去了秦家村。

    这段时间,秦家村已经在村子里选了一块地盖起了学堂。

    秦天想去看看学堂盖的怎么样了,如果学堂好了的话,那秦家村的子弟也是时候入学了。

    回到秦家村的时候,已经快正午了。

    村民看到秦天后都特别的热情。

    村正更是连忙带着秦天他们去了学堂。

    学堂的位置在村子的中间,占地大概五亩,相对来说还是很大的,除了教师外,还有马周的住所,这对马周来说是个很不错的安排。

    “小天啊,这个教室是用来上课的,外面还有一个空地,可以用来让孩子门玩耍,你不是说要让他们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嘛。”

    村正兴奋的说着,而这话秦天也的确说过,他希望秦家村的那些子弟,不仅仅要学习到知识,也要有一个很好的体魄,所以建造学堂的时候,他就让人预先留了一块空地,以便秦家村子弟在空闲的时候可以锻炼身体。

    那块空地相对来说也真不算小,秦天看起来还是很满意的,秦家村入学的人其实也不多,也就二十来人吧,这么一个地方完全足够用了,如果以后人多了,可以再扩建,这些都不算问题。

    这样看了一遍之后,秦天觉得学堂已经差不多可以了,接下来就可以开学了。

    他把情况跟村正和马周说了一下,村正主要负责通知那些报名的人来上学,马周则负责课本的情况。

    上什么课这个问题,马周以前已经跟唐沐说过了,秦家村的这些人,都不怎么识字,所以前面几个月的时间,恐怕都需要从认字,练字开始,等他们都认识这些字,而且会写之后,才能去学习其他东西。

    对于此,秦天是同意的,学习这件事情,必须要慢慢来才行,想要一口吃成个胖子,根本是不可能的。

    说好后,马周也就留在学堂开始准备了,学堂这里,秦天留的有一些经费,要马周买一些学堂必需品,比如说笔墨纸砚什么的。

    而秦天则再次回到了长安城。

    秦家村学堂的事情,秦天就没有再管,只需要每隔几天让马周来汇报一下情况就行了。

    而随着日子一天天变暖,二月初的时候,庆州那边突然传来消息。

    这天,秦天正在街上走着,一匹快马突然从远处冲了过来:“边关急报,党项出兵,庆州失守……”

    “边关急报,党项出兵,庆州失守……”

    快马急奔,道路两旁的百姓纷纷让开,很快,送报的人已是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街头巷尾的百姓,却都突然紧张起来。

    “怎么回事,庆州竟然失守了?”

    “那岂不是说,吐谷浑攻破了庆州,而且虽说可能南下?”

    “怎么会这样,我大唐的兵马可是很厉害的?”

    “唉,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了……”

    百姓议论纷纷,秦天眉头微凝,他站在人群中,突然有些怅然若失,庆州怎么就失守了?

    如果庆州失守,朝廷只怕还会派人去夺回来吧,庆州的位置毕竟很重要。

    武德八年的春天,注定不简单啊。

    ----------------------

    急报送入宫中之前,秦王府这里,李世民已经得到了探子的来报。

    “王爷,党项出兵,庆州失守,司马将军败退,如今只领着几千兵马在镇守全州,不过能不能镇守得住,怕不好说。”

    探子说完退了去,李世民只要这个结果。

    其实这个结果他早已经预料到了。

    司马林昭空有勇猛,却无谋略,再加上庆州的杨文干自杀在京城长安,庆州的那些官员心里都憋着气呢。

    打仗肯定都不怎么愿意打,吐谷浑却是士气高涨啊。

    如今,再加上党项一族的施压,庆州肯定是守不住的。

    当然,党项这点,李世民之前并没有预料到,毕竟党项只是处于夹缝中的一个很小的部族,虽然与大唐的关系不怎么好,但轻易也不敢招惹大唐。

    如今他们竟然跟吐谷浑合作,胆子也真是够大的。

    李世民淡笑,接着对府上的人吩咐道:“若有人来找本王,就说本王偶感风寒,病了,不能见客。”

    下人领命。

    皇宫,急报很快送到了御书房。

    李渊看到急报之后,顿时瘫坐在了椅子上。

    “可恶,党项竟然也敢想我大唐出兵,那司马林昭就是个废物,连庆州城都守不住,来人,给我上朝!”

    文武百官上朝,每个人的神色都显得有些凝重,大唐打仗这么多年,还没有像现在这么失败过,一个小小的吐谷浑和党项,就把他们的庆州给夺了。

    没有了庆州,他们就失去了一道屏障啊,这对大唐来说是极其不利的。

    所以大家都有点担心。

    李渊扫了一圈,接着就凝起了眉头:“秦王呢?”

    “回圣上,秦王殿下偶感风寒,正在府上养病,怕是不能上朝。”

    李渊哼了一声,接着说道:“想不诸位爱卿都已经清楚了吧,吐谷浑和党项联手,竟然破了我大唐庆州,如今庆州失守,于我大唐十分不利,诸位爱卿觉得我大唐该如何?”

    李渊刚说完,一名官员就站了出来:“圣上,吐谷浑和党项想要的无非的钱财和粮食,我大唐不如就给他们,与他们议和,只要他们肯退出庆州,什么都好商量,等我大唐重整旗鼓之后,再行灭掉他们。”

    这个官员的办法不可谓不行,只是他刚说完,李渊顿时喝道:“一个小小的吐谷浑都需要我大唐议和,那我大唐脸面何存?议和之事,不准再提,不然就休怪朕翻脸无情。”

    大唐还没有到万不得已的地步,议和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作为开国君主,李渊也绝不接受任何的议和。

    群臣相互张望,顿时就明白了李渊的意图。

    “圣上,派我大唐武将出征,夺回庆州,痛击吐谷浑和党项。”

    “没错,一定要夺回庆州,教训吐谷浑和党项,不然我大唐的脸面往那放?”

    “就是,我大唐比吐谷浑大多了,难道还怕他们不成?”

    众人说着,李渊点点头:“那诸位爱卿觉得,何人可以胜任此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