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好相公 > 章节目录 第272章 三字经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4/134253.html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好一句人之初,性本善啊……”

    秦天正在写着,突然一个声音把他吓了一跳,他转过身来,就看到九公主站在后面很有兴趣的看着自己刚刚写好放在旁边的的一张东西,而且还在念着。

    九公主念书的摸样颇有点岁月静好。

    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若念书的人是自己的妻子,那这一幕应该也会相当的浪漫吧?

    虽说不是红袖添香,但那种丈夫写文章妻子来读的情况,也必定令人十分的向往。

    秦天一下子看的痴了,九公主却是念完一张之后,啪的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看什么呢,剩下的呢,我看这明显没有写完啊?”

    九公主拿的那张纸上,写到了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

    一张纸上,其实也写不了多少字。

    秦天被九公主刚才的动作给打蒙了,实在是这个动作太过亲昵,像情侣在闺房里的嬉戏。

    不过他很快还是反应过来,连忙把另外一张自己刚写好的拿了过去:“这呢。”

    九公主连忙接过来看,并且念道:“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

    这样念完后,九公主连连称赞:“好一句养不教,父之过啊,你这写的实在是太好了,你这写的什么啊?”

    九公主好奇的望着秦天,秦天笑了笑:“公主殿下请坐,听我慢慢说,秦家村不是开了个学堂嘛,马周在教那些孩子认字,不过很快他们就要启蒙了,所以我就想把我们华夏这些年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给写出来,一让他们可以认字读书,二来也从小教他们一些道理,让他们明白君臣义,父子亲等等。”

    听秦天这么说完,九公主越发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很明显,秦天这是在编写教材啊。

    而古往今来,能够编写教材的人有几个?

    这些教材如果成功的话,是可以为后世的的人作为启蒙学习的啊?

    这份才情,绝非一般人能比。

    九公主的内心激动不已,看秦天的眼神都有点不同。

    她忍不住又拿起那张纸看了起来。

    可这么一看之后,她顿时凝起了眉头的,道:“秦天,这写东西是什么,怎么把字句之间都给隔开了?”

    九公主指着纸上的那些东西,秦天一看,顿时反应过来,那都是自己写的时候,随手用的一些标点符号,比如说逗号啊句号什么的,这些都是条件反射。

    后世的人写文章啥的,写不了几个字就想用逗号给隔开,秦天也不例外。

    可他忘记了,此时的唐朝根本就没有这些标点符号啊,很多古籍也没有,都是要自己断句的。

    “这些是什么啊?”九公主好奇的望着秦天,秦天苦笑,道:“公主殿下,这些是标点符号,用来分隔句子的……”

    秦天把标点符号的情况跟九公主解释了一下,九公主听完之后,顿时又震惊不已。

    古籍,以及现在的很多文章,甚至连奏折、圣旨等等,都是需要自己断句的,这样的话,有的时候难免会产生一些歧义,因此也就常常会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可如果写的时候就直接用这些标点符号给隔开了,甚至不同的标点符号还表示不同的语气和含义,那这清晰明了了,不就没有什么歧义了吗?

    秦天竟然连这个都能想到,他也太厉害了吧。

    此时的九公主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激动心情了,她觉得秦天的这些发明简直是划时代的,简直是利在千秋的,简直是可以传之后世的。

    而这些东西的发明,只是因为秦天想要让秦家村的子弟有个不错的启蒙,怎么这些伟大的事情在他这里,都是这么的随意?

    九公主望着秦天,说道:“你的这些东西对我大唐的教育实在是太有帮助了,你赶快把三字经写完,我要拿给父皇看,然后推广全国。”

    九公主说的兴奋,秦天却是愣了一下,他就只是想写出来让秦家村的子弟启蒙用的啊,怎么还要推广全国啊?

    这让他自己都有点始料未及。

    不过九公主开口了,想到有利于大唐读书的情况,他也就没有迟疑,当即把《三字经》给写了出来。

    不过,虽然写了出来,但并没有写完,只是写到了唐高祖,起义师。除隋乱,创国基这里。

    九公主看完后,不做迟疑,拿着一沓纸就要走,不过刚转身,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于是望着秦天问道:“听说你派人寻找石块,你在做什么?”

    秦天有点怯怯的望着九公主,自己的好东西马上都要被她给榨干了,就不能给自己留点吗?

    可看现在这种情况,似乎不能。

    “我发明了一种粉笔,可以在石块上写字,并且循环使用的,可以节省纸张嘛。”

    “粉笔?”

    秦天点点头,然后把粉笔的情况跟九公主说了一下,九公主听完,立马道:“给我拿几个来。”

    秦天就知道少不了,只能一声轻叹,给九公主拿了几根,九公主拿到这些东西后,也不多做停留,急匆匆就向皇宫赶去。

    皇宫,御书房。

    李渊正在跟孔颖达商讨一些事情。

    “孔爱卿啊,我华夏儒学分支流派颇多,虽有繁荣,但也太过杂乱,很多著作的经义也被曲解,使得学徒劳而少功,后生疑而莫正,一些人写文章,更是为此发生过不少辩论,难有统一,你作为孔家后人,当在这方面多做一些研究和努力才行。”

    李渊说的意味深长,对于这种情况,孔颖达自然也是清楚明白的,只是他虽清楚明白,却也有些为难。

    “圣上,儒家的那些书籍,需要断句,每个人的断句不同,就会生出不同的意思来,是以才会如此,臣就算想办法写出了一种情况,可后人再读的时候,也还是会有自己的见解,自己的断句,实在是不好办啊。”

    孔颖达就算自己有注释,可注释也要断句,后人看注释,也都会生出自己的意思,所以李渊让孔颖达做的事情,真不好办。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太监急匆匆跑了来:“圣上,九公主求见。”

    (本章完)